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二


  罗巧妍甜甜一笑,朝他靠来,依偎在他臂弯里。

  他满足的喟叹一声。他的妻子虽然总让他吓一跳,总让他皱眉头,可他的生命也因她变得丰富起来,内心时时刻刻洋溢着喜悦。

  “姑丈,我要和你玩摔角!”

  小萝卜头跑来了,破坏了大好气氛。

  “摔角?那是什么?”他纳闷的提出疑问。

  罗巧妍不敢向他解释,一看到嫂嫂朝她挥手,就像找到救命符似的开溜闪人。

  嫂嫂将她带到葛心妍从前的房间道:“听到你们要过夜,我把房间打扫了一遍,房间小了点,可要请妹夫多多包涵。还有桌上那个铁盒子,你哥当时看它烧焦便丢了,我把它捡了回来,我记得你会放重要的东西在里面,打开来看看吧。”

  在嫂嫂走后,罗巧妍缓缓走到桌子前,明知自己不该偷窥别人的东西,却还是很想知道这铁盒里装了什么,想多了解她这具身体主人的故事。

  她打了开来,里头放有女孩子喜欢的发饰、镜子,还有一本小册子。

  她翻阅了下,葛心妍的字很秀气,比起她的鬼画符字迹要好看许多,当她一页页读完后,才发现这是葛心妍的日记,写着她爱上一个男人的心情,在那个男人离开后,胆小害羞的她是鼓起多大的勇气,背着家人去京城找男人。

  她读着读着,心都纠结了,为葛心妍字字的真情感动,可然后呢?她去京城找男人之后呢?

  她往后翻,但都是空白页,翻到最后,只有一行字一一子骋,我等你,我会一直等你的。

  她念着,忽而一怔。那男人叫子骋?

  “巧妍,孩子们说要去树林捉蛋火虫。”庞穆真到房门口叫她,向来注重仪表的他,衣袍都被孩子捉皱了,模样有几分狼狈,但看得出他心情很好,和孩子们玩得很开心。

  “我以为葛心妍和绍王爷是情人关系,原来不是……”听见他喊了自己,但她心思仍无法自册子上抽离,喃喃自语着。

  闻言,他踏入房里,拿过她手上的册子看,册子里并没有提到段绍央的名字。

  “你怎么会认为葛心妍和绍王爷是情人?”

  她说出那天自己在绍王别院里和段绍央的互动,“……总之就是女人的直觉吧,我觉得他对葛心妍似乎有什么特殊感情,不过,既然她的情人是叫子骋,所以我想绍王爷或许只是单恋她吧。”

  庞穆真听完后绷着脸,他从来没想过葛心妍会有情人,只要想到有男人将他的妻子当成葛心妍爱慕,他就感到非常困扰。

  “不知道葛心妍后来有没有等到那个男人……”

  听到妻子好奇的自问,庞穆真板着脸道:“罗巧妍,你已经嫁给我了就不许想些有的没的,那与你无关。”

  罗巧妍忍不住噗哧大笑。这男人醋劲真大。

  她想,她永远无法得知葛心妍有没有等到那个男人,但,她会好好珍惜她重获的新生命,珍惜眼前这个爱她的男人,她在这个王朝里遇上了善良的人们,要好好的活着,快乐的活着。

  “姑姑、姑丈,快点!”小孟和小倩都等得不耐烦了,跑来房间里催。

  “好、好,与我无关,孩子在催了,我们走吧。”她讨好的说,将册子放回铁盒里,拖着丈夫离开房间。

  “啊一一”

  幽静的牢房里,突然传出一记惨叫声。

  狱卒闻声赶来,只见牢里有个男人贴着墙,然后砰的一声往后倒,倒成大字型,额头都撞烂了,满溢的鲜血喷出,一双眼大张着,模样恐怖吓人。

  狱卒们个个都吓傻了,有人还怕得发起抖来,毕竟死的不是普通人物,他们也许会受到罚责。

  这时,牢狱长赶来了,看到牢里的景象后倒抽了口气,大声骂道:“你们在发什么呆?柳金城撞墙自尽了,还不快通报!”

  美好的假期很快结束了,当庞穆真和罗巧妍双双搭着马车回庞府时,马上接到柳金城在牢里自尽的消息。

  不只柳金城,涉案的官员中有三名高阶官员都在牢里自尽了,死因都是撞墙而死。

  庞穆真没想到他才放个几天假就会发生这种事,回头查了刑部这些天的侦讯内容,发现柳金城等几个高官仍打死不说明案件相关之事,例如娈童拍卖最早由谁发起、香料打哪来的及资金流通等问题。

  尤其是柳金城,老神在在,似乎是打定主意只要这案子的疑点没有查清楚,朝廷就不能治他所犯的多项罪幸亏他们不答,不代表底下的共犯或下人不会说,听到招供可以减轻刑责时,都纷纷提供消息。

  其中一项最有参考价值的消息是,他们说挑货日时,偶尔会有一个神秘人物到达,脸上戴着薄纱,被柳金城等死去的大官恭恭敬敬迎进包厢里,还下令不准任何人进入,而且那人似乎没有沾染娈童的嗜好,从没见过任何孩子进入他的包厢里。

  刑部将那人列为重要涉案人之一,不排除正是发起娈童集会拍卖的主谋,才会让柳金城这个心高气傲的大官躬身哈腰对待。

  锁定这个线索后,刑部开始交叉质问柳金城等重臣,这一问,案情有了明朗化,有人动摇了,露出恐惧的表情,连柳金城这个最冷静的人都隐隐流露不安,但还是不敢轻易说出,彷佛那个人是毒蛇猛兽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