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九


  “奇怪,为什么庄老板被刺后要走出房间?”

  听到妻子的声音,庞穆真横眼扫向她,不是说不准她发问吗?而且她问的还不是什么怪问题,连小孩子都懂。

  “为了向人求救。当时的他肯定还有一口气在,结果走到一半失血过多断气。”他答。

  “可是,庄老板要求救的话,应该是往前或往左走吧?我看过了,主屋在繁春院的前方,下人房在左边,他应该要往有人的方向走才对,往右是莲花池和花园,那么晚了不太可能有人啊。”

  罗巧研一踏进庄府便保持安静,也没吵着要搜查,并不是听他的话,而是她太专心在看地上的血迹,来来回回看了十多次。

  现在她会发言,当然是完全忘了他的嘱咐,而他的解释,也无法解答她心里的疑惑。

  听她这么说,庞穆真也慎重的思考起来,不自觉回答,“或许是他太慌张,没弄清楚方向。”

  罗巧妍托着下巴,大胆假设道:“或许他不是想求救。杀手离开后,当时还有一口气在的他,慢慢爬了起来,努力走来这里”?…”她沿着走廊上的血迹走,走到末端道:“但他没想到,他的伤会那么严重,会让他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倒下,只好抬起右手,想写下什么给你……你看,这个字看起来是要写大人的大,但人还没写下就断气了。”

  就因为这个笔划,吸引了她的目光,让她对庄老板倒下的方位产生质疑。

  庞穆真仔细看,果然有个疑似手写的字,隐没在庄老板印在地上、带有些微血迹的五指印里,不容易被发现。

  难不成真如她所说的,庄老板想留下什么讯息给他?

  而庄老板没往前或往左走向人求救,反倒往右走,是右边有什么他一定要去的地方吗?为了去那里,他连命都不要了?

  他推论道:“会不会是庄老板藏证物的地方还有别处,当他看到藏在房里的重要册子被捜走了,怕藏在别处的证物也会被找到,才会踏出房间,想亲眼去看看还在不在?”

  罗巧妍觉得有理,频频点头。“但因为走不到那地方,只好留话给你,想暗示你调查。”

  那,庄老板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?

  “可是繁春院的房间,我和阿勇都找遍了。”

  “一定有遗漏的地方,在右边这方向……”

  “仓库!”两人一同思索着,默契十足的异口同声道。

  从这里一直往右走,踏出一扇侧门便通往花园,在那里有一栋独栋的旧仓库,仓库他们还没找。

  庞穆真阵底闪过奇异的光芒,他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和妻子讨论起案情来了,还在她的推敲下看到一丝曙光。

  因为她,他长久以来对女子的刻板观念彻底额覆了,这才知道原来女子不只可以在家相夫教子,做好自古以来传统女人的美德,也是冰雪聪明,有缜密敏锐的思考,能和男人并驾齐驱的做同样一件事。

  他的心微微撼动着,对她,竟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,心里忽然有点异样,一时居然无法正眼看她,很快越过她道:“我进仓库了。”

  罗巧妍愣了一下。他干么对她说要进仓库,是在请她一起进去吗?他居然没有骂她女人不该插嘴发表意见?

  “是。”下一刻,她露出笑容,快步追上去。

  她真是呆子,这还用想!他都和她一起讨论案情了,当然是认同了她说的话。

  能帮上他的忙真是太好了,她好开心。

  “庄夫人,请问仓库里放了什么?”走去仓库的途中,庞穆真问起。

  “放了一些坏掉的花瓶、器皿和家具。老爷小时候是苦过来的,坏掉的东西都舍不得丢,堆放在里头,我啊,也不敢丢他的东西。”

  “仓库有被捜过的痕迹吗?”

  庄夫人摇头道:“有搜过的只有繁春院的房间,仓库很老旧,里头堆满破铜烂铁,他们看了大概也会认为不值得找吧。”

  接下来,除了庄夫人外,庞穆真等人都进了仓库,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天啊!这是资源回收场吗?东西那么多,要他们怎么找呀?罗巧妍头晕的想。

  幸好,庄夫人接着找了几个家丁来帮忙,协力将东西分类了下。

  罗巧妍负责的是快堆满山的花瓶器皿,其实她也不知该找什么东西,只晓得要是有在里头塞纸张册子的物品,交给庞穆真就对了。

  找着找着,忽然间她打了个喷嚏,声音之大还真让她不好意思。

  “着凉了?”庞穆真转头问道。

  她摇头,吸了吸鼻子道:“是有香粉的味道。”

  “香粉?有吗?”他疑惑。

  “我的鼻子很灵,对香气很敏感。”她再嗅了嗅,双手挖起一个个花瓶器皿闻,发现味道愈来愈重,而且……“咦,这味道好像在哪闻过?”她瞠大双眸,对着他惊呼出声,“这跟那个色老头身上的香味一样!”

  “什么?!”庞穆真听得起鸡皮疙瘩,柳金城身上总有一股播播的香气他也闻过,但不像自然的花香味,闻久了会不太舒服,而会在这里闻到,那代表……罗巧妍自然也联想到了,更往下挖,捉起一个个花瓶嗅闻,再往一旁丢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