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庞穆真怕柳金城会怀疑庄老板曾跟他接洽过,为避免打草惊蛇,没在当天前往命案现场查案,还是等到隔天晚上才悄悄潜入,以钦差大人之姿和庄老板的家人见面,想从中找出庄老板被害的姝丝马迹。

  他秘密搭上早备妥的马车前往,当他抵达、下了马车后,却疑似看到了什么,转过头,盯着坐在马车前座的小厮,嘴角抽搐道:“夫人,下来。”

  她以为女扮男装再戴个斗笠遮脸,他就认不出来了吗?她忘记换鞋子了!

  驾车的阿勇连忙道歉,“对不住,大人,是少奶奶罗巧妍拿掉斗笠,俐落跳下车,脚上穿的是双鹅黄色绣花鞋。

  “让我进去吧,拜托。”她恳求道。

  昨天得知庄老板的死讯后,庞穆真就一整晚待在书房,没有阖眼,表情疲倦且充满阴霾,让人见了不忍,而她才刚知道可能有无辜孩子被利用受害,庄老板这一死,意味着真相可能永远被埋没,她发现自己无法不管,也想尽一份力量帮忙。

  于是,在偷听到庞穆真和探子的对话,得知他有意在今晚前往庄家查案时,她便决定跟来一一知道他一定会拒绝她同行,所以她只好偷偷跟。

  拜托完后,她眼神坚定的看着他,打定主意跟他耗到底。

  看到她如此坚决,庞穆真额头都快冒青筋了。

  阿勇怕他们夫妻吵起来,劝道:“大人,还是我送少奶奶回去好了。”

  庞穆真叹了口气。“算了,进来。”

  阿勇傻眼了,罗巧妍则喜出望外。

  “不过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发问、不准乱跑或碰现场任何物品。”庞穆真利眼瞪住她,不容置喙道。

  “是。”听到他答应了,罗巧妍笑得灿烂。

  看她开心成这样,他再次叹息,不知道这决定好不好,他就是怕自己万一拒绝,她会暗中惹事,才不如干脆答应,让她在他眼皮下被紧紧看着。

  接下来,他们从后门进入,被秘密带领到宅子里头,来到一栋独立的院落。

  那是庄老板和妻子两人的院落,取名为“繁春院”,内有寝房、书房、厅房、小厨房、绣房还有几间客房。

  庄老板喜好花卉,屋外建有莲花池还有一大片花园,环境非常清幽静谧。

  他们从院落小门踏入,来到寝房,看到一粒粒豆大干涸的血珠从寝房内拖曳在走廊上,景象怵目惊心,寝房和书房也有被翻箱倒柜的痕迹,杀手不知想从中找出什么。

  看到这情景,庞穆真不禁担心庄老板要给他的证物都被带走销毁了。

  “大人,老爷的尸首是在这里发现的。”庄夫人指出位置,是位于寝房右侧的走廊上,还指出丈夫死前的姿势,是背对着房门趴在地上,很明显的,庄老板是在房里受到暗杀,然后在步出房门十多步后倒下,走廊上才会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。

  由于寝房内喷了大量的血,走廊上却只有滴落在地的少数血渍,死者没有被刺第二刀的迹象,庞穆真推测庄老板是在房里受到致命伤,让杀手误以为他己死,然后在杀手离开后,才捣着伤处踏出房门,一步步走着,最后倒地断气。

  “庄夫人,事发前庄老板有跟你交代什么,或说什么奇怪的话吗?”虽然他认定庄老板的命案跟柳金城有关,但还是要有证据才能证明是柳金城所为。

  庄夫人摇头,“没有,他什么都没说,不过他最近情绪变化很大,前阵子为了帮儿子买官的事脾气暴躁,这两天又心情大好,有说有笑,我还以为他是遇上什么好事,没想到他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低头啜泣。

  “事发当时,你不在吗?都没有人发现有外人闯入?”庞穆真示意一旁的探子递给她手帕,再追问道。

  “老爷昨晚用完晚膳便回房了,还特别嘱咐下人不用伺候,我则因为妹子来拜访,和妹子待在主屋里,所以当时他身边是没人的,一直到戌时我回繁春院,才发现他遇害……”庄夫人用手帕拭泪,边说边哭。“庞大人,你一定要捉到凶手啊!

  老爷虽然投机取巧做错很多事,但不是无恶不作之人,不应该这么不明不白被杀死,你一定要替他申冤。”

  “有不见什么东西吗?”庞穆真继续追问,要想真相水落石出,就没有时间可浪费。

  “有一些重要册子不见了,老爷平常都锁在房里,还是在有特制机关的墙壁里,不易被发现,但那机关却被破坏了,里头的册子也都不翼而飞……这两天我才看到他拿出来在整理,也不知道写了什么。”

  肯定是要交给他的证物。庞穆真脸色冷了几分。

  那些证物都被带走了吗?连一点都没有残留下来?

  “庄夫人,我可以搜查一下吗?”

  “当然,请。”庄夫人恭敬的低头道。

  庞穆真和探子分别往有遭到翻动的寝房和书房找,甚至不死心的连没被捜过的房间、绣房都顺道找了,但都一无所获。

  “可恶!什么都没有!”阿勇丧气叫道。

  庞穆真也不禁懊悔,为何自己当时没找人保护庄老板?就差那么一点,他就有咐能得知藏在弊案后,更大、更难以想像的某个黑幕了。

  难道说,他只能从柳金城身上下手找线索吗?这又要再花多少时间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