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六


  庞穆真并不妥协,对他的探子做了暗号后,继续往前走。

  他必须救回妻子,也必须替皇上捉到这个为非作歹的恶徒不可。

  “你疯了!不要过来!”看他毫无顾忌的往前进,柳金城怕了。怎么办?这女人都在自己手上了,他还不放他一马?

  “投降吧,你得为你犯下的多项弊案和私卖娈童案付出代价!”庞穆真气势万钧的朝他喊话。

  “不要过来!我真的、真的会把她推下去……”柳金城看了看崖边,有好几丈高,跌下去肯定会摔得头破血流、死路一条。

  罗巧妍也看到了,吓得不轻,可庞穆真依然不受柳金城的威胁,朝前迈进。

  罗巧妍虽不想平白放了柳金城,但当她看到庞穆真毫不迟疑的前进,完全不担心她的安危时,她的心逐渐冷了起来,不由自主地想,在他心中,办案比她还重要是吗?

  “可恶!”

  见庞穆真不为所动,柳金城真的发狠将罗巧妍推入悬崖,山崖间顿时传来她的尖叫声。

  “啊一一”

  庞穆真双目惊骇的瞪大,飞快的也往崖下纵身而去。

  纵然他己和手下打好暗号,由他救妻子,他们再趁机一口气往前围捕柳金城,但他却没想到当亲眼见她自面前被推下崖时,他还是慌了手脚:见她纤细的身子不断往下坠,坠落得太快像会消失时,他的自信也产生了裂痕。

  他头一次尝到了何谓恐惧,感觉心脏被拧得紧紧的,快撕成碎片,害怕自己动作晚了一步,会看到她粉身碎骨的模样……不可以!她不可以死!

  除了她,谁会有那么一双灿亮活泼又叛逆的眸子?谁有本事能一而再、再而三将他气得跳脚?谁会好笑又大胆的穿着薄纱肚兜勾引他?又有谁会和他一起办案,还拥有一身厉害的功夫,踢了柳金城一记飞踢那么让他着迷?

  还有谁……能如此深深的、无法取代的烙印在他心头……庞穆真往下飞得更快,速度都超出了他的极限。他额头冒出青筋,冷汗直飙,无论如何都想追上她、伸手抓牢她。

  他沙哑的嗓音冲破喉咙,喊出她的名字,“葛心妍!”

  “啊一一”罗巧妍听到了,在停不下来的恐惧尖叫中迸出欣悦的回应。

  她一度因他不顾她的死活而冷了心,难过不己:一度因身子急速往下坠,心脏被强烈压迫不能呼吸,当自己死定了,没想到会听到他的呼喊,看到他朝她飞驰而下。

  她的丈夫来救她了!他并没有舍弃她!他还喊了她的名字,这是第一次,他朝她喊出“夫人”以外的称呼。

  而且,在他离她愈来愈近时,她在他脸上看到了害怕的表情,她从没看过他这样的神情,就好像她对他而言很重要,她是他最爱的人,他不能让她死……下一刻,庞穆真近距离飞向她,猛地一把捉住她,将她拥入怀里,然后带着她止住跌势,施展轻功站上了一块突出的山壁。

  “没事吧?”他气喘吁吁的问道。

  罗巧妍叫到喉咙都哑了,心脏也快没力了,虚弱的朝他一笑。“谢天谢地,我没摔成肉酱……真是比云霄飞车还刺激啊……”

  庞穆真听不懂什么是“云霄飞车”,但见她没事,便拥着她用轻功往上飞跃,当他飞出山崖时,她早全身滚烫、汗水淋漓的昏厥在他怀里。

  知道她是受到惊吓外加药力作祟才昏倒,他憎恨的抬起眼搜寻柳金城的身影,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。

  他看到柳金城在前方路上被包抄了,一边是他的人,一边是朝廷派的兵马,为首的是个年轻、看似身分显赫的男子。

  在被前后包抄围攻后,柳金城整个人颓靡丧志的倒下,一动也不动了。

  “捉起来!”年轻男子下令,颇有几分威严,然后骑着马往庞穆真的方向而来。

  庞穆真看清楚了年轻男子的脸孔,皇上曾说会派援兵助他,但他没想到领兵的人会是……“绍王爷?怎么是你?”绍王爷有着一双桃花眼,模样俊俏得紧,嗤的一声冷哼道:“是皇上临时要我来帮忙的,说什么原本领兵的人突然生了急病,他看我闲来无事,就要我帮忙领兵当作磨练……拜托,结果竟是要我来收尾,好歹找个困难一点的任务给我吧。”庞穆真跟绍王爷并不熟稔,只在皇上的筵席上见过几次面,对他的印象是吊儿郎当、玩世不恭,是令皇上最头痛的皇弟。

  绍王爷抱怨完,终于发现庞穆真怀里抱着一个人,“他是……”待看清那人的面目,他瞳眸顿时瞠大。

  “她是内人,中了柳金城的毒。”庞穆真没注意到他的目光,只忧心着妻子身上中的毒,府里的大夫能否顺利解开,或者自己该上皇宫请御医来诊治。

  闻言,绍王爷收回流连的视线,善意的提议道:“我用来避暑的别院离这儿颇近,送到我那儿吧,我有最顶尖的大夫可帮你夫人解毒。”

  * * *

  罗巧妍在绍王爷的别院接受诊治后,发现她中的只是一般春药,只要服完药,睡上一觉就没事了。

  在被庞穆真喂了药汁后,她睡到半夜才醒来,看到他搬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睡,脸上流露着疲惫,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脸,想消除他的疲劳。

  历经一天的风波,他一定很累了吧?还要分神照顾她……庞穆真并没有真正睡着,她的手一碰到他,他立即醒来,一脸关心的问道:“醒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她摇头,只是躺太久了腰酸背痛想坐起来。他扶起她坐好后,她这才发现这里不是她的房间,家具摆设都很陌生。

  “这是绍王爷的别院。”看出她的疑问,他回答,接着把她昏倒后的事交代了一遍。

  她点点头,问起柳金城的事。

  “柳金城和他的同党都被捉起来了,孩子们我也暂时找到地方安置了。”

  听到柳金城被捉了,她大力抱住他道:“太好了!把他捉起来他就无法再为非作歹了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