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佟芯 > 冒牌钦差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说什么怕他晚归吵到她睡觉,所以成亲以来他都睡书房,这虽让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洞房的她松了口气,却总会胡思乱想。在古代,男人三妻四妾属正常,他该不会在外面寻求安慰吧?

  昨天她也从他换下来的外衫上闻到脂粉的香味,因为她的鼻子极为敏感,一点点香味就会让她直打喷嚏,她想,他肯定背着她上青楼。

  怪了,她干么要那么在意那个男人去哪、怕他花心?

  她暗付着,脑海里猝不及防浮现庞穆真把脸埋入她胸前的“验身”画面,脸轰的一声又热烫起来犹如着火,害羞不己。

  就像换了灵魂一样。

  当时他这么说,也让她心乱如麻,不知所措。

  即使他从她身上的胎记验证了她的身分,但,大概是骗不了他的眼睛……“少奶奶,求求你帮忙……”

  “少奶奶,只有你能救命了……”

  “少奶奶……”

  房外突然传来此起彼落的乞求声,罗巧妍的思绪被打断。

  接着,房门被推开,好几个丫鬟都排排跪在地上,小彩哇哇大叫着,“你们太没规矩了,居然没得到同意就开门……”

  罗巧妍毫不拘泥礼教这一套,瞧她们都慌得跪下求她,肯定出大事了。

  “别跪了,快起来说吧。”

  没人敢站起来,其中一个叫小晶的丫鬟哭着说:“少奶奶,我小妹被我爹卖去青楼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罗巧妍秀容一凛,既然在现代有雏妓,在重男轻女的古代,更不难想像有多少贫苦人家的女儿被双亲推入火坑。

  “我爹一直有赌博的习惯,为了还他的债,我签了五年的卖身契进庞府当丫鬟,怎知他还不学乖继续赌,欠了钱庄三十两银子,加上利息要一百两,我爹还不起,他们就捉我十三岁的妹妹去青楼还债……”小晶说到后面,都呜咽的哭了。

  罗巧妍听完怒火中烧。父亲欠赌债,竟捉无辜的女儿抵债,这是什么天理?而且本金才三十两,利息竟要七十两,真是吃人不吐骨头!

  “报官了吗?|父亲是警官的她,第一个想到的解决方法是报官。

  小晶吸了吸鼻子,答道:“我们本来有报官,但钱庄塞钱给官府后官府就不管事了,我跟我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”

  可恶!现代有收贿的官员,古代也有!她咬着牙,拳头抡得可紧了。

  一旁的小彩看得心惊胆战。少奶奶该不会想使出她那厉害的功夫去救人吧?

  “少奶奶,老爷和少爷都不在,我只能求你帮帮我,借我一百两……我小妹她才十三岁,被糟蹋,这辈子就完了……”小晶哭着磕头说。

  “请少奶奶帮忙,我们给你磕头。”和小晶一同跪下的丫鬟也跟着拜托道。

  “别磕了,我又没说不救,还不快都给我起来!”罗巧妍命令道,小晶和其他丫鬟们才大松口气站起来。

  “少奶奶,谢谢你。”小晶满心感谢的抹抹泪。

  “钱是小事,人平安回来才要紧。”罗巧妍其实很想上门踢馆,打得他们哭爹喊娘然后放人,不敢再干这么伤天害理的事,但钱庄连官府都收买了,背后可能有类似黑社会的靠山,硬碰硬危险,她还是别太冲动的好。

  啊,对了!她将小彩拉到一旁低声问道:“我可以向帐房拿一百两吗?”庞穆真会让她拿那么多钱吗?

  小彩唇角抽了下。少奶奶,这种事你应该先问我的……“一百两是多了点,但老爷平日乐善好施,少爷也是个正直的人,我想他们都会很乐意帮助小晶的。少奶奶就直接向帐房要吧,帐房不敢拒绝的。”

  “太好了,那我去帐房一趟,小彩你帮我去找几个身手好的下人和我一块去青楼赎人。”

  “少奶奶,你也要去?”小彩吓得跳起来。她不安的预感实现了,少奶奶打算亲自送钱救人……天呀!这怎么办?要是被少爷知道了那还得了!

  罗巧妍理所当然的点头道:“当然了,总不能让小晶和她娘两个弱女子去送钱吧,要是对方看她们好欺负,吞了她们的钱不放人怎么办?由我带几个下人跑一趟,人多势众,谅他们也比较不敢乱来。”

  少奶奶,你不把自己当成弱女子吗?小彩试圚阻止道:“少奶奶,但你是女人,女人不能上青楼的……”

  “这更简单了。”罗巧妍笑了笑,好似一点都不成问题。

  小彩愕然的张着嘴,不知道少奶奶在卖什么关子,不过肯定是很可怕的事。

  梦仙楼里,难得有清幽安静的包厢,没有花娘在旁伺候。

  庞穆真戴上另一张平淡无奇的脸皮,化身为精明干练的商人,替坐在他对面的客人倒酒,露出的手背和脸一样黝黑,为扮演下足功夫。

  “柳老觉得如何?”

  对方是个年约五十多岁、一头白发的老人,没有一点年迈,反倒眼神精铄,深藏不露。“就这样?”

  庞穆真徐缓一笑。“当然不只这样。”他拉开布帘,小厮立即意会的送上一个包袱后退下。他当着老人的面打开包袱,拆开精致的盒子,里头装满了耀眼的黄金。“这是纯金金块,柳老你可以摸摸看,都是真的。”

  柳金城取起金块,眼睛发亮,看得出他的贪财之心。

  “这玩意,在我的矿场里多得很……”庞穆真微微倾身,意有所指道。

  他在跟柳金城谈一项生意,皇上想要开凿通往徐州跟吴州之间的运河,工部找上民间投资合作,工期长达数年,有很多油水可捞,消息一曝光,许多民间商行都想标下这笔生意。

  柳金城看向他,目光忽暗忽明。“我知道,你的矿场所出的金沙最纯、最美。”

  “谢谢夸奖。”庞穆真眼中精光一闪而过,这一句话,证明柳金城己调查过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