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这时她由衷的发现,她的丈夫或许正经古板了点,却会用尽全力保护她:或许会不认同她所做的一些莽撞事,但也是有理解她的时候,并不是全面否定她。她的胸口冒出了感动的泡泡,唇角无法自抑的愈扬愈高。“对了,我会去梦仙楼正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她灿烂的笑道。听她回答得那么有精神,他不知道她是怎么了,顿了一下才为她的伤口敷上膏药。

  如你想的,是去查案。”他本来是不需要说的,可既然被她看到他在青楼里,那就有必要说明--下。

  “是,我知道。”仍沉浸在感动里的罗巧妍,冲着他甜美微笑。

  庞穆真不懂她在开心什么、笑什么,只好继续说:“为了成功扮演我易容的角色,我有叫姑娘作伴,可是没跟那些姑娘做任何事,我拿了钱给她们,请她们在房里看书。”

  他此话一出,她瞠目结舌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  他轻咳了声,用着认真的语气道:“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解释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罗巧研心头震撼,发现这男人还真是正直,怕她误会,还特别向她报告…??怎么办?她心跳得好快,对他这个相公,她愈来愈心动了。

  她也喜欢他热情的吻,虽然是作戏,却充满缠绵眷恋,是她宝贵的初吻:虽然进度快了点,还不到三个月就接吻了,不过感觉对了也无妨……“那相公,你在帮皇上查什么案子啊?”喊他相公,她真是愈来愈顺口了。

  在现代极爱看悬疑推理片的她,对于丈夫办的案件多少有点兴趣,尤其今天她还亲身经历,更想多了解这件事。

  庞穆真望向她,俊美的脸孔表情严肃起来。

  这事是机密,愈少人知道愈好,知道对她也没好处,或许还会替她引来祸害。

  “不能说吗?一点点都不行?”见他的反应,她眼中期待的光芒愈来愈微弱。

  他启唇,毫不留情的道:“女人家不需要知道这个,只要安分持家就好了。”

  如果真不能说,就委婉的说不行就好了,他干么说这种话,摆明就是不想让她这个妻子了解、分享他的任何事。

  她听了很火大。“沙猪!”

  “沙猪?”他不懂这意思,却也知道“猪”这个字有鄙视之意。“你不能用这种态度对你的丈夫说话,我给你的书,你都看完了吗?”

  又来了,又要她压抑本性!

  罗巧妍最受不了他这一点,只想下床离开,却突然想起她在二十一世纪的老爸。老爸个性跟庞穆真一样正直严谨,也是个工作狂,却吝于让老妈了解他的事,从不跟老妈好好沟通,以致最后老妈寂寞的求去。

  她不想让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,让她对婚姻死了心,她想跟他并肩走在一起,当个与他互相分享喜怒哀乐的女人。

  想着,她鼓起勇气走向他,双手勾住他的颈子,唇印上他的。

  只有蜻蜓点水一下,她就害羞不己。“与其看那种无聊的书,我们夫妻不如来培养感情吧。”她朝他抛媚眼道。

  庞穆真心脏咚的一跳,不敢相信她竟然主动吻了他。女人家怎么可以如此不矜持?还说要跟他培养感情,也未免太不害臊、不正经了吧?

  然而,她这一吻又让他的胸口泛起骚动,想起今天演给柳金城看的那个吻……停!他在心里大声喝止道。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觉得她可恶、想打她屁股,却又觉得她迷人,想狠狠亲吻她。她就像一阵狂风,将他的心不停吹高、晃荡摇摆,只要和她在一起,他就无法平静。

  可他并不习惯这样无法控制的情绪,更不想失控。

  他深深的呼吸,然后目光锐利的盯住她圏在他颈子上的纤细藕臂,扣住,掰了开来。“你的手,还没擦完药。”

  她不明所以的眨眨眼,现下气氛正好,他在说什么呀?

  他一口气打横抱起她,将她抱回床上坐着,再摊开她的手心,挖了一大匙药膏涂上去。

  “痛、痛……”她哇哇大叫着,想躲却被他拉高袖子,一看到她那纤细的手臂都布满瘀青,他更是大抹药“你的手都是药,暂时不要碰水、碰东西,或做任何轻举妄动的事,最好读点书陶冶性情,培养女性矜持的美德。”说完,他搁下药膏,大步踏出房间。

  罗巧妍双眼含着泪光,看着被他涂满药膏的双手。

  莫非……他是在威胁她别碰他?他并不喜欢她主动吻他?

  可是,她不主动点,要怎么跟他培养感情呀?

  在还没对他有感情前,她或许可以和他当对相敬如宾的夫妻,但,在她喜欢上他后,她渴望的是有爱的婚姻,不想浑浑噩噩的过日子。

  什么交往的三个月内只能牵手、三个月后才能接吻,那都是纸上谈兵,当她真心喜欢上一个人时,自然想亲近他,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。

  她决定了,她要……诱惑她的丈夫!?“少奶奶,小晶说要好好答谢你救了她小妹,还有据说对方竟不死心想去小晶家捉人,是少爷去施压,才让他们打消念头的,经过这次,小晶的爹也真的后悔了,痛哭流涕的发誓说以后不敢赌了……”小彩眼眶泛着泪,感动的说。终于,这件事结束了,她只要想到少奶奶说要女扮男装去青楼救人,但所有人都回来了,就只有少奶奶没回来,她就吓得半死,虽然后来少奶奶不知怎地被少爷带了回来,幸好人平安,真是谢天谢地。

  “少奶奶,你从刚刚忙到现在,是在忙什么呀?”小彩噘着嘴,这才发现主子都没有好好听她说话。

  罗巧妍从”堆衣服里抬起头,问道:“小彩,你会针线活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