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傅苍宇果真没有回头,冷漠地开门又关上。

  “苍宇哥……”

  打量着眼前豪华的独栋建筑,再看向那被用力关上的大门,谬颜心情多少受到了打击,有些沮丧,但是她没有因此丧气,还是很努力的从雪地爬起来,走向大门,并且开始敲打门板。

  “苍宇哥,求求你开门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  她的举动,站在窗边的傅苍宇都看在眼里,复杂的情绪在他心底翻腾,想开门,又不想理会。

  “苍宇哥,我求你开开门!我是来找你回去的,我需要你帮我整顿公司,我知道到现在你还很恨我爸误解你,也知道你受到很大的屈辱,但是我真的需要你帮帮我,我只能想到你……”她不清楚自己这一番话他能够听到多少,但还是很认真的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他。

  她说的话傅苍宇都听进去了,但是仍没有开门的意思,狠下心,任由她在门外一再重复同样的话语,他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,开始宽衣解带,走向浴室。

  洗了个热水澡后,傅苍宇回到客厅,才发现外头又开始下雪了,而且是场大雪,透过窗户,看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,他发现自己没用的开始担忧,忍不住走到大门口,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,却没有看见任何人。

  “走了吗?”

  碰了那么多钉子,是该走的,况且外头又下着大雪,正常人都不会傻傻的在外头挨冻。

  想是这么想,可手却像是有了意识似的自动开了门。

  只是才开门,突然就有团物体朝屋内倒了进来,待他看清楚,整个人立刻愣住。

  只见谬颜像枝冰棒似的倒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,雪白的脸色连同他的血液也一起冻结成冰了。

  下一秒,他迅速将她从地上抱起,直冲向浴室。

  放了一缸温热的水,连同衣服把她整个人放入浴缸,他才动手拍打她的脸颊,“谬颜,醒醒!不要睡觉!不能睡!”

  越冷要越保持清醒,怕她冷过头醒不了,傅苍宇拍她脸颊的力道无法温柔,连语气都显得粗暴。

  温热的水让陷入昏睡的谬颜缓缓苏醒,也开始有了痛觉。

  “好痛……”

 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,又痛又麻,很难用言语完全表达出不舒服的感受,更不知道到底是痛多一些,还是麻木多一点,只知道每一吋细胞都是僵硬得难受。

  “你还知道痛吗?愚蠢的笨蛋!谁叫你一直待在外头不走不知道那种鬼天气会冻死人吗?!”他气愤地咆哮,语气粗暴,眼神却是心疼与忧虑。

  他还是那个傅苍宇,总是宠溺着她的大哥哥,那眼神里的疼爱是错不了的,看着看着,谬颜忍不住露出一抹淡淡的笑。

  “还笑?!早知道就让你冻死在外面不要管你!”

  “苍宇哥……”

  “不许说话!我什么都不想听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她心急着想要起身,却力不从心。

  “给我好好泡在水里几分钟,我去拿干净的衣服给你!”

  转身走出浴室,很用力的把门关上,傅苍宇气的是自己,因为无法把冷漠贯彻到底,但是谬颜却很开心,虽然只是一瞬间,她确信自己看见了当年的苍宇哥。

  半晌后,傅苍宇再度把门打开,并且递给她一套睡袍,“要不要帮忙?”

  “不用了!”她马上红了双颊。

  看见她已有了血色的脸庞,他才满意的点点头。“那就等暖和点再起来。”

  “苍宇哥──”

  “又想说什么?我说过什么都不想听,你也不要以为让你进来就表示我改变心意,我只不过是不想等下雪过后发现门外多了一具冻死的尸体!”

  他的坏嘴,还是和以前一样,代表着关心吗?思及此,谬颜眨了眨美眸,使出以前常用的反击法──装无辜。“但我还是要跟你说谢谢。”

  “够了,把自己弄暖点再出来。”这次依然很用力的把门甩上,但责备的语气却很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