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但他不怕调查,他的商人身分都打点好了,现在他叫何东卿,在北方经营矿场、南北货和酒楼,这是皇上帮他打造的身分,坚固不易被戳破,只等柳金城上勾跟他做交易,他就能捜集到对方的收贿证据。

  柳金城摸着金子,爱不释手,庞穆真则聚精会神,等着他开口。

  叩叩——敲门声响起,柳金城放下金子,吩咐道:“进来。”

  庞穆真阵里闪过一把火,他很肯定柳金城动摇了,现在是关键时刻,不该有人来打扰,但他也只能耐心等“柳老,庄老板找你。”那人向柳金城附耳道,只是距离太近,庞穆真仍是听到“庄老板”三个字。

  “不见。”柳金城回答。

  “可是他坚持要见到你,说见不到你就要……”

  “那浑球!|柳金城不屑的冷哼,然后慢条斯理的冲着庞穆真一笑,站了起来。“何老板,稍等,有个不识相的人来闹,我去打发打发。”

  庞穆真朝他点了头,假意喝酒打发时间。

  柳金城和他的人离开后,他立即拉开帘子朝小厮使了眼色,要小厮跟上,查清楚谁是庄老板、跟柳金城插手的弊案是否有关。

  小厮出去没多久,外头便传来了打斗声。

  庞穆真获眉,该不会是自己的下属跟踪被发现了吧?

  他不放心的出去瞧,竟看到走廊上都是被打倒的青楼护院。发生什么事了?

  他沿着前方走,终于看到有个穿着青色衣袍的男人独自对付十来个护院,那男人看似纤瘦弱小,身手却很好,赤手空拳击倒了持着木棍、比自己还高大的护院,让他看得振奋不己,对这单打独斗的男人生起钦佩之心,可愈看他愈觉得这武功挺熟悉的,却想不起是哪个门派。

  正当他这么暗付时,纤痩男人的背后像是长了眼睛,旋身用力踢了欲袭击他的人,也让他登时看清楚那男人的脸孔。

  那张脸,以男人来说太过阴柔秀丽,皮肤白暂得像能掐出水般,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脸,是他的妻子!

  惨遭前所未有的打击,庞穆真睑色铁青。原以为妻子在新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,在他不在时将家里搞得乱七八糟,还打他踢他、挑战他这个丈夫的威严,已经相当惊世骇俗了,没想到她今天所做之事更是乖张荒唐得快教他发疯,她居然女扮男装来青楼?!

  她来青楼做什么?是闯了什么祸被护院围攻?

  重点是,在他查办重要的案子时,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此地?

  他真是被她气到头晕脑胀,感觉脚下站着的土地都摇晃了起来。

  罗巧妍并不知道庞穆真人就在附近,还看穿了她的伪装,她专心对付朝她发出攻势的护院,以灵巧又强悍的空手道击溃对方。

 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

  原来她女扮男装带着一票下人来梦仙楼赎人,但对方并不放人,说什么花嬷嬷看上小晶的妹妹,想调教成当家花魁,要带人走必须再拿一百两来,可她绝不接受勒索,提出要先看到小晶妹妹安全无恙才愿意付钱的要求,然后,便趁着见到人的那一刻立即要下人带人逃跑,她则留下来打退追兵。

  岂知,这些人像强尸一样打不完,打久了她也累了,动作变迟缓,不小心挨了对方几记木棍,因此决定不恋战,三十六计跑为上策。

  一个击拳撂倒挡在前面的人后,罗巧妍迈力往前跑。

  庞穆真看到妻子往前跑,却被马不停蹄的追着,无法彻底摆脱那些人,他想迎上前救她,却又不禁迟疑,柳金城随时会回包厢,扮演何东卿的他这时不该轻举妄动、添惹是非才对。

  可是……若救不了自己的妻子,还要替皇上办什么事?

  非常无可奈何的在心里不知将妻子掐死几遍后,庞穆真往和包厢相反的方向跑,往另一条走廊去。

  这些日子待在梦仙楼里,他早把里头的路线摸透了,知道他们大概会通往那儿,从哪个方向跑他能更快拦到妻子。

  如果他能尽早救出她,或许还能赶在柳金城回到包厢前赶回去。

  这时候的罗巧研绕了好几条路,撞上不少客人和姑娘,闹得人仰马翻,就是找不到出口,每条走廊对她来说都长得一样,她就像遇到鬼打墙走不出去。

  终于,在她跑到这条走道的尽头时,前面冒出了人,她被前后夹攻了一一“嘿!看你往哪跑?”

  “没见过这么不男不女的家伙,一定要扒光他的衣服瞧瞧!”

  数道不怀好意的淫秽目光纷纷朝她射来,她防备的摆出攻击姿势,大喝一声。

  “不要过来!”

  “连声音都像娘们,哈哈。”

  “嬷嬷说要栽培那个小丫头当花魁,可是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更美耶!”

  “上!”

  看他们一票人前后攻来,罗巧妍小心的挥开拳头,心想绝不能让他们得逞。

  岂知,她一个防备不及,被重重打中膝盖,痛得蹲下身,结果居然被人从后方大力熊抱,力道之大令她一时动不了。

  “我捉到了!上!快脱!”

  “不,这家伙滑溜得很,先让他闻闻迷药……”有人随即用手帕盖住她的口鼻。

  她不屈服,奋力挣扎着,想起在女子防身术里还有一招,当歹徒从后面抱住她时,她可以……她将环扣在她腹上的手指一根根往外扳,顿时惨叫声连连,然后她再趁机用手肘的力道撞开对方往前跑,可惜跑不了几步,她便感到头晕了。

  不会吧,药效那么快就发作了?

  “小子,你还能打吗?还是放弃吧。”

  罗巧妍想快跑,却又晕眩了下,膝盖也痛得要命,站不太稳,这时才感受到何谓害怕。她不该自恃着有空手道黑段身手就以为所向无敌,这里是妓院,要是被发现她是个女人,她很清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。

  真的……没人能救她吗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