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六


  这时傅苍宇自外走进,着运动服的他男人味十足,额上冒着薄汗,显然是刚运动回来。

  谬颜看着他,光是注视,她便觉得这个动作自己已经做过千万次,不想离开的心情更是熟悉到不行,可一想起姊姊的殷殷告诫,她连忙把目光收回。

  进门后便直勾勾盯着她的傅苍宇自然没有错过她的眼神,内心不禁涌上一阵狂喜。

  她注视他的模样一如从前,纵使她不记得两人的关系,但潜意识里仍是在意他的!

  他微笑着走近餐桌,看她迅速武装起来的模样,居然一点也不感到受伤。

  “我们待会儿要去海边,你准备一下。”

  他的笑炫惑了她,原本已经伸出的防御尖剌不自觉的缩了回去,她呆呆的点点头。“噢。”

  她没有拒绝!傅苍宇更开心了,忍不住伸手揉乱她的发,像从前一样,等到她边尖叫边挥舞着花拳绣腿想打他时,才低笑着上楼冲澡。

  “他有什么毛病啊!”气呼呼的坐回原位,爬了爬头发,灌下一大口牛奶,谬颜才没好气的对雷力抱怨。

  可他只是笑着摇头,便迳自吃起盘中的可颂,没告诉她,这是他们俩在餐桌上必定上演的戏码。

  苍宇说,与其告诉谬颜事实,她却不信,倒不如找方法让她自己想起来,他觉得也有道理,便不再坚持要把真相告诉她。

  现在只希望,谬颜真的能不辜负苍宇的期待,想起她六年以后总算开花结果的爱情。

  ***

  “喂,我们为什么要来海边?”谬颜语气凶恶,话中却没有怒意,甚至还有点愉悦的感觉。

  “玩。”他没有牵她的手,只是跟在她身后一步的距离。

  “可是雷力不是这样说的,他说要我到这里想想你是谁。”停下脚步,她转身瞪视着他,努力想、用力想,可是脑中什么画面也没有。

  看她一会皱眉、一会挫败的神情,傅苍宇有些安慰,她没有排拒想起他,就已经够让他高兴了。

  “想不出来就别想了,反正你的头脑也不适合想太复杂的事。”拍拍她的头,他迳自往前走。

  嗳,我记得的谬颜不适合思考太艰难的问题,所以别想了。

  是谁?谁曾经对她说过类似的话?!谬颜站在原地,怔怔地想着突地窜入脑海中的话。

  察觉到她没跟上,傅苍宇回过头,好笑的调侃。“怎么了,矮冬瓜腿太短,走不快吗?”

  “你才是……”才想回嘴,脑子里又闪过一句话──矮久、瓜,要掐我,再等一百年吧!

  到底是谁?谁曾经对她说过那句话?会是……他吗?

  “谬颜?你怎么了?”发现她似乎不太对劲,傅苍宇连忙走回来,可见她只是古怪的盯着自己看,也不说话,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他只得假咳一声,故意装出吊儿郎当的样子说:“干么?爱上我了?”

  谬颜这才回神,听见他的话,轰地一声,脸蛋马上俏红。“谁、谁爱你了,神经病!”

  不可能是他,他可是她们谬家的死对头呢,怎么可能和她有那种像是感情很好的交谈?不可能!

  “可是,我爱你。”他苦笑,轻轻的喟叹被风吹散在空气中。

  “什么?你在偷骂我吗?”听不见他的咕哝,她只能猜测。

  “你说是就是吧。”

  ***

  继海边之行后又过了几个星期,谬颜和傅苍宇间的情况看似没有进展,但却又不尽然。

  现在的她,虽然看到傅苍宇仍是会像刺蟵一样与他吵架,但不再有敌意,所以看起来,不过就是情侣之间增加情趣的小吵而已,只不过,他们还不是情侣。

  这天深夜,傅苍宇因为口渴下楼倒水喝,不意瞥见一个睡倒在沙发上的小女人,沙发前的电视还开着。

  “真是的。”摇摇头,他先将电视关掉,才走近她,轻拍她的脸。“谬颜,醒醒,要睡回房间去睡。”

  正好眠的女人只是皱了皱眉,抬手拍向扰人的声源,发现声音戛然而止后,便满意的继续睡。

  莫名其妙被赏了一记锅贴的男人先是愣住,而后才无奈的泛起一抹纵容的笑。“等你恢复记忆,看我怎么修理你。”

  单手环住她肩膀,一手则穿过她膝盖下方,一个提气,他轻松将人抱起,上楼,回到她的房间。

  轻轻将她放上床,盖好被子,他就这么站在床边,着魔似的半晌也移不开脚步。

  睡着时的她,一切都很正常,好像只要他吻她,她就会红着脸回吻一样,可是醒了以后,却连拥抱都是种奢望。

  现在的他相当能体会她到美国找他,却不断被排拒在外的挫折感了,这难道就是上天惩罚他当时心狠的方式吗?

  如果这样,他也愿意接受,只是……可以偷要一个小小的鼓励吗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