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四


  “看不出你娇娇柔柔的,还真有劲。”柳金城眼睛发亮,对她说的话非常感兴趣,替她解开了手铐。

  罗巧妍松了口气,双手总算自由了,她好想一拳打爆这个色老头的下巴,不过……她瞄了眼他后头两名侍卫,直觉告诉她,他们的武功不凡,硬碰硬她不一定会赢,还是先拖延时间再见机行事比较好。

  她伸出十指。“柳老,我会让你很舒服的……”她笑得奸诈,不能狠狠揍这老头一顿,也可以用别的方式整他。

  “啊……”转眼间,柳金城呈大字型趴躺在床上,奋力噺叫。

  两名侍卫以为她对主子做了什么,朝她不怀好意的靠来。

  柳金城挥挥手,要他们退开。“没事,退开……啊,真舒服,再大力点。”他舒爽的眯起眼,忍不住问道:“这招叫什么?”

  “叫马杀鸡。”罗巧妍在他背上大力按摩着,她不只会按穴道解压,还会简单的指压按摩,每当老爸捉到犯人回家,她都会帮他马一下。

  不过,这是加强版的,肯定让柳金城全身舒畅兮兮。

  她毫不客气的在他背上一踩一一“啊……真棒……”柳金城一副陶醉的样子高喊。“你这功夫真厉害。”

  就这样,罗巧妍又顺利撑过了一刻时间。

  正当她想继续凌虐这老头,来个摔角什么的时候,柳金城已经腻了,只想将她压上床。“好了,言儿,快把衣服给脱了。”

  罗巧妍脸色一僵,迟迟没有动作。

  “怎么了?还不快脱?”

  “柳老,我还有更好玩的玩法。”她脑筋动得快,连忙道。

  柳金城表情闪过不耐。“不用了,快脱……”

  “我们来划拳,输的人就脱一件衣服。”

  见柳金城陡地睁亮眼,罗巧妍知道她成功吸引了他的兴趣。

  她是不怎么会喝酒,但很会划拳,以前常和大学死党以汽水代替酒来玩。

  玩法是一开始两人先来个剪刀石头布,赢的那人可以猜对方出的拳,当然,赢的都是她,柳金城毕竟是没玩过划拳的古代人,反应迟缓。接着,她开始猜起他出的拳是剪刀、石头或布,猜对三次脱一件衣服,猜错换对方猜你的拳,她连连猜对,一下子,他便脱到只剩长裤。

  不过,当他摸到诀窍后,也慢慢在赢了,她猜拳猜得愈来愈吃力。

  “快脱!”柳金城迫不及待的催促。

  罗巧妍脱下外罩的披肩,之后又脱了长裙,露出一双小腿。

  柳金城心痒痒的直盯着她细致的小腿,快受不了了。“好了,都全脱了。”

  “我还有更好玩的……”她仍极力想争取时间。

  “不玩了,快脱。”

  看出他没耐心耗了,她撒娇般的指了指那两名侍卫。“可是,那两个人在看……”

  他笑了笑,马上下令道:“你们出去等着。”

  见房里只剩柳金城后,罗巧妍跳起了脱衣秀,心里盘算着她要先解决这个老的,再解决外面那两个侍卫,她也庆幸身上的衣服够多层,可以不让她春光外泄,当脱下中衣时,她用力往柳金城的头上一抛。

  “真顽皮啊……”柳金城就坐在桧木椅上看着她的脱衣秀,笑呵呵的伸手取下罩在头上的衣服。

  罗巧妍趁这时从裙下掏出小刀,冲向他,拿刀抵住他脖子威胁道:“别出声!”

  柳金城在刹那间理解,切,阴森的笑道:“是何东卿派你来杀我的?”

  下一刻,换罗巧妍变了脸色,因为她腰间似乎被什么抵住,她偏过头看,竟见柳金城不知何时从右侧桌几上拿起烛台抵着她,烛台中间有根长长尖锐的刺,足以刺穿她的腰。

  怔忡间,手上的刀竟也被打落,她真的是太大意了。

  “不说吗?无所谓,等我好好的玩弄你后,再把何东卿捉过来拷问。”说着,他的手爬上她的胸,用力扯下她单薄的单衣。

  意外发现她有缠胸,他脸色狰狞一变,远比被她持刀抵着脖子时还受到打击。

  “你是女人?!”他尖声嘶吼。“女人就比男人差那么一点了。可恶!真扫兴,何东卿竟隐瞒我你是女人!”

  他的爆吼声将守在门外的两名侍卫引了进来,他们猛地围过来。

  罗巧妍也被他吼得回神,反扣住他抵在她腰间的手,抢过他手上的烛台,当成武器对付朝她持剑袭来的侍卫。

  对方的身手果然很了得,是有底子的练家子,她应付得十分小心,先是拿着烛台瞄准目标攻击其中一人,将他的剑打掉,再跳上墙借着墙壁的反弹力道狠狠踢了那人一脚,将他打得落花流水。

  然后,她背后像长了眼睛,迅速闪过朝她刺来的剑,灵活的溜到来人身后,用力勒紧他的脖子,待他痛苦的松开了剑,她再将他按倒在地,双腿夹住他的头,来个索命剪刀脚。

  柳金城没见过这么会打的女人,看到侍卫都被轻易打倒,他恼羞成怒的持起地上的剑朝她冲来。

  “你这该死的女人,我要杀了你!”

  罗巧妍不慌不忙,一脚踢飞他手上的剑,再跳高朝他的脸用力踢下去。

  她这凶猛的一记狠踢,登时让闯进房里想救援的庞穆真和援兵们都目瞪口呆了。

  “何东卿,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柳金城怒不可遏的问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