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庞穆真见状,叫来阿勇过去帮忙接,他也闻到了,那味道很近,就在附近,会出现在道里,肯定有什么意义_这时候,有只老鼠从墙角的洞飞奔出来,他吓了一眺,以为妻子也会吓得抱住他,岂知她只是猫了一眼便作罢,倒显得他大惊小怪了。

  为了闻香气,罗巧妍最后还半蹲在地上,屁股翘得高高的。

  庞穆真觉得这姿势太不文雅,想出声要她庄重点,但当她扭动着小屁股时,他却又觉得诱人,看得眼睛一眨也不眨,一直到他发现阿勇也在看才回神,狠狠瞪了阿勇一眼。

  “找到了!”

  罗巧妍此话一出,振奋人心,她抱着花瓶打了好几下喷嚏,将瓶口朝下倒出里头的东西。

  一个香袋掉了出来,她拿起来闻了闻。“对,就是这味道,没错。”

  庞穆真接过花瓶看,里头卡了个东西,是卷起的纸,他倒了几次才倒出来,然后马上摊开,纸有两张。

  罗巧妍立刻凑过头来看一一上头描述柳金城秘密从事买卖孩童之业,客户从一般有钱的百姓、商人到官员都有,要参与这集会必须付一笔可观的会费,但每介绍一个人入会就能抽成赚取佣金,提供孩童者,赚得更多,因此就连没有娈童嗜好的人,也会为了赚钱入会,背后涉及的利益可说是庞大到难以想像。

  一张看完后,庞穆真换了下一张,那是一份地形图,明确指出集会地点位于柳金城在城郊的一栋别院地底下,还清楚绘出平面图、各个房间分布图、侍卫驻守的各个定点及几个逃生出口处。

  这就是庄老板欲给他的内幕吗?

  为了这证物,庄老閲丢了命也要前来仓库一趟?

  两人都发出抽气声,难以相信有那么黑暗、肮脏的事正在他们周遭上演。

  庞穆真更是愤怒,这群人竟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还以为能瞒天过海,他一定要全都捉出来!

  他望向妻子,明白他们可以走到这一步,挖出这么重要的罪证,她功不可没,可他好面子说不出口,只能拐弯抹角的答谢她。

  “夫人,没想到你也有不闯祸、做对事的时候。”

  他这是……在赞美她吗?

  罗巧妍高兴的红着脸道:“这没什么呀,我们是夫妻,不是吗?”

  此话一出,他勾起唇角,朝她淡淡笑着。

  那笑容好好看,她难得一见,盯着他瞧都回不了神了。

  “咳,咳……”完全被当成空气忽略的阿勇用力咳嗽几声,掮了掮手。“热死了,怎么那么热啊?”

  两人迅速回神,心头都留下了暧昧的余温。

  “夫人,我们回去吧。”庞穆真看左看右,就是不看她的脸道。

  “嗯。”罗巧妍羞龈的点头。

  嘿,像这样一边办案一边培养感情,还真不错。

  之后,庞穆真陆续和柳金城见上好几次,花费苦心和不少金钱终于打动对方,拿下运河这案子、签下合同,获得弹劾柳金城的收贿证据。

  接下来,他继续和柳金城见面,跟对方当酒友套交情,然后故意暗示妻子的无趣、想要新鲜货,柳金城一直当他有断袖之癖,听他这么说自然咧开了笑容,说有上等货在,问他愿不愿意加入自己的集会。

  庞穆真一听,立即缴上天价般上百两的会费,暗自欣喜着柳金城正一步步踏入他布好的陷阱里。

  几天后,他便被安排搭上马车,来到柳金城位在城郊的隐密别院。

  对于这地方,他虽早握有方位图,可派大批兵马围剿,但在那之前,他得先做好勘查工作,调查娈童的来源以及涉案官员等,才好一举歼灭,不让某些人侥幸自他眼皮子底下逃走。

  在进了别院后,他被带往地道,观察到他们看守很严格,高处有哨口,要带着大批兵马潜入容易被发现。地道很大,分布很多条路,代表对方可逃的去路也很多,真正实地走起来远比图上绘制的复杂,事先勘查果然是对的。

  接着不久,他看到惊人的画面,一个个白净幼小的孩子排排站着,从四、五岁到十五、六岁的都有,皆被评头论足的挑选着,而在他们身上也有一种香气,就是先前在柳金城身上以及在众库找到的香袋中闻到的香气。

  他调查过了,那是擷取一种叫芙荆花的毒花做成的香料,对成年人没影响,但对年幼的孩子是伤脑的,吸入过多会反应迟缓,变得安静、不吵闹,这些孩子眼神看来都空洞无神,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朝气,想必便是被此所操控。

  而有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孩子,较不受香气的控制,被打得浑身是伤。

  他看了于心不忍,恨不得当场剿了这地方,但也只能先忍下来,暗中记下几张熟悉的官员脸孔,买了几个孩子回去,先救几个算几个。

  另外,他顺势调查了这几年来失踪的孩童,人数激增太多,但寻回来的很少,都被压案了,显示勾结涉案的官员比他想像中多,或许还与负责诱拐小孩的人联手,狼狈为奸。

  同时间,他也部署起自己的人入会,佯装成有钱老板或员外,深入其中取得讯息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