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砰!一切都发生得太快,突然一只花瓶飞砸在墙上,在护院们反射性的转向墙面看之际,有个用黑布蒙住口鼻的男人施以轻功飞来,打飞几个包围住她的人,然后拉着她快跑。

  “追!快追!”见同伴被袭击,人也被救走了,其他护院急起直追。

  罗巧妍忍着晕眩和脚疼被拖着跑,这时候跟个陌生人走,也好过被那些护院捉到。有几次他们被护院迎头追上,但都被这个黑衣人俐落漂亮的打退了,让她不禁好奇起这个人的身分。

  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救我?”她忍不住问道。

  对方拉下脸上的布,往后瞥了她一眼,精简丢下一句话。“往左边。”

  她错愕的瞠大眸,听出了这是庞穆真的声音,那双眼也是他的眼睛,可是,那不是他的脸呀……她满脑浑沌,被他拉到左手边的屏风后。

  一进屏风后,她就眼冒金星的瘫下身子,他赶紧扶她坐在地上,取出了一个小瓶子。他在外查案,为防遭毒害,习惯随身放有可解十多种毒的药丸,解妓院里惯用的迷药是其中一种。

  真的是庞穆真的声音……药丸都喂入嘴里了,罗巧妍只能和着口水吞进喉咙里。

  “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  听到他安抚的话,她浑身放松下来。真不知道若不是他,她会变成怎样?

  庞穆真在喂她吃完药后,才允许自己松了口气。

  真的,他差点以为心会这么迸出胸口,他在外查案,通常有需要用武的地方也是交给他的探子,自己鲜少出手,没想到打了一场后他竟全身发颤,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  吃下药丸的罗巧研己不再晕眩,专心盯着黑衣人瞧,疑惑的喃喃道:“这声音听来明明是庞穆真的声音呀,眼睛也是,为什么这张脸会……”那么平凡无奇,完全没有一点庞穆真的俊美。“这张脸是假的吧?你是庞穆真没错吧……”她不禁想摸摸他的脸。

  庞穆真听她喃喃自言着,然后就看到她的手冷不防朝他伸来,似乎想捉下他易容的脸皮,他吓一跳,连忙按下她的手。

  “住手!你能不能安分点,给我惹的麻烦还不够吗?”

  罗巧妍被骂了,却眼睛一亮,她猜对了,真的是庞穆真,只有他会这么骂她。

  “庞穆……不,相公,你怎么会在这里?难不成你查案查到青楼里来了?”

  庞穆真狠狠瞪视她,截住她的话道:“该问的人是我,你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穿男人的衣服来妓院?你怎能做出这种荒唐的事?”

  “我是因为……”她正想跟他解释来由,这时候屏风外就传来声响。

  “应该在这附近,快仔细找找。”

  庞穆真己迅速捣住罗巧妍的嘴,从背后环抱住她,将她拖往内侧躲在屏风内的一张小桌子后,免得护院一进来捜就暴露形迹。

  被他捣住嘴,又几乎被他环抱在怀里,他那厚实的胸膛贴得她很热,透进了她的衣料里,令她又昏沉起来。

  不是吃了药丸吗?怎么还在头晕?

  他专心聆听着屏风外的踅音,发现他们仅探头来看一下,并没有进来捜,也很快离开这条走道后,才松下捂住她的大掌,但手心却留下了些渎渎的、暧昧的余温。

  他拧紧拳,不想在这重要的片刻分心。

  “走吧。”他捉起她的手想拉她踏出屏风后,却听到她闷哼了声。“你的脚在痛?”

  罗巧妍苦笑道:“我被打中膝盖。”哪里不打偏偏打膝盖,真是痛死了,刚才又被他硬拖着跑了一段路,伤势铁定更严重了。

  怎么办呢?他好不容易救了她,她却跑不动庞穆真在听完她说脚痛后,盯着屏风上一块绣有牡丹图腾的花布看,然后出其不意一把将布扯下,从她的头上罩下,罩住她整个人。

  “相公,你想做什么?”她吃惊了下,完全猜不到他的意图。

  庞穆真没有回答,在牡丹花色的映照下,妻子美得惊人,他几乎得用上强大的意志力,才得以将手移到她腰间,横抱起她。

  “相公,这……”双脚顿时腾空,第一次被男人这么公主抱,她还真是吓到了。

  “你不是脚痛吗?别动。”

  听见温醇厚实的声音响起,罗巧妍一怔,原来他抱她是因为她脚痛。

  “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看她大概也惶然无依,他的心柔软下来,没多想的说出这句话。

  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

  罗巧研一怔,这是她这个古板相公会说的话吗?

  但,他确实在做着保护她的事,从那些人手中救走她,知道她脚痛不能跑便抱起她,怕她会被认出来,还用布覆住她……她的胸口充塞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,蔓延至全身,令她快融化了。

  她蜷缩入他怀里,完完全全将自己托付给他。

  庞穆真抱着罗巧妍踏出屏风,大方走在走廊上,受到不少暧昧的注目礼,路过的客人都以为他怀里的人是院里的姑娘。

  “人呢?怎么平空消失了?你们往左,再找一次……”

  护院们没放弃捜查,却和他擦身而过,完全没发现他们要找的人就近在咫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