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或许他们两个自己没发现,但她这个旁观者可是看得一清二楚,傅苍宇看谬颜的眼神,即使没有说什么好听话,但关爱之情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,这个发现让她妒火中烧,这样的柔情本该属于她,谬颜根本不配!

  “你丈夫似乎没有告诉你,你们已经不是这里的股东。”

  “你胡说些什么?即使我们拥有的股份不多,你也别想抹灭我们是股东的事实!”

  抬起头,傅苍宇很平静的告知。“你丈夫把股份转让给我了。”

  “不可能!天大的谎言!你是赚了钱不想让我们分享,所以故意说这些谎话来骗我的吧?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骗倒我,我可不是笨蛋!”谬明媛根本不相信他的说词。

  “不信去问你丈夫。”揉了揉太阳穴,他继续看资料,也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  看他悠哉的样子,谬明媛更气。“谬颜,你给我说实话,他说的是谎言对不对?还是你想和这个外人一起偷走万展?”

  谬颜还没有回话,就又被傅苍宇抢白。

  “我要万展哪需要用偷的,现在大部分的资金都是我投入的,要是我抽资,万展随时都可能倒闭。”

  “胡说!一派谎言!我听说万展的股票开始上涨,营运也渐渐恢复常态,你根本就是怕我分红,所以要出卑鄙下流的手段侵占,我不会这样就认了!谬颜,你叫他马上把股份还给我,不然我一定会告他诈欺侵占!”她气怒的吼。

  谬颜赶紧说:“大姊,苍宇哥说的都是真的,公司这次能够化解危机,全仰赖他投入大量资金,至于大姊和大姊夫的股份,也是合法取得,所以这忙我实在帮不上。”

  闻言,谬明媛怒极反笑。“你们根本就是串通好的,两个人打算联手一起偷光我们谬家的产业是吧?谬颜,你可真行,早知道你会吃里扒外,我妈根本不该答应爸把你这野种带回来!”

  突如其来的话,让谬颜呆在当场,接着只感到受伤,没细听话中的含意。

  就算再讨厌她,也没必要骂得这么难听吧……如果她是野种,那大姊又是什么?

  看见她明显黯下的脸,傅苍宇气愤地把文件夹往桌上一丢,“谬明媛,你太过分了!就算有什么不满,也不该对自己的妹妹说那么恶毒又荒谬的话!”上前把不速之客往外推,他沉声警告,“马上给我滚!再不滚我就报警处理。”

  “不相信吗?我说的可都是实话,不信自己去问爸!你根本不是我妈的女儿,其实你是私生女,是爸和外面的野女人生的──”

  “啪!”从不打女人的傅苍宇被激怒了,一巴掌狠狠甩在恶毒的谬明媛脸上,打得她眼冒金星。

  “你竟敢打我?!”她气红了眼,捂着半边麻烫的脸尖叫。

  斜瞄了一眼呆在当场,显然相当震惊的谬颜,他的火气更甚。“滚!”

  “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听见这话,傅苍宇只是以愤怒的眼瞪视着她,不用言语,就让才撂下狠话的谬明媛打了个冷颤。

  知道眼前亏吃不得,她只好鼓起勇气回视,但脚步开始往外移,还未抵达门口,傅苍宇便倏地逼近,接着用力把她推出办公室,甩上门前还不忘交代外头的秘书,“看着她离开,要是她不走就报警。”

  回过身,对上谬颜呆怔的脸,他迅速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还好吗?”拍了拍她的颊,他担忧的注视着她。

  回过神,谬颜先是眨了眨眼,而后突然拉住他的手,急切地问:“苍宇哥……刚刚我姊说的……她只是在骂我而已对不对?一定是有哪里出错了对吧?我怎么可能不是妈的孩子呢,妈只是去世的早,我不记得她而已,怎么可能……”问到最后,她已有了哭音。

  “你冷静一点,谬明媛说不定是骗你的,如果就这样相信,眼泪白掉了不是很不值得?”抹去滑下她脸颊的泪水,他轻声安慰。

  他的温柔,却让谬颜的泪越掉越凶。“呜……可是、可是姊姊从以前就不喜欢我也是事实……如果我真的不是妈的孩子……呜……那她们就有理由讨厌我了……”

  “话都是你在讲,那你到底要我说什么?”他讨厌看见她掉泪,只想快点让她停止哭泣,所以故意嘴坏的挖苦。

  没想到这次却得到反效果,只见谬颜突地放声大哭,边哭还边抽抽噎噎的回答,“呜……我也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  他是白痴!傅苍宇一翻白眼,直接拉她走出办公室。

  她这才停止哭泣,一脸慌张。“苍宇哥?”

  “我们去玩。”

  她不禁困惑。“去玩?可是现在是上班时间……”

  “反正你也无心工作。”话说完,总裁办公室的门也被关上,门前的秘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副总裁挟持眼红红的小总裁,两人嚣张的一起跷班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