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俯下身,他缓缓凑近她的唇,然后极轻极轻地印上自己的吻。

  久违的美妙滋味让他意乱情迷的忘了这是个偷来的吻,越吻越投入,最后情不自禁的以舌撬开她的齿,勾戏着她的舌。

  “唔……”陌生的气味扰得谬颜幽幽转醒,只是一睁眼,发现上方竟是一张熟悉的脸,吓得马上推开他。

  “啊!变态!”气愤的抹着嘴,她不明白为什么口里的味道让她一点也不陌生,但被强吻的羞愤让她无暇思考。

  傅苍宇连忙退开,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色狼!你终于露出本性了!我要报警!”她拿到东西就往他身上丢,大叫着跑出房门,在转角处遇见开门查看的雷力也不管,只是把他推开,继续往楼下冲。

  “谬颜,等等!”傅苍宇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下楼,抢过她手上的电话,急切的说,“对不起,我可以解释……”

  “谁要听你解释,你这个色情狂!不让我报警可以,我要回家!”

  “这里就是你家。”

  “我要找我姊姊,你走开!”

  “我不会让你走,绝不!”听见她仍是下意识的想寻求谬明媛的庇护,他沉下声低吼。

  他只是想要一个支持下去的动力,这样,也是奢求吗……

  谬颜也不甘势弱的吼回去,“为什么不让我走?!你这个大坏蛋!你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?!”

  听见这话,傅苍宇只觉得前几日的美好全部被抹煞,他处心机虑想让她记起的心意她终究还是没接收到。

  原本,他以为自己可以继续等下去,甚至还抱持着就算她想不起来,那么再重新开始就好了,只是这回,换他来追她而已。

  他以为,带她到海边、揉她的发、惹她尖叫发怒,可以让他们的距离缩短,没想到,那只是一时的幸福假象。

  “所以这些天的相处下来,你还是相信你姊姊说的?”

  “当然,加上你刚才的作为,更加印证了她的说法!”冷着声,她回答,刻意忽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神色。

  好半晌,傅苍宇只是静静的看着她,不说话,两人就这么无声对峙着,连在楼梯上的雷力也迟迟不敢下来打扰。

  就在谬颜受不了这种磨人的静默,又准备叫嚣时,他才低低的说:“曾经有一个人,大老远把我叫回来,老是绕在我身边,说要当我的女朋友。”笑了笑,他又说了下去,“后来,她真的成为我的女朋友了,还说永远都信任我,虽然她现在不记得了,但我以为,六年的暗恋,应该会在她心里留下深刻的痕迹,但看来是我错了。”

  看着她,他很平静,但语气里的伤痛与质疑却让谬颜浑身一震。

  “为什么,你不遵守承诺?”

  不被信任的感觉在傅苍宇心中氾滥成灾,以为两人有些靠近了,没想到却只是在原地踏步的挫折更加深他的无力,他拿出皮夹,抽出里头的相片放在桌上。

  “我们认识那一年,你十六岁,这是我们的合照。”他在笑,笑容却很缥缈。“这样,你还认为我是坏人吗?”没给她回答的机会,他迳自接了下去,自嘲的笑了起来。“不对,照你的想法,很有可能又会说这是合成的,因为你相信姊姊嘛。”

  “傅苍宇……”看着他飘忽的眼神和比哭还难看的笑,谬颜没来由的感到心痛。

  “我只问你一句,你相不相信我?”他想给她最后一次机会,想让她证明她不是对他没有感觉,只要她愿意试着相信,他就有动力再继续坚持下去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几乎要脱口而出“相信”两个字,可是脑海中倏地闪过方才他轻薄自己的画面,她又坚定起自己的信念,摇了摇头。

  这个动作,彻底把傅苍宇推入了地狱。

  “是吗,我明白了。”霍地转身,他直直往大门走去,连衣服都没换,就这么发动车子,扬长而去。

  ***

  翌日,当李朝俊夫妇看见一身冷肃的傅苍宇踏入万展时,皆是一阵慌乱。

  “傅苍宇,你说过要退出万展,为什么又跑来?”

  “我是要退出万展,所以来要回我的钱。”大剌剌的坐下,他面无表情的说。

  “要钱?要什么钱?”

  挑眉,他笑得冷血。“你们好像不知道万展跟我借了十八亿,如果不相信,可以叫财务部经理过来说明。”

  听到这个天价,李朝俊的脸当场绿了一半。“就、就算有,也不能说要就要啊!总有签定还款方式和时间吧?”

  “没有,方式时间全都由我决定,所以现在我亲自过来,麻烦你们今天就把钱还给我。”

  谬明媛铁灰着脸说:“你明知道万展才刚刚转亏为盈,哪来的钱可以还给你,这不是要我们倒闭吗?!”

  “那不关我的事。”现在的他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,只会卯足全身力气攻击敌人。

  以为就要过好日子了,哪知道却瞬间跌入谷底,谬明媛就算再不甘也要低声下气。“给我们一点时间好吗?”

  “下午三点半以前,我要看见钱汇入我的帐户,如果没有,你就等着我的律师信。”傅苍宇只是告知自己的决定,丝毫不甩他。

  “傅苍宇……傅先生,我们商量一下可以吗?”李朝俊心急,紧追着起身准备离开的人,“分成几期还款好不好?钱我们会想办法凑给你──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