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“当然会了。”

  “那好吧,我剪歪的话,你要帮我缝漂亮一点。”她嘱咐道,然后拿起剪刀,大刀阔斧的剪下她挑上的一条裙子。

  小彩吓得倒抽了口气。“少奶奶,你、你干么剪裙子?”

  “天气很热,我想做条短一些的裙子比较清凉,也想穿给你家少爷看。”罗巧妍顿了下回答道,继续毫不留情的咔嚓咔嚓剪。

  穿给少爷看……小彩嘴巴张得大大的,这件事不是年纪小小的她可以理解的。

  隐密的客栈包厢里,坐着两个男人。

  “请问……你是哪位?找我有何贵干?”庄老板显然坐立不安,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强拉上马车,来到这地方和这不相识的男人见面。

  “我叫何东卿,是个北方商人。”在自我介绍完后,庞穆真突然当着庄老板的面撕下脸皮。“当然,这是假身分,我真正的身分是皇上钦点的钦差大臣庞穆真,我一直在调查柳金城涉及的多项弊案。”说完,他递出钦差大人令牌,见令如见皇上本人。

  庄老板吓得下跪,一颗心七上八下。他见过庞穆真的画像,对他俊美的皮相印象深刻,确定了他是庞穆真没错,而那代表钦差大臣身分的令牌更骗不了人,让他深感惶恐,因为庞大人查起案来是公认的铁面无私,没人躲得过,皇上要办柳金城的弊端却找上他,莫非是……“庞大人饶命,我是一时糊涂才会拿钱贿赂柳金城庞穆真坐在原位上不动,慢条斯理替自己倒了杯茶喝,才道:“庄老板,我们来做项交易吧,你把你手上足以对柳金城不利的证据给我,我自会说服皇上赦免你的罪。”他搁下茶杯,看着对方压低的头颅,嗓音低沉道:“你不是很想揭发他的恶行吗?他收了你的钱,却没好好帮你办事,还一直向你勒索钱财,对吧?”

  庄老板发着抖,不愧是钦差大臣,什么事都在掌握当中。

  “我愿意……愿意配合庞大人查案。”他牙齿打颤的道,表情有着对柳金城的痛恨。“那个人我跟他合作几次了,自以为是大臣就摆高架子羞辱人,这次本是想说帮我儿子买个小官才厚着脸皮求他,没想到他不停向我收钱,我求他的事都没有下文。既然被他彻底愚弄了,我不会放他好过的,他一直都不知道我对他藏了一手,呵呵……”

  庄老板的笑声持续着,笑着笑着竟成了冷笑,当他抬起头对着庞穆真看时,竟有几分诡异可怕。

  “庞大人,你听过娈童吗?”

  “娈童?”庞穆真听过,这年头男人相亲的事都时有耳闻了,何况是某些人会为了满足自己特殊的欲望豢养年幼的男孩,但庄老板对他提起这个,表情还出其的吊诡,难不成柳金城犯下的事不只是贪污弊案,还有更大、更不为人知的黑幕在?

  转眼间,庄老板己收起阴沉笑意,磕下头,恭恭敬敬的道:“庞大人,请给我一点时间整理举发柳金城的证物,过两天,我会主动联系你的。”

  娈童。

  庞穆真在宣纸上写上这两个字,两刻钟过去了仍一直盯着这两字看,想知道庄老板到底想告诉他什么秘辛,却也只能耐心等对方主动联系。

  “相公,我替你送来消夜来了。”

  听到妻子的声音,他并没有特别抬起头。“搁下就好了。”他将宣纸推到一旁的空桌上,翻起还没看完的卷除了皇上托付的案子,他原本在都察院的工作也要做,无法完全放手给下属处理,也因此他工作量奇大,经常要忙到三更半夜。

  翻了几页卷文后,发现前方有道阴影,原来妻子并没有离开,可他一抬头,立即被吓得目瞪口呆。

  “夫人?你这是……”

  罗巧研笑咪咪,他总算愿意看她一眼了,她得意地展示着自己的装扮,“这是我改良的衣服,我请小彩帮我再将裙子缝整齐一点。怎样?我穿起来很合身、很好看吧?”

  她的穿着在现代人眼中或许不算什么,但庞穆真可是在心中吐了一缸的血。

  天啊!她竟把姑娘家贴身的肚兜穿了出来,那袒露的赛雪肌肤、贴着薄薄兜衣曲线毕露的丰满胸型,锁骨下方的指印胎记,皆好诱人。她的长裙短到膝盖上,他从没见过那么短的裙子,露出一截白嫩大腿,虽然全身外罩着一件白纱披巾,但有穿跟没穿一样,春光无限。

  他马上开骂。“不像话!你怎么可以穿得这么……”他不知如何形容了。

  “现在下人都去睡了,没人看到我穿这样。”她小小声的朝他道。

  他瞪着她,听她说的这是什么话?但他居然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天气很热,穿太多会流汗,而且我膝盖的伤也要通风才会快点好。”她说得义正词严,开始在他面前闲晃,试图搔首弄姿勾引他。

  瞧她在面前晃来晃去的,一下拨头发一下甩脸,他只觉匪夷所思,不是送完鸡汤了,还不走?“你到底是来干么的?”

  “我是来叫相公你回房睡觉的。”她娇笑的回答。

  他刚好喝下一口鸡汤,噗的一声差点将汤吐出来。

  他明白了,她是在勾引他,可见他将她的双手涂满药膏,要她别轻举妄动做不该做的事,对她还是无用。

  “相公,书房好睡吗?”罗巧妍又道,眨眼暗示他快点回房睡。

  “还可以。”庞穆真装作看不懂。

  他并不是不想跟她圆房,而是自她在洞房夜喝醉后,接下来他都不在家。后来他对她验明正身时,发现她似乎是排斥他碰她的,因此也不想强迫她,加上他工作日益忙碌,自然更没心思想那件事。

  现在,她主动暗示他,还穿着暴露的在他面前引诱,他不能说没有感觉,只是他也明白她对自己的影响力,她太容易让他失控,还没碰她都尚且如此,一碰她的话,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怎样,所以还是暂时别碰她的好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