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五


  “是啊,我猜谬颜肯定会去找你,所以才会把公司交给她,目的就是要她去找你回来,至于道歉,我想为自己当年对你的误解说声抱歉,不知道你会不会原谅我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头子?”

  这一席话,让傅苍宇忍不住露出苦笑。这个误会让他在六年内拚死拚活,依靠着恨前进,才有今天的成果,所以他也很难断言,这个误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。

  他的无言让谬允泰误解,叹了口气,他很无奈地说:“看来并不容易,毕竟我伤你很深,不管如何,我还是要跟你道歉。”

  他没有回答,只问:“当年你连让我证明自己是无辜的机会都不给我,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?抓到真正的犯人?”

  谬允泰也不隐瞒。“是抓到了。”

  “是李朝俊和柯宇森吧?”

  “原来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“只是怀疑,还没有足够的实质证据。”顿了顿,他霍地眯起眼,“你今天找我,这么诚心道歉,是希望我放过那两个人吗?”

  “我的确曾经那样期望过,但是看见谬颜变成那个样子,我才明白自己错了,我一时的心软,却害了谬颜。”

  苍白的发、布满皱纹的脸,谬允泰老了很多,老到让人不忍再去责怪他的不是。

  傅苍宇深吸口气,退了一步。“如果谬颜醒来,我不会再计较,但是她要是一直不醒,我也不会饶过他们。”

  ***

  警方还无直接证据可以证明李朝俊想对谬颜不利,所以只能把他饬回,但不知悔改的李朝俊以为只要谬颜不醒,就没有人能定他的罪,居然又开始动起歪脑筋。

  这回,他使用调虎离山之计,故意差人把傅苍宇引走,自己则和探病的人群一起混进加护病房,恶毒的他趁着护士不注意,就想在仪器上动手脚。

  岂料正要下手的时候,却被人猛地拖出门外,因为事出突然,他忘了反抗,等到他回神后,才惊觉把他拉出病房的居然是他岳父!

  谬允泰痛心疾首的怒斥,“你这该死的家伙,心肠怎么这么狠毒?!”

  “爸!”李朝俊真的吓傻了。

  “不要叫我!我没你这种杀人魔女婿!”

  “爸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  “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!你这丧心病狂的混蛋!”

  这一叫骂,引来了医生和护士,李朝俊趁乱想逃离,却让正好要到加护病房的傅苍宇撞个正着。

  瞧他神色慌张,傅苍宇下意识扭住他的臂膀,“你来做什么?!”

  “放手!我只是来看谬颜的!”李朝俊还想编借口,追过来的谬允泰却大声一喝。

  “别放他走,他想杀谬颜!”

  “该死!”闻言,傅苍宇扭着他的手更加使力,直想把他的手扭断。

  谬允泰上前,愤恨的赏了李朝俊一巴掌,“你这不知道感恩的混蛋,我真不该一时心软饶过你!”

  “爸,我知道错了,我是一时鬼迷心窍,请你放过我吧。”眼看逃不过,李朝俊立即双膝跪地的求饶。

  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,谬允泰直接打电话报警,“警官,有人意图杀害我的女儿,请你们过来把那个恶棍抓走。”

  “爸,你不要这样对我,我不要被关──”他哭天抢地地大声呼喊。

  “我已经不承认你是我女婿,你的死活都与谬家无关。”

  “傅苍宇,你饶了我吧,放我走,我发誓我会躲得远远的,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,放我走吧。”见岳父这回是铁了心,李朝俊只得转而央求抓着他的人。

  可是女友生命差点消失在他手上的傅苍宇怎可能心软。“你要真想忏悔,就去牢里好好的反省。”话落,直接把他交给前来逮人的警察。

  “不要抓我!我没有犯罪……”

  直到被拖上警车前,李朝俊撕心裂肺的呼喊都不断回荡在偌大的医院里,可是来来往往的路人除了给予冷漠的一瞥外,没有人愿意再多看他一眼。

  谬颜转入普通病房,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,偏偏她的眼就是不曾睁开,像是安详的睡着,独自在梦境里神游。

  在谬颜昏迷之后,傅苍宇满心只想花更多时间陪伴她,身为好友,雷力自然义不容辞的替他扛下所有公事,可这并不代表他就同意他累死自己。

  将带来的红玫瑰插进花瓶里,他没好气的说:“你要一直这样吗?如果谬颜醒来看见你这样子,肯定会被吓到。”

  傅苍宇现在的样子很颓废,脸上胡子也不刮,头发一团乱,整个人瘦了一圈,

  不知情的人可能会以为今年流行颓废风。

  “我看起来很糟吗?”

  “很糟。”和那个西装笔挺、干干净净的傅苍宇相比,现在的他真的糟糕透了!“回去梳洗梳洗,顺便休息一下,这里我来看着,谬颜醒来我一定马上通知你。”

  傅苍宇还是迟疑,“如果谬颜在我离开的时候醒来怎么办?”

  “我会打电话通知你。”

  看到好友为爱消瘦的落拓样,雷力越来越觉得爱情是一种可怕的东西。

  “谬颜,快点醒来吧,为了你,苍宇已经变得不像苍宇了。”他忍不住对床上昏迷沉睡的人儿喊话。

  这两人多灾多难,真的叫旁人都看不下去。

  “我回去梳洗就是了,你别吵她。”他想用最好的那一面等待她醒来。

  可当他要抽回自己覆在她掌上的手时,谬颜的手却似乎动了一下,他心底一震,又挨着床沿坐下,“谬颜,你醒了吗?!”

  “有吗?她有醒吗?”雷力瞧了半天,只见床上的人依旧熟睡着,觉得在这样下去傅苍宇可能会精神错乱,这次他强硬了态度,硬要把他拉离病床旁,“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,再这样下去,谬颜还没醒你就先倒下了!”

  “不!谬颜真的醒了!”他坚持自己的认知,又对着谬颜喊话。

  可是似乎真的是他的错觉,不管他怎么叫,谬颜都没有醒来的迹象,才刚升起的希望又再度幻灭,他的心情变得非常沮丧。

  “你要有信心,谬颜会醒的。”见他一脸沮丧,雷力也不忍责备他了,只好温言安慰。

  “苍宇哥……”

  突然,一阵细若蚊蝇的叫唤冒出,刚要准备离开的傅苍宇却听见了,这一回,连雷力也没有错过。

  “天啊!刚刚……”他兴奋大叫,血液奔窜,全身的细胞都在跳跃。

  傅苍宇却一动也不敢动,就怕又是个错觉,现在连他自己都觉得快要精神错乱。

  直到谬颜嘴唇再度蠕动,他的血液才缓缓流动,眼眶泛出了水气,“医生!医生!病人醒了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