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一个他不断的自责,但是另一个他却又在内心深处强烈的说:我和谬家的人只有仇恨,没有其他,是她自己要跑来找我,与我无关!

  就这样,两种声音不断在他内心交战,最后,负面的傅苍宇战胜了正面的傅苍宇。

  ***

  谬颜拖着生病的躯体搭上飞机,经过长途飞行,她只带回了疲惫不堪的躯体,回到台湾,马上就进入了会议室。

  一下飞机,她马上听见吕柏耀给她的留言说是股东们受到怂恿,吵着要把她从总裁的位子拉下来,始作俑者竟然还是她的两个姊姊和姊夫,现在每个人都嚷着要把股份卖出,因为他们认定公司快要倒闭。

  忍着身体的不适,谬颜尽力想装出游刀有余的沉稳模样,但因病而苍白的小脸却只显得更为娇弱。

  “各位请听我说,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公司正常营运──”

  “想办法?你的破烂脑袋能想得出什么办法?!这可是关系到所有股东的权益,你负责得起吗?!”谬明媛完全不留余地的出声讽刺。

  谬明香也立刻加入讨伐阵容。“就是说啊,我们怎么可能把赌注押在你这个黄毛丫头身上,这根本稳赔不赚!现在最好的方法,就是把公司卖了,说不定还能小赚一些──”

  谬颜只觉得心力交瘁,她是多想把公司重新整顿好,不让父亲的心血毁掉,可是偏偏扯后腿的人却是本该和她站在同一阵线的人,这是多么讽刺又悲哀的一件事啊……

  还在难过,这时会议室大门突地被推开,紧接着,一道熟悉的冷漠男音响起。

  “那就卖给我吧。”

  “你是……傅苍宇?!你这个窃盗者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?!当年我岳父没把你送进警察局,真是个大错误!”看见他再度出现,李朝俊的情绪突然起伏剧烈,首先跳出来揭露傅苍宇的身分与过去,一副唯恐天下不知的样子。

  “警察局?这倒是提醒我该要找出真正的窃盗者,我很乐意用我的手亲自送他进警察局。”傅苍宇一脸冷漠的笑,脸转了个方向,看向谬颜,没错过她虚弱的神色,“你不会突然昏倒吧?”

  谬颜呆呆的摇着头,还处在他突然出现的震撼之中无法回醒。

  “不会昏倒就好,你就告诉他们你找我回来的用意吧。”

  “我的用意……”她还是呆呆的看着他。他回来了,真的回来了……

  “谬颜,你蠢也要有个限度!怎会跑去找这家伙回来?他当年可是挪用公款的贼啊!”李朝俊当众嘶吼,存心让众人看傅苍宇的笑话。

  “苍宇哥不是贼!我自始至终都相信他是无辜的,现在他是我聘请的副总裁,如果以后还有任何人传递不实的诽谤讯息,我一定会诉诸法律替他讨回公道!”一听见有人诋毁,谬颜总算回神,倏地拍桌站起,态度出乎意料之外的坚定。

  “反了,真是反了!”

  谬明香气得团团转,一旁的夫婿柯宇森急忙安抚她,还不忘劝阻,“小颜,我觉得你太年轻,对人性看得还不够透彻,关于聘请傅苍宇为副总裁的事情,还是等我们讨论过后再决定也不迟。”

  “老婆,你也说说话,你是股东之一,应该大声表达你反对他进公司的意思。”李朝俊碰了碰妻子,才唤醒一直处于错愕状态的谬明媛。

  “我……”看着傅苍宇,谬明媛完全说不出反对的话语。

  六年前,她曾经听说父亲打算让她嫁给傅苍宇,当年她对他的印象不坏,可是他挪用公款的事情爆发之后,她对他的好印象瞬间瓦解,如今再见,他变得更加意气风发,也多了成熟的男人魅力,比起她身旁叨絮不断又身材变了样的夫婿,简直就是天差地别。

  她开始后悔嫁给李朝俊,对他不断靠过来的身体也产生了排斥,索性把他略略推开,目不转睛地望着傅苍宇。

  没有回避那目光,傅苍宇甚至有些猜透眼前这个目露贪婪的女人的心思,一如过去,仍旧没有多大改变,谬明媛高贵外表下包裹着的,其实是个放浪形骸的灵魂。

  “你要我们怎么信任你呢?”她缓缓开口询问。

  他一嗤。“我不会做出任何保证,别忘了是你们找我回来帮忙,事实上,这家公司赚钱还是倒闭,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。”摊着手,他把问题丢回去。

  “我们可不想拿钱和你打没把握的仗。”李朝俊还在摆高姿态。

  “那你们就留着那些股份当壁纸吧。”倒了正好如他的意,跑这一趟,连他自己都觉得蠢毙了!把目光转向谬颜,他用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说:“你看见了,不是我不帮你,是真的帮不上忙。”

  眼看着他就要离去,谬颜开始心急。

  好不容易盼得他回台湾,真要让他这样走掉吗?

  在脑袋想出最好的法子之前,嘴巴竟然不受控制的开口了,“只要我买下你们的股份就可以了吧?!”

  话一出口,她才发现自己根本在作梦。

  她拿什么买那些股东的股份呢?她的积蓄,早就几乎全付给征信社了啊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