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就在前些天,柳金城等几个官员精神疲乏了,其中有个人熬不过审问,泄露出资金流向的事,才知原来这买卖的背后有个巨大的金库在支撑,首脑用这些钱呼风唤雨,俨然是个地下王朝,可在刑部想接下去审问时,那个人竟抱头大叫大哭,然后便一头撞死,其他人也在同天相继撞墙自尽。

  一天当中有四个人自尽,而且都是高官,和那个人一起伺候过领头的神秘人物,这也太巧了吧?

  庞穆真深深认定他们死因不单纯,猜臆他们是知道那个人的身分,被某种方法集体灭口的,命仵作验尸。

  两天后,仵作的报告出来了。

  “大人,死者在死前都服过一种毒。”

  “毒?”

  “是,是一种叫鵁毒的毒,吃了会令人焦躁、精神错乱、头痛欲狂,会让人想死。牢里没有刀、没有绳子,他们只能选择撞墙这个最快的方法。”

  庞穆真听得惊骇。好狠毒的毒!

  那个人竟用这种毒灭口,以为柳金城等高官一死,就会让案情陷入僵局,让他追查不下去吗?

  不,他不会放弃的,那个人休想躲过他的眼,逃过律法制裁!柳金城等高官命案传出后,庞穆真这几天又陷入忙碌,若是以前,他可能直接在刑部过夜了,但他现在有了家室,会尽量每天回家,只是他回来也晚了,都经房门而不入,直接到书房去。

  “拦住他!不要动””

  听到娇妻的声音,他还以为他听错了,转身就见下人们不知从哪冒出来,围住他的去路。

  他蹙眉道:“巧妍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  罗巧妍一声令下,“捉起来!”

  “你……”捉谁?捉他?庞穆真瞠大眼,不敢相信下人们竟也听她的话团团围住他,扣住他的手臂将他拖往房间的方向一一当然,他用内力就可以轻松甩开人,可或许是太惊讶了,他完全忘了挣扎这件事。

  被带入房间后,他被罗巧妍按坐在床上。

  “我没时间……”他不知道她想做什么,只想回到书房去。

  “坐好,不要动。”

  一时被妻子的气势震住,他愣住不动。

  “很好,来脱衣服吧。”

  “脱衣服?”眼睛又瞠得更大,活似她说了多吓人的话。

  罗巧妍嘿嘿笑的朝他伸出魔爪。“对,脱衣服。相公,我来帮你脱……”她抽开他的腰带,将他外衫脱下,接下来是中衣,动手毫不客气。

  面对如此大胆的妻子,庞穆真就像是误入丛林的小白兔,吓得眼睛都忘了眨。

  然而稍晚,他才知道原来妻子是想帮他“马杀鸡”,他赤裸着上身趴躺在床上,任她在他背后或轻或重的揉按着。

  “你看,你肌肉硬邦邦的……”

  “你这个工作狂!天天都加班,身体怎么受得了?”

  “你知道未来有种病叫过劳死吗?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变成寡妇……”

  听着妻子唠唠叨叨,在几次挣扎着要起来不成后,他投降了,全身的筋骨肌肉都被她那双灵巧的小手制得服服贴贴,好不舒服,脑袋无法思考。

  他果然是太累了,忍不住屈服在她大小适中的力道下,眯起了眼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庞穆真被开门声吵醒,睁开眼,就见妻子从小彩手中接过一个大碗,吩咐小彩不用伺候后,阖上门朝他走来。

  当下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  果然,他的直觉是对的,待她走近一看,碗里竟是一片浓稠恶心的青绿色。

  这是什么怪东西?她要他喝?

  “这叫精力汤,我用了很多食材处理很久才完成的,包准你喝下去会很快恢复体力。”罗巧妍引以为傲的说。“快起来喝。”她催道。

  庞穆真沉默。

  “真的,喝下去对身体很好的。”

  他还是沉默。

  “穆真……相公……喝喝看吧。”

  敌不过她殷殷期盼的眼光,他终于自床上爬起来尝了一口,大概是吃过她做的奇怪食物免疫了,喝下后倒觉得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。

  罗巧妍见他喝了,松了一口大气,然后突地冲着他说:“狗过了独木桥就不叫了?过目不忘。”

  他一脸惘然。

  “羊停止了呼吸?扬眉吐气。”

  他挑眉,好像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。

  “有一天,有一只很穷的蜈蚣在街头唱歌卖艺,大家都看得很感动,想要投钱给可怜的蜈蚣,但是蜈蚣说,我不能拿你们的钱,因为……蜈蚣不受禄。”

  这回他完全听得懂她说的话,唇角缓缓勾起。

  她看了好不开心。“穆真,你笑了耶!我还怕我讲的冷笑话不好笑。以后我就像这样帮你按摩,煮精力汤给你喝,讲笑话逗你笑好不好?工作再忙,你也要找时间忙里偷闲呀,不然搞坏了身体怎么办?”

  他让她很担心吗?庞穆真心里泛起感动。因为她的关心,他原本急着破案的心情缓缓平静了下来。

  “我知道了,我会记得休息的。”他扬起笑,保证道。

  接下来,他们如往常一般谈起案情。

  “柳金城确定是被毒杀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