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一


  站在饭店房外的阳台,望着身边男人的侧脸,谬颜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  “这不是梦吧?”她喃喃自语。

  傅苍宇偏头看了下她,蓦地出手掐住她的脸颊,笑得邪恶,“会不会痛?”

  他没救了,跟她在一起,就会像以前一样矛盾,想对她好也想欺负她,完全呈现幼稚的一面。

  可是他很喜欢这样的自己。

  突然被攻击,谬颜痛得大叫,然后用力把那两只手拉开,也想以牙还牙,“我掐你你就知道会不会痛啦!”

  只是她的反击太逊,傅苍宇一个转身就避过,并自她背后将她扣住,接着很跩地大笑起来。“矮赞美诗瓜,要掐我,再等一百年吧!”

  “可恶!”动弹不得,她只能以音量表现愤怒。

  “气鼓鼓的丑死了,别气了,我请你吃棒棒糖。”说着,他便从口袋掏出在路边买的糖果递给她。

  “我又不是小孩!”撇开头,在傅苍宇面前,谬颜难得有个性的不甩他。

  “如果当你是小孩就会请你吃奶嘴了,棒棒糖不要吗?那鸡腿要不要吃?”他恶作剧的把大拇指送上。

  不想让他恶整,谬颜索性真的把他的大拇指咬住,“啊!小时候的零嘴原来是这种滋味啊!”

  “喝!你这丫头,竟然真的咬我!”

  男人的力气总是占上风,傅苍宇随手一抓,就把谬颜扛上肩头,不管她的尖叫挣扎,直接抓她回到房间,快速打转,“求饶就放你下来。”

  “不~要~”内心想延续这初恋的甜蜜,所以谬颜故意唱反调。

  只不过她的浪漫想法显然没有传达到傅苍宇心里,只见他越绕越快,绕得她真的头晕脑胀起来。“真的不求饶?”

  “别绕了……”

  “求饶啊!”

  撑不住了,头晕得不像话,逼不得已,谬颜只好妥协,“饶了我吧,我不该咬你,你大人大量饶了我吧。”

  傅苍宇这才笑着把她放回床上,谁知道她心有不甘,双手一扯,就把重心不稳的他拉倒在床上,一个翻滚,整个人往他腰上坐下。

  “谁输?”她孩子气地比着胜利手势,在他身上扭来扭去。

  “别乱动!”傅苍宇古怪地呻吟一声,脸微微涨红,表情还有点纠结。

  只是对男女情事毫无经验的谬颜哪里懂得男性的脆弱,以为这又是他捉弄自己的伎俩,根本没有听话,反而更变本加厉的动来动去。

  受不了这种折磨,傅苍宇身子一翻,把她压在底下,突然改变的姿态,终于让谬颜察觉到抵着自己的硬物,霎时愣住。

  “发现了没有?”他粗声说:“男人都是狼,以后不许那样坐在其他男人身上!”

  隐忍着身体的痛,他非常想要扮演无害情人的角色,但是天知道有多困难。

  眼前是喜欢的女孩,他的身体不知有多渴望与她融为一体,想把她据为已有,但他们才刚表明心意,他不想让她害怕。

  强以理智压下欲望,他放开身下人,迅速坐起身。

  眼看他就要离去,在反应过来以前,谬颜已经从后头抱住了他。

  “谬颜!”她的碰触让他的理智瞬间消失了大半,低沉的嗓音透着不能抒解的痛苦。

  “别走。”把脸埋在他的背上,手扣得更紧,她轻轻的说:“抱我。”

  他是她等了六年的人,也是她喜欢了六年的对象,她很庆幸两人终于在一起,也想更靠近他……

  内心的火迅速点燃,傅苍宇深吸口气,霍地转身将她纳入怀里。

  但即使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占有,即使下身疼痛得快要爆炸,他依然忍下一切,对她保证,“只要你喊停,我一定会退开。”

  明白他的珍惜,谬颜既感动又窝心,更加决定放开自己,她娇羞的咬了他的胸一下,承诺,“我不会喊停。”

  听见这话,傅苍宇惊讶的微拉开她,当看见谬颜红扑扑的脸上还有一抹不容错认的确定,他只感到狂喜充斥全身,俯下身,倏地封住她的唇。

  这不单只是个蜻蜓点水的吻,而是激烈、狂暴的,被他的激狂侵占,谬颜只能全心感觉他,除此之外,再也没有别的事物能分得她一丝注意。

  海景房内的旖旎气息渐渐升温,因海风吹拂而飘扬的纱质窗帘卷起,掩住越吻越缠绵,衣服也越来越少的男女。

  直到谬颜几乎晕厥过去,傅苍宇才气息不吻的移开唇,来到她的耳际,落下一阵细碎的热吻。

  含住那小巧的耳垂前,他魅惑地勾起唇,低低的说:“这次,就算你抵抗,我都不会放开你。”

  这日,他用了一整天的时间,教会她承诺后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