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最后,她火大了,向前将卷文拿走,眼冒火光的说:“你要我还是要看这些东西?快说!”

  他终于抬起头来了,盯着她道:“你不要走来走去的妨碍我,我会更快把工作完成。”

  这是在责骂她吗?罗巧妍听得很想冒火,但总觉得他这话好像又别有用意……“以后别穿这样来书房,我不喜欢在书房。”

  咦?他这句话的意思是……她怔怔的倒退一步。

  “回房去等我。”

  这下,她还会听不懂这昭然若揭的五个字吗?她脸红了,步步往后退,一路退回寝房。

  这男人,原来他看那些卷文看得那么专心,是想快点看完回房休息呀?今天她才知道他也是普通男人嘛,并没有他外表那样古板不通情趣。

  但最后,罗巧妍还是撑不到他回房就睡着了,在古代没什么娱乐,她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作息,时间一到眼皮就沉了,想睡觉。

  于是当庞穆真回到房里时,就见妻子趴睡在床上,那透明的薄纱掩不住她一身白晳细腻的肌肤。

  她是他的妻子。

  他的。

  他在心里占有欲十足的喊着,老早就想成为她名副其实的丈夫,但前阵子她要照顾那些孩子,他们不同房,后来那些孩子都二送走、受到妥善安置了,他们终于同床,他却发现她有早睡的习惯,因此每晚他在书房忙完回到房间,她都不知睡到第几殿了,害他只能忍着欲望,搂着她一块入眠。

  今天,他无法忍了,可不容许她再一个人睡得香甜。

  他黑眸一沉,不禁伸手轻轻摩挲起她弧线优美的背,像是在抚摸上等的绸缎。

  罗巧研被他吵醒了,当她揉揉眼看到丈夫也在房里时,突然意识到他们今晚会发生的事,全身的胆量霎时像被抽干,紧张起来。

  “穆、穆真,你忙完了……”

  “来喝交杯酒吧。”他凝望着她,并没有毛躁到扑倒她,只是提起桌上的酒壶,沙哑的道。

  她脸一红,想起当初新婚夜她把整壶酒喝完了,还真是丢脸。

  “只能喝一杯,我不准你再喝醉了。”他意有所指的说。

  她更加脸红,轻点了头。

  终于,两人完成了在洞房花烛夜时,成为夫妻的最后一道仪式。

  庞穆真接着咳了咳,正经八百的道:“巧妍,以后如果你想要约会,我可以抽空陪你,像是去饭馆吃饭、喝茶,或逛逛市集,偶尔为之是可以的。”

  罗巧妍很震惊,她没想到刚成亲时她对他说的话,他会一直放在心上。

  “你所说的要当好男人,要尊重妻子和体贴妻子,我也会尽力办到,我会对你很好的。”他说完都别扭得红了耳根,不敢看她。

  “那你……你还会要我看你娘的那本书吗?”她小心翼翼问道,生怕他这古板的头脑只开窍一半。

  他的耳根子似乎在刹那间更红了,难以启齿的道:“我……我会学着包容你的,你喜欢的、不喜欢的,我都会试着去理解,所以,你要不要看那本书,由你自己决定。”

  罗巧妍听得泪眼盈眶,很是感动。

  这男人真不会说爱,可是,他说出来的话却比情话还动人,证明他是真心爱着她的。那她呢?她爱着他,是不是也得对他坦诚以对,毫无保留的告诉他,她的秘密……“巧研?”看她发呆,他唤了声。

  她转向他,正襟危坐,唇瓣微微发颤的道:“穆真,其实我一直瞒着你一件事……”早死早投胎,说吧。她不敢看他的脸,闭上眼一鼓作气道:“我不是葛心妍,葛心妍早就死了,我叫罗巧妍。”

  她叫罗巧妍,她早想这么大声说出来了,当别人的替身并不好受,可是她的灵魂附在别人身体里的这种话说出口,肯定会被当成疯子,因此她一直不敢说。

  现在她终于说了,也紧张到心脏快休克,担心庞穆真的反应,他是会说她胡言乱语,或当她是鬼怪露出害怕的表情?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罗巧研睁开眼,没想到会听到出乎意料的回答。“欸?原来如此?”

  庞穆真脸色镇定,是真的毫不震惊。“我见过葛心妍,她是个很文静、胆小的女人,我一直无法将你们两个联想成同一人,也不认为一个人失去记忆,会连眼神个性都变得不一样……但,这种怪力乱神之说是得不到印证的,因此,我也就没有再想,如今听你说出真相,也算是解了我的疑问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可怕吗?你娶的这个人身体里住了另一个人的灵魂?”

  他凝望着她,反问:“这重要吗?我只知道在我面前的你,就是我的妻子。”

  她吸了吸鼻子,有股想哭的冲动。这男人竟毫无条件的接受了她,她真的好幸运。

  “我叫罗巧妍,我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,也就是离现在有几百年,或是更遥远的千年后的未来……”她缓缓谈起自己在现代的双亲,还有死前和纵火犯扭打、最后吸入浓烟呛死的过往,“等我醒来后,我就住在葛心妍的身体里了。”

  庞穆真这时才真有了吃惊的表情。“你说的二十一世纪,也就是未来,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

  虽然他相信她是借尸还魂,可是她说她来自未来,即是几百年后或千年后的世界,还是太让人难以想像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