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他当然也看见那个追着车子的娇小身影,天知道当看见她摔倒时,他有多想踩下煞车,多想飞奔过去敲她的头,像从前一样训她一顿,再把她带回自己身边保护。

  可是如果这么做了,那他的仇恨该怎么办?他是个一码归一码的人,和他有仇的是谬允泰,所以他不会动谬颜,但并不表示他们就能如同以往亲近,毕竟他迟早会对谬允泰出手,可是随着和谬颜的相处时日增加,他却越来越没有办法保证,自己会不会因为她的关系打退堂鼓,所以唯一的办法,就是与她拉开距离……

  “……你回来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你,我打算离婚和你再续前缘……”谬明媛还在滔滔不绝的说。

  傅苍宇蓦地踩了煞车,谬明媛猝不及防,整个人猛往前栽。

  “苍宇,怎么了?为什么停车?”

  “你下车。”一想到要和谬颜保持距离,心就没来由的揪紧,她的声音还像吵杂的麻雀一样叫不停,令他更加不舒服。

  “什么?你别开玩笑了!”谬明媛错愕到整个脸孔纠结在一起。

  “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?我叫你下车。”他再度下达命令,态度比先前更加强硬。

  深受屈辱,她整张脸狰狞起来,“你在耍我吗?!”

  “随你怎么想。”燃起了一根烟,他偏头瞥了一眼,“还不下车?要我亲自把你丢下去吗?”

  谬明媛从小骄纵成性,怎么可能受过这种待遇,一个晚上两次的羞辱,让她本就浅薄的爱慕顿时转为恨意。

  “你会后悔的!”

  “是啊,我从刚刚就开始后悔让你上车。”待她气冲冲的下了车,他马上驶离,心却不断惦念着方才那个追着车跑的女人,没多久,像是在气自己一样低咒一声,懊恼的回转,快速折返回到谬颜跌倒的地方,可惜那里已经没有半个人影。

  ***

  夜里的庭院微凉,但是谬颜仍旧在外头走来踱去,她膝盖摔伤,以致走起路来有点一跛一跛的。

  “不进屋里在那里做什么?”

  停好车的傅苍宇站在角落一会儿了,他没有马上上前,反而站在阴暗的角落观察她的一举一动,直到听见她打喷嚏,才忍不住出声。

  “苍宇哥!”听到这个声音,谬颜兴奋的转过头,但倏地想起他应该是和大姊在一起的,于是立即隐去脸上的兴奋,梭巡起姊姊。

  “找什么?”

  “我大姊没和你在一起?”

  “你希望我跟她在一起?”傅苍宇不答反问。

  望着他,谬颜有点纳闷,听他的语气,好像在生气,可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,所以只是望着他,没有回答也不敢随意发问。

  “脚怎么了?”该死,刚才果然应该下车查看她的状况的!

  “啊?喔,”露出一抹苦笑,她有点傻气地微笑。“跌倒了,很丢脸吧?这么大的人走路还会跌倒……”

  “知道丢脸就不要做些奇怪的事情。”好不容易压下不断冒出头的关心,正要越过她往屋内走,谬颜却伸手拉住他的衣袖。

  “苍宇哥……”

  看见她拉着自己,像只害怕被丢弃的小狗,傅苍宇的冷漠几乎要全面撤守,但他仍紧抓住最后一丝理智,冷着声音说:“还不进屋里去。”

  “……我们去散步,空气很好,陪我去散步好不好?”

  她很想知道他是怎么看大姊的,是不是喜欢到就连大姊都结婚了也无所谓,但是被拒绝过后,她变得胆怯,就怕一个不小心,又让他从不喜欢她变成厌恶她。

  傅苍宇本想疏离的拒绝,但目光不经意间落到她的膝盖上,这才发现伤处不知何时已汩汩地渗出血丝,当下什么忍耐全都不见了,迅速伸出手,几乎把她整个人架起来往屋内扛,“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?膝盖都破皮流血了还散什么步!”

  “苍宇哥,我可以自己……”

  “再说我就揍你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她真的想和他散步,像过去一样,手牵手漫步在星空下,在树林里寻找萤火虫的踪迹,荡着秋千大叫要飞到外太空去……

  不行吗?因为长大了,所以不能再像过去一样?望着那紧绷的侧脸,她真的好想这样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