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四


  “女人?”没听出他言下之意,谬明媛夸张的笑了起来,接着眼波一柔,有些埋怨似的轻启朱唇。“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个同性恋者吧?你明明就很明白,我最有兴趣的是你。”说着便柔弱无骨的往他身上偎去。

  只是她一靠近,傅苍宇就立即起身,让她扑了个空,倒向沙发的另一头。

  “我以为你找我是为了叙旧,显然不是那样?!”自觉丢脸的谬明媛脸色一变,马上成了泼妇样。

  “当然不是,我是来找谬颜的,她在你这里吧?”不等她回答,傅苍宇开始在屋内寻找。

  闻言,她一惊,紧张的上前拦阻,“谬颜?她不在这里,你找错地方了!”

  “真的不在,还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?快点把她交出来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他的语气凶恶,躲在储藏室内的谬颜都听见了,但也因为他的恐吓太吓人,她更深信姊姊与姊夫说的话,就此认定他是个坏人。

  “傅苍宇,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!”

  “好啊,正好叫警察来搜查一下,看是不是你把人给藏起来了!”

  “笑话,我是谬颜的姊姊,干么把她藏起来?倒是你,最近和她走那么近,目的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,你根本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,霸占我们家的产业,现在还想控制谬颜吗?”

  对她的话充耳未闻,傅苍宇走到储藏室门口,看着上栓的门,一脸冷冽地质问,“这里为什么上栓?藏了什么?谬颜吗?”

  他用力拍着门板,大叫谬颜的名字,他的急切,却吓得躲在储藏室内侧的谬颜更加蜷缩起身子。

  “杂物,你想看吗?请便!”谬明媛决定赌一把,索性帮他把门打开,极力维持镇定的撂话。“你当真要搜我家可以,但是搜完之后如果找不到你要找的,那就等着吃牢饭!”

  看她神色自若,早已乱了心神的傅苍宇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猜测错误,也就没有注意到她额际旁悄悄落下的冷汗。

  “怎样?要不要搜?”

  犹豫了半晌,最后他还是退了一步,“别让我知道你在骗我。”

  目送他离去,谬明媛才略松了口气,但是下一秒却又开始担心。

  傅苍宇离去时充满杀气的眼神让她深感恐惧,在那之前,她得先想想应对策略了。

  ***

  翌日一早,傅苍宇才进办公室,沈秘书就告诉他十点要开股东会议,一开始他只觉荒谬,总裁不在,要召开股东会议也该是他这个副总裁提出来,然而他却只是被告知与会。

  “谁下的命令?”

  “是总裁打电话来交代的。”

  “谬颜打电话来?她有说她在哪里吗?!”情急下忘了分寸,他紧抓着沈秘书大声追问。

  “副总裁……总、总裁只交代说要开股东会议,说她十点会到,其他什么都没有说就把电话挂了。”

  见她快被自己吓哭,傅苍宇才惊觉自己太过冲动,松了手,连忙道歉,“抱歉,我太心急了,你去忙吧。”

  沈秘书也能体会他的心情,没和他计较,欠欠身就退出办公室。

  等待是磨人的,一分一秒都非常难熬。

  看着墙面上的复古钟,傅苍宇只觉今日的钟摆摆动得非常缓慢,答答答的,听得人心也闷乱了起来。

  终于等到九点五十分,他迫不及待地前往会议室,可还没踏进门,就在走道上遇到李朝俊和谬明媛。

  “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”他冷声挑眉。

  “没错,是会议室嘛!”率先进入会议室,谬明媛还夸张的做了个深呼吸,而后一脸享受的说:“终于又踏进股东会了,这气息真叫人感到舒服。”

  “你们应该没忘记自己已经不是股东吧?”

  “本来不是没错,但是从昨天开始,我们夫妻又是股东成员了。”李朝俊晃着手中的牛皮纸袋,炫耀似的扬了扬,“这是股权让渡书,谬颜已经无条件把股份让给我们夫妻了。”

  又是牛皮纸袋!“不要在这里招摇撞骗!谬颜都失踪好几天了,怎么可能会给你们股权让渡书?!”

  谬明媛故意装出同情的嘴脸。“谬颜没有失踪,只是在躲你,她不想见你,所以才会把股份让给我们,不过这也不算让,股份本来就该属于我们,她只是我爸在外面生的私生女,没道理和名正言顺的我们抢夺家产,这次她是做对了。”

  “快把她交出来!”傅苍宇听得一肚子火,一把把她揪上前,他对股份的处理一点兴趣都没有,满脑子只想要找到那个离开他太久的女人,“惹我发火对你们没有好处!”

  “就算你找到谬颜,也改变不了状况。”她这才感到害怕,但仍是逞强的挺胸呛回去。

  李朝俊见了,也不敢贸然出头,只是躲在一边放话,“如果你自动退出万展,把股份让渡给我们,或许我们会告诉你谬颜在哪里。”

  已经拿到谬颜的股份,如果再把讨厌的傅苍宇踢走,吃下他的部份,整个万展几乎就可以说是被他们掌控了!

  “好啊,我退出,把她交给我,我就退出万展。”

  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,谬明媛和李朝俊不禁愣住。

  玩他,凭他们俩还早得很!“这交易很划算吧?要不要一句话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