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闪避开他伸过来的手,傅苍宇嫌恶的低斥,“不要用你肮脏的手碰我!雷力,打电话请律师向法院申请冻结万展资产,在万展还钱以前,不许转移任何资金!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雷力拨通手机,还来不及开口,就被冲上来的谬明媛阻止,“就算是讨债公司也会给个时间,好歹你也看在谬颜的面子上,不要这么赶尽杀绝。”

  “谬颜的面子?”他像是她说了什么好笑的话,越笑越大声,然后倏地止住,阴狠的瞪着她。“说到这个,我都还没跟你算帐呢,你们趁她失忆捏造出来的故事还真是有趣啊,我相当的喜欢这个挑战呢。”

  谬明媛闻言,心虚的垂下眼,“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

  “无所谓,我从来也不指望你会承认。我今天来,除了拿回十八亿,就是要饶你们一条命,看我怎么摧毁你们的希望。”

  让谬颜伤他的心是他们造成的,所以他不会再手下留情。

  “傅苍宇,你简直就是鬼!”

  “怨恨吗?那也该去恨那个让我背黑锅的家伙,本来我想就这么算了,谁知道你们惹得我很不开心,所以决定新仇旧恨一起结,够仁慈了吧?”

  他的话令一旁的李朝俊突然汗流浃背。

  “笑话,敢做不敢当,还是不是男子汉!”谬明媛还是认定挪用公款的人就是他。

  “那你不是更大的笑话?连贼都那么想要!”

  不想继续和这两个贪心得令人做恶的奸人练唇舌,他大步走出办公室,关门以前再度撂话,“记住了,下午三点半以前把钱汇入。”

  看着电梯门关上,李朝俊和谬明媛急得直跳脚,“这下怎么办才好?”两人面面相觑,突地同时大叫出声。

  “谬颜!”

  ***

  一回到谬宅,傅苍宇就疲惫的投入沙发。

  现在的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一切,但他也发现,就算得不到谬颜的信任,他也做不到放开手。

  静下心沉淀一夜后,他总算明白,谬颜给他的挫折,远逊于她给的爱,若是因为这点阻碍就放弃,那太对不起她,也对不起自己。

  所以,他决定以自己的方式,让她接受他。

  “雷力,想办法调查一下,我要找到当年害我背黑锅的浑蛋!”没细听,他以为靠近的脚步声是紧跟在他后头的雷力,所以闭着眼就开始交代起后续行程。

  谬颜端着茶,不发一语的站在他面前。

  方才姊姊打电话给她,要她帮忙求傅苍宇,还说只有她能救公司以及他们夫妻,原本她还义愤填膺的一口答应,可是看到他眉宇间藏不住的疲惫,脑袋又突然变成一片空白,甚至下意识地去倒了杯茶给他。

  而且他说的背黑锅是什么意思?有人害他吗?她如是猜想着,脑袋一直绕着这个问题,早忘了自己要来替谬明媛夫妻说情的事。

  久久等不到雷力回应,傅苍宇觉得不对劲,猛地张开眼,就看见她傻傻的站在他面前。

  “有事?”坐起身,他没什么表情的问。

  猛然回神,她支吾其词,想问又不敢问。“我……没事。你好像很累?”

  对她突如其来的问话有些惊讶,傅苍宇愣了会,才苦涩的笑说:“你还会关心吗?”

  他话里的自嘲,让谬颜的心口一紧,可她仍是不服输的回嘴,“要不是你昨天……我说不定还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。”

  “我不会道歉。”他直视着她,眸底尽是坚定。

  “你……”看见他写满浓烈感情的双眼,她竟生不起气。“算了!我大人有大量,当被蚊子咬一口就好,你快喝茶吧,我要回房间了。”

  “等等,”在她站起身后,他突地出声唤道:“可以……再陪我一下吗?”

  回头,她咦了一声,确定他真的想要她留下后,便席地而坐。“先说好,我可不保证不会又让你发火喔!”

  他微微一笑,“我不会再生气了,昨天我的态度很差,很抱歉。”

  “你该抱歉的明明就不是这件事。”白他一眼,她嘟囔着说,却也没太在意。“对了,昨天你说的那些,全都是真的吗?我真的……曾经和你在一起过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嗄?难不成你昨天都是骗我的?!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他自沙发上站了起来,看也没看她就往楼梯走。

  昨天的他太冲动了,把以前一古脑的全说了出来,忘记她是个已经没有回忆的人,若是仅凭他的一面之词就要她相信,那他和谬明媛岂不是半斤八两?

  所以他宁愿收回那些话,就算她忘记以前也没关系,因为现在的他,有把握和她一起制造更多新的甜蜜。

  “喂,你这人怎么这样……”谬颜冲上前伸手想抓他,只来得及捏住他的衣袖一角,看着手中的薄薄布料,有个画面隐隐约约在她脑海中跳动──

  抓着衣袖以后,接下来应该会有一只大掌拉开她的手,然后……

  傅苍宇一怔,发觉她的小习惯依旧没变,总喜欢拉着他的衣袖跟来跟去,可这次,他不能再握她的手,因为,她还没有对他做出新的承诺。

  于是,他拉开她,温柔的笑着说:“无论我说什么,都比不上你自己的感觉,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从前的事,但如果你愿意试着相信我一些些,我会牵着你的手,将现在变成很久以后,两个人可以一起笑着回首的从前。”说完,他便转身上楼。

  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尽头的背影,谬颜的耳朵热辣辣地红了起来,像是听了什么大胆的情话,可空空如也的手,却有些怅然若失。

  她似乎记得,拉开她的手以后,那双温厚大掌会接着握紧她的手,很温柔,很温柔,就像刚才傅苍宇的笑一样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