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傅苍宇看得很透彻,她状似关心的话语背后,其实隐藏着更恶毒的念头,他知道若是谬颜有个三长两短,谬明媛和谬明香就是理所当然的第二继承人。

  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现在,他只求眼不见为净,等到谬颜一醒,他绝对、绝对会让他们后悔!

  ***

  一回到家,李朝俊就开始收拾细软,拿提款卡、存折和印章,还把妻子买的一些贵重珠宝首饰都打包。

  听到脚步声靠近,他连忙把收拾好的东西藏到床铺底下。

  “我要去洗个头,回来以前,你最好想想要怎么跟我解释谬颜的事。”谬明媛没有进入房间,只是打开房门对他说。

  “有什么好解释的?本来就是谬颜自己不对,一看到我就像看见鬼一直跑,我怕她出事情才会在后面追她,结果还是出车祸了。”

  她眉一挑,压根不信。“要真那么简单就好了,就怕没有那么单纯。”

  谬颜被他们洗过脑,就算没有失去记忆,也不至于看到他就逃,其中必然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,“你好像有很多秘密隐瞒着我?”

  “别在那里胡乱瞎猜,根本没有那回事,我是你丈夫,你不相信我吗?”

  “是不太相信。”她很不给面子的摇头。

  李朝俊气炸了,没好气的嚷着,“你不是要去洗头?要去就快点去,我够烦的了,要来洗个澡去去霉运。”说完假装走入浴室,藉以取信妻子。

  “我看改天顺便找个风水师来改改风水算了,嫁给你后,我才不断走霉运,真不知道是风水不对还是你带衰!”谬明媛一路骂了出去。

  直到听不见脚步声,李朝俊才打开浴室的门,大声回嘴,“臭女人,仗着自己娘家有点钱,就以为自己是太后娘娘,我才倒楣娶了你这个恶婆娘!”

  他也只敢在她背后叫嚣而已,怕她折返,还特地到前方阳台去打探,确定谬明媛开车走了,才折回房间继续打包。

  “该死的傅苍宇,他要是不回台湾,我也不需要这么狼狈!”边收拾行李,他边骂着,然后手突然一停,想起在医院时,傅苍宇信誓旦旦的对他撂话,像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  “该不会是抓到我的把柄了吧?肯定是!那家伙那么阴险,我还是先走为妙,否则恐怕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决定后,他加快收拾的速度,拎着打包好的重要物品快步走出大门,坐进车子发动引擎,只是才出了车库,两辆警车就将他拦了下来。

  “警官,麻烦让一下路,我有急事要去处理。”他并未细想,只想快点离开。

  警察下车走到他的车旁,靠着车窗询问:“你是李朝俊?”

  “是,警官找我有事?”

  “有目击者说谬颜小姐会发生车祸,是因为你在她后面紧追着她跑,所以请你跟我们到警察局协助调查。”

  “别开玩笑了,那是意外事故,怎么会和我扯上关系?!”他一惊,想装出镇定的表情,却怎么也装不像。

  “有什么话到警局再说吧。”

  “是她自己发疯一直乱跑,我只是要叫住她,我真的是无辜的!”他还是不断叫嚷辩白。

  “下车跟我们到警察局一趟!”警察懒得跟他啰唆,口气强硬起来。

  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那目击者看到的不是事实!”他怎么也不肯下车,看在警方眼里,更觉有鬼。

  “如果你不是嫌犯,更没有什么好害怕的,快点走吧。”

  虽然李朝俊拚命替自己辩解,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前往警局接受调查。

  ***

  平稳的呼吸、平稳的心跳,就是不睁开眼睛,现在的谬颜,就像个植物人一般,三天过去了,她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,医生对此感到很不乐观。

  每次进入加护病房,傅苍宇就不停和她说话,有时候温柔的诉说他们的甜蜜往事,有时候则会忍不住抱怨她是个不负责任的人。

  “我可不许你这样丢下我,快点给我醒来!”有时候,他会像负伤野兽般低吼。

  而她,依然是闭着眼。

  “我们不是要去环岛旅行吗?我特地去找了许多资料,你快点张开眼睛看看,也参与一点意见啊。”

  他继续一个人的对白,不管她听进去多少,这样的自言自语都没有停止过。

  这天,失去联络多时的谬允泰突地出现在加护病房外,当傅苍宇看见他时,有些惊奇的发现自己对这个两鬓斑白的老者已不再有恨,心底深处甚至还对他有些许的感激。

  因为有他,他才有机会与谬颜相遇相知。

  点了个头,他本想不发一言的走开,让他进去探视,谬允泰却唤住他。“有没有空?我们聊聊。”

  没有拒绝,他随着谬允泰下楼,在附近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。

  想起以前,他们关系还很好时,他几乎把这个男人当成自己的父亲看待,他的赏识让他心存感激,更加想报以泉涌。

  可惜,一个错打乱了所有的步调,也考验着人性的互信程度,事实证明,流着不同的血,十分里面就有七分疏离。

  “本来我期待的是你和谬颜的好消息,没想到却是这种结果。”谬允泰叹了口气,很诚心诚意的说:“我一直想找机会向你道歉,也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。”

  “期待我和谬颜的好消息?向我道歉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