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桌上摆放着几道热腾腾的菜,看着香味四溢的佳肴,谬颜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饿得饥肠辘辘。

  “喝吧,喝点热汤身体会暖一点。”

  “苍宇哥,谢谢你。”

  “不用谢那么快!我只是不想制造更多麻烦,你如果在我这里病倒,我还得在这种鬼天气开车送你去医院,那是很麻烦的,等雪停了,你就离开这里。”

  连看都不看她,看来当年的冤屈对他伤害太深了。

  如果可以,她愿意用尽一切办法抚平他内心所受的创伤。

  “这六年,我一直都在找苍宇哥,我很想念你,也想念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,我该怎么做,才能让你再对我展现笑容呢?”

  “没必要费心去想,只要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打扰我的生活,我每天都可以过得很快乐自在。”转身走向窗口,傅苍宇燃起了一根烟,丝毫不管谬颜是否对烟反感,兀自抽了起来。

  “可是我不能照你说的做,我来找你,就是想请你回去帮我管理公司。我爸突然把公司丢给我,自己去旅行了,我对公司的事情根本一点都不懂──”

  “你身边应该不缺帮你的人,你不是还有两个姊姊?她们应该结婚了吧?应该叫你姊姊、姊夫帮你打理公司,不该找我这个外人。”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,还故意加重外人两字,显示他仍心有不平。

  也难怪,当年他一直把谬允泰和谬颜当自家人,努力表现,除了为自己的前途打算,更希望尽己所能地帮助谬家,以报谬允泰的栽培。

  但是他却背了黑锅,还被赶出公司,在那样令人难堪的环境里,他根本无法动弹,所以才会接受朋友建议,来到美国,东山再起。

  这几年是什么支撑着他走过来?就是报仇雪恨!

  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把这帐讨回来,他没日没夜的拚命工作,所幸老天爷还是眷顾他的,他的努力很快就看到了实质的成果。

  但是他并不想这样跟着谬颜回去,这不在他的计画之中,她的出现甚至打乱了他原本的信念,在她那双无邪的大眼注视下,他发觉自己耍不起狠来。

  “其实……公司现在面临很严重的危机,我爸大概怕姊姊把股份脱手,更加影响公司,所以叫我不能让她们知道公司目前的状况,而我……没有信心能够把公司救起来,但是如果你在的话,也许……”

  “没有任何也许,你们家的公司并不是我的责任!”

  奇迹会出现,这样的话语被硬生生打断,话就这样卡在谬颜的喉头上,让她吞咽困难。

  “我的决定还是没有改变,等雪停你就走。”

  “你不跟我回台湾,我就不离开。”她也拗了起来。

  “信不信我会马上把你丢回雪地里?!”丢了烟头,傅苍宇一脸愤怒地恐吓。

  “信,你想那样做我也不会拦阻,但是我的决定也不会改变!我困了,该睡哪?”生气的放下餐具,她愤然起身往客厅走,食物一口都没有动到。

  “你给我回来坐下!”一个箭步上前,傅苍宇把她又拉回来按压到椅子上,“如果想在这里睡觉,就给我安分的把那些东西吃掉!”

  “不然又要把我丢回雪地里吗?”谬颜仰头对峙,似乎当他是一只只会叫不会咬人的狮子。

  “劝你不要在狮子嘴上拔毛,那是非常不明智的,乖乖吃完它,我去整理一个房间……真烦!”

  雪花纷飞的夜晚,该早早上床睡觉的,却来了个不速之客,这夜变得很忙碌,也叫他觉得很不习惯。

  空气里隐约散发出一抹淡淡的香气,是来自谬颜的,她的出现不仅只是紊乱了他的思绪,还挑动他尘封已久的冷漠的心。

  “天一亮就把她送走……”整理好客房,他兀自做了决定。他不想既定计画因为她的出现有所改变,更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握的状况。

  ***

  事与愿违,傅苍宇才打定主意,天一亮就要送走谬颜,但是睡到半夜就听到碰撞声响,他连忙起身探个究竟,却发现谬颜整个人跌在楼梯口。

  “你到底在干么?”他上前,粗鲁的把她从地上扯起来,一接触到她的肌肤,才发现她身体热得烫人,“你在发烧?!”

  “发烧?我不知道,只觉得好热……想找水喝……对不起,吵醒你了。”谬颜一边想站稳脚,一边露出歉意的笑,那笑看起来有些傻气,让人心疼,也让人气愤。

  “你这家伙怎么这么麻烦!”他嘴巴很坏,但还是拦腰把她整个人抱起来。

  “苍宇哥,你放我下来,我可以自己走……”她连忙说,声音却很无力,头也很晕。

  “连站都站不稳,还想自己走?”他低头瞪了一眼,粗声喝斥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虽然有些昏头,但还不至于到不知道这样的姿态有多暧昧,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女生,而苍宇哥比起当年更具男人魅力,如此近的看着他,她发觉自己的头更昏了。

  “给我乖一点,不要乱动!”

  在傅苍宇的一声令下,谬颜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,任由他抱着她走出大门,把她放置在驾驶座旁的位置,见他启动引擎,她才忍不住开口询问,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  “除了医院,还能去哪里?”他闷声反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