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“毒杀?”

  “现在正在找下毒的人,厨房里的人和所有出入过牢里的人都在彻底清查,看看能否找到可疑人物。”

  “如果有现代的监视器就好了,歹徒就无所遁形。”罗巧妍托着颊叹道。

  “监视器?听起来很不错。”庞穆真从字面上去理解,他也曾听她说过在未来有按下去会替食物加热的盒子,有个叫做电梯的门可将人载上好几层楼高的房子,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  之后,他又对她提起资金动向还未有线索,以及香料来源的捜查也陷入瓶颈,找不到大批供货的贩卖商。

  “有没有可能那些香料不是用买的,是他们自己种植芙荆花,而后再做成香料?”罗巧妍绞尽脑汁的想了后说。

  她原以为这桩娈童买卖案已经告一段落,没想到背后还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谋在操弄,还一次毒杀柳金城等四人,手段真的是太狠毒了,她也希望能帮丈夫捉到那个人。

  “自己种?”庞穆真倒没想到这点,眸光一亮。“你说得很好,我会从这方面调查看看。”

  “太好了。”她绽开笑颜,总算可以帮上他一点忙了。

  看着她笑,他心坎都甜了、融化了,无意识的也勾起笑弧。

  如果不是她,他不会知道原来爱着一个人,内心会洋溢着快乐:如果不是她,他不会知道婚姻真正的意义,原来有人关心他,陪着他笑、陪着他苦恼,会那么的温暖幸福:如果不是她,他恐怕什么丰富的、快乐的、惊喜的感受都体会不到,一辈子就这么平渎乏味,甚至是寂寞空洞的度过。

  “巧妍。”他目光一眨也不眨地定住她道。

  “嗯?”她抬起眼看他。

  “如果没有你,我该怎么办?”他会变成怎么样呢?

  罗巧妍心一悸,这是她听过比“我爱你”三个字更动人的情话了。

  在她还沉溺在这句话的余韵中无法回神时,他的唇己猝不及防的贴了过来,将她推倒在床上。

  在庞穆真忙着侦办案件时,绍王爷寄来了帖子,说明他的生辰到了,邀请他们夫妻一起到他的别院过夜游玩,为他庆祝生辰。

  罗巧妍看着精美又镶有金边的帖子,有感而发道:“这个绍王爷还真嚣张,在他的皇上哥哥疲于国事、急欲捉出娈童案的幕后黑手时,还敢极尽奢侈的办生辰筵席。”

  “据说绍王爷小时候有神童之称,是太子的热门人选之一。”庞穆真揉了揉酸痛的肩膀,顺口提及他。

  她听得可吃惊了,走向丈夫背后帮他按摩肩膀。“神童?和现在比也差太多了吧?”绍王爷看起来就是个狐媚又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一枚。

  紧绷肌肉获得了妤解,他疲倦的神色缓了缓。“十年前,绍王爷的母妃为让儿子顺利当上太子,加害也曾是太子人选的当今皇上,结果被发现后打入冷宫,绍王爷也因此被除去角逐太子的资格,从此自暴自弃,神童之名不复在。”

  “听起来还挺悲惨的”她突然有点同情这位绍王爷,他母亲的错不关他的事吧?

  “不,是他自己自甘堕落的。皇上一直很照顾他,想拉他一把,给过他不少好差事做,但他总是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,不肯好好做事,让皇上很失望。”他叹息道。

  “为什么皇上那么关心他?绍王爷好歹过去也是个神童,肯定很有聪明才智,皇上不怕他哪天发愤圆强会威胁到自己的帝位吗?”

  “这其中有个没被证实的说法,是绍王爷的母妃并没有加害于人,而是受到皇上的母妃,也就是当今太后的陷害,因此我想,皇上对于绍王爷年纪轻轻就失去母亲,还从天之骄子变成一无所有感到很内疚,对他是心疼多过忌讳吧。”

  “那绍王爷不嫉妒皇上吗?”两人曾经都站在云端上,如今一个贵为天子,另一个却失去江山,情何以堪?

  “这看不太出来,或许是皇上对绍王爷一直都很包容,所以绍王爷再怎么放荡、把名声搞坏了,也从没做出反叛皇上的事,他们兄弟感情算是好的。”

  罗巧研只觉得这种兄弟感情好复杂,不想了,又拿起帖子看。“那,我们要去赴宴吗?那天可要过夜“我抽不出空去。”说到这,庞穆真还真伤脑筋。

  “王爷财大势大不去不要紧吗?”她看过古装剧,里头除了皇上最大外,接着就是王爷这等王亲贵冑,纵使她老公是钦差大臣,也得罪不起。

  “绍王爷上回帮你解毒,我欠了他一笔人情,这次他生辰可是个大日子,都寄帖子邀请了,不去太说不过去,但我又不能让你一个妇道人家去……”他在斟酌过后道:“我看我亲自捎信跟他说不能去好了。”

  不想让他以后遇上绍王爷难做人,她提出折衷的办法。“不然我跟爹一起去好了。可以吧?让爹代替你去,也不算失了礼,我和爹也互相有个照应。”

  “这法子是不错,可是……”他蹙着眉,想起绍王爷曾伸手碰触她头发的一幕,怕对方对她心怀不轨。

  她知道他在犹豫什么,笑着说:“放心,绍王爷不是葛心妍的情人,而且有爹陪我去,谏他也不敢对我怎样的。”接着,她挥了几下拳道:“别忘了,我还有空手道。”

  庞穆真本有顾忌,但想想绍王爷风流归风流,也是个聪明人,会看清他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,不至于做出夺臣子之妻这种败坏风俗的事。

  “好,那你和爹一块去吧,记住,不要跟绍王爷独处。”

  筵席当天,罗巧妍和庞父、小彩,以及几个下人侍卫一起出发到绍王爷的别院。

  他们午时出发,抵达时都傍晚了,罗巧妍上次昏迷住了一夜,只逛了院子便匆匆离开,这次从正厅进去,才知这栋别院的建筑有多么金碧辉煌,忍不住摸了摸雕刻精致的墙壁。“哇,好漂亮,就像是金子砌的……”

  小彩原本想请少奶奶不要乱碰,岂料庞父竟也加入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