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又是这样的回答,她老叫他大吃一惊,初生之犊不畏虎,若没有过去的恩仇录,他肯定会把她拥入怀里,给她一个晕头转向的热吻,让她知道男人都是野兽,不能随便招惹。

  可惜他对过去仍旧无法释怀,该讨回的公道他一定会讨,只不过这讨债的过程,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她。

  “我说过了,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为了不让她陷入太深,他再度拒她于千里之外。

  就当真非要姊姊不可吗?

  再度被推开,谬颜的心好像被戳了一个大洞,很痛也很无奈,但是也只能露出一抹苦笑,“我有自知之明,刚刚只是在开玩笑。”

  给自己找了个台阶,否则她真要无地自容了。

  ***

  收购的过程并没有碰到太多阻碍,傅苍宇很快就透过雷力拿到小股东的股份,如今比较麻烦的,就是谬颜两个姊姊所持的部分,比数不高,却是最会找麻烦的。

  只是虽然谬明媛和谬明香还未准备把手上的股份脱手,李朝俊和柯宇森却频频向财务部门打探万展的营运以及财务状况。

  在听完吕柏耀的报告之后,傅苍宇有了最新的想法。“雷力,想办法让那两人深信自己手上持有的股票就快要变成壁纸,我要他们自动来找我谈这笔交易。”

  “那简单。”

  雷力立即放出风声,说谬颜因为在某个案子上决策错误,可能导致万展的情况雪上加霜,这个据说是全面封锁的内线消息很“不小心”的传入李朝俊和柯宇森耳里,果然让他们急得团团转,加上两人在财务部门和营运部门的打探,更让他们深信万展随时都面临关门大吉的命运。

  很快,两人就找上了傅苍宇。

  对这两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,他自然是摆起高姿态。

  以前共事过,他非常不喜欢这两个人,老爱搬弄是非又爱拍谬允泰的马屁,据他所知,当年谬允泰半开玩笑说要把谬明媛嫁给他的时候,李朝俊就在追求谬明媛,而且当年向谬允泰爆料他亏空公款的人正是李朝俊,这不由得令他益发怀疑起眼前人来。

  “两位突然找我,有什么指教?”跷着二郎腿,他继续看手中的报表。其实这两天他把万展近来的营运与财务仔细审阅过后,发现万展其实还没有到没得救的地步。

  “我们是来问你,上次在股东会议上说的话还算不算数?”

  “什么话?”他故意装做很健忘。整个事件发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只是他没有料到,这两个人会这么迫不及待,现在他约略可以猜到,谬允泰宁可把公司交给什么都不懂的谬颜,也不想让这两人管理的主要因素。

  他们眼光短浅,永远只看得到眼前,却看不到长远的未来。

  “你说过要买我们手上所持有的万展股份,这话还算数吗?”李朝俊直接切入主题,还想主导一切。“开个价吧,如果价钱能让我们满意,我们会考虑把股份转让给你。”

  “怎样的价钱你们才会满意?好像最近万展的股票已经不值钱了,万展的漏洞已经太大,我正考虑要离开这里,我想你们还是把手上的股票留着当壁纸好了,还可以当作一段美好的记忆。”

  用力把手上的文件一阖,傅苍宇总算把目光投注在两人脸上,但脸上的笑却似乎在说;这家公司的成败与我无关,我对你们手上的东西也失去了兴趣。也因为如此,更叫李朝俊两人心急如焚。

  “我们谈谈吧,万展其实还不到那种地步,我想以你的能力,应该很快就可以把公司整顿好,如果有我们手上这些股份,你更能放手去做,我说的有道理吧?”李朝俊要不是自以为很聪明,就是把傅苍宇当笨蛋。

  只见傅苍宇冷冷一笑,顺了他们的意,暂时当起他们所期望的笨蛋,在A4纸上写下一个数字,并且把那张纸拉高,展示在两人面前。

  “你开玩笑吧?!怎会开那种数字?!”李朝俊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,气急败坏的低吼,“你在耍我们吗?”

  “价钱太低了!”柯宇森也起身附和。

  “不想卖?没关系啊,不勉强,不过我听财务部门说,这期可能会跳票,不知道万展能不能继续撑下去……”

  天下之所以会乱,是因为人喜欢危言耸听,而通常人们又会轻易相信那些谎话。

  李朝俊和柯宇森就是这样,因为胆识不够,所以傅苍宇随便一吓,两人就乖乖把股份奉上。

  ***

  这天,万展总裁办公室来了不速之客。

  谬明媛不顾秘书阻挡,仗着自己是老总裁女儿以及总裁姊姊的身分,大摇大摆的强行进入谬颜的办公室。

  “还不去泡咖啡?!”她对秘书也是颐指气使的。

  “我这就去泡。”

  “大姊要来怎么不通知我一下?”谬颜起身走向沙发,站到她面前,不料这也让谬明媛有话说,才停住脚,她就指控她是在跟她下马威。

  “怎么?现在这里你在做主,我要来就得向你通报才能进来吗?”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“最好不是!我来找你,可不是要来看你摆总裁架子的。”谬明媛燃起一根烟,也只有在谬颜面前她敢这样肆无忌惮,这个小妹被她吃得死死的,所以她深信她不敢向父亲打小报告,“我是来问你有关傅苍宇的事情。”

  “苍宇哥?他怎么了?”

  “我喜欢他,你别跟我说你笨得看不出来。”

  说这种话太不负责任了!谬颜不得不提醒,“大姊,你是有丈夫的人。”

  “丈夫?不能离婚吗?况且我本来该嫁的人就是傅苍宇,你只管回答我我要问的问题就够了。”

  他们真的是同父母所生的吗?对母亲,谬颜一点印象都没有,而基本上,她们的父亲也不是放荡不羁的人,即使身为姊妹,她仍很难苟同大姊的行径。

  “我不知道大姊来这里想要问什么,但是我相信我无可奉告。”

  “无可奉告?你这骄傲的臭丫头,你说你无可奉告?!是真的无可奉告,还是你想要据为已有?看傅苍宇现在成功了,所以更不肯放手了是吗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从小就暗恋几乎要成为你姊夫的人,不过我要警告你,别妄想了!以前他属于我,以后自然也该属于我。”

  “这话你自己去跟苍宇哥说吧。”和她对话让她很无力。

  “我当然会自己跟他说清楚,我找你,是要你别插进来搅和,还有除了公事以外,不要试图接近苍宇,听懂了没有?!”烟蒂一弹,差点烫到谬颜的脸,但是即使没有烫到脸部,她身上的套装也没能躲过一劫,烟蒂一落,衣服上就多了一个洞。

  看着衣服上的破洞,谬颜满心无奈。

  人家说家和万事兴,所以她始终在忍耐,但是面对越来越不可理喻的大姊,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。

  “不要在苍宇面前露出一副被虐待的表情,我们是好姊妹吧?你知道我结婚这几年过得并不幸福吧?你一定也希望我能够幸福对不对?”

  谬颜无法回答这个问题,因为她知道大姊要的幸福太昂贵,得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才可能获得,甚至还会导致众人俱伤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