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筠 > 岳父的心机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傅苍宇是个投机分子,他总是能够以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大利益,为了让自己成功,也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台湾反击那些曾经给他莫大耻辱的人,他把自己彻底训练成一个魔鬼。

  爽朗的笑容从六年前敛去,取而代之的是世故的笑,帅气却显得有距离的冷然,他愿意给女人口袋里的钱,却从不让任何人打探他的私领域。

  “走了。”

  带着今晚自动黏过来的女人走出酒吧,准备各取所需,只是才踏出酒吧,却被酒吧门口的一个女人拦了下来,他蹙起眉,在看清那人后,突地一震。

  六年了,虽然六年不见,但是那张让人总是想笑她蠢的天真脸孔,他却很难忘记得了。

  只不过,六年前她只是个小女孩,现在却是个骨感美女,轮廓纤细了些,却别具风味,和金发美女比较起来一点也不逊色。

  再见心心念念的人,谬颜自然是激动的,但她也没忽略他身旁那名波涛汹涌的金发美女,于是她要自己先以公事为重。“苍宇哥,我们谈谈。”

  一声“苍宇哥”将傅苍宇的心思拉回。是啊,从前他是她的苍宇哥,但现在,他们只是比仇人好一些的陌生人。

  “我现在只想做爱,不想说话。”他故意说得暧昧色情,搂着美女的手力道加重了些许,拥着她越过谬颜,走向停车位。

  “我是谬颜,我找你找了六年,你别走,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。”在雪地中站了许久,她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,但是外来的冷冽冰雪,却远比不上他那冷淡的眼神来得沁骨。

  “你想和她交换吗?”突然停下步伐,傅苍宇转头问。

  “什么?”谬颜一脸不解。

  “和她角色交换,做我今晚的床伴。”他勾唇,笑得很冷,只想快点把她吓跑。

  岂料谬颜丝毫没有退怯,反而趋前一步把他身边的金发美女拉开,“不好意思,他改变心意选择我,要请你先离开了。”说完还和善的朝对方笑了下。

  她的反应让傅苍宇呆在当场,面对她如此天真的笑容,反而是他退怯了,总觉得这张笑脸会毁掉他的全盘计画。

  “别开玩笑了,我对小孩子没兴趣。”他把金发美女又拉回自己怀里,并且大剌剌的发动车子,准备离去。

  见状,谬颜冲动地冲到车前,用身体挡住去路。

  “你干什么?快走开!”

  “请你和我谈谈。”她像个执拗的孩子,拒绝妥协。

  “再不走开我真的辗过去!”他气极的威胁。

  两人目光对上,僵持了许久,却互不退让,最后是金发美女觉得无趣,自个开门下车。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傅苍宇不得不收回视线。

  “太无趣,不想陪你们耗下去了。”金发美女挥挥手离开。

  看了眼她离去的背影,他也没有挽留的意思,只是又把目光调回谬颜身上。“这下你高兴了?还不让开”

  “我们谈谈,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。”

  “我和谬家的人可没有什么好谈。”过去种种从来没有在他的脑海中消失,他离乡背景,无法尽人孙之孝,这些都拜谬允泰所赐!

  满腔怨怼让他比别人认真,比别人拚命,为的就是功成名就,终于他办到了,可是却还没有做好面对谬家人的心理准备。

  “走开!”他下车把她拖离车前,狠狠的把她摔向安全岛,“不要再缠着我!”丢下话,他再度跳上车子,快速踩了油门让车上路。

  眼看人车渐远,谬颜开始紧张,知道让他这么一走,他们两家的仇恨就解开不了,而他也将会只能留在她的脑中,成为过去。

  下一秒,她拦下计程车,紧紧尾随着即将消失的车影。

  ***

  台北,万展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内聚集了一堆人,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要把吕柏耀生吞活剥下肚。

  “大小姐和二小姐要来,怎么不先通知我一下?”再怎么说他都是总经理,可是谬明媛和谬明香却从来不尊重他这个总经理,老把他的办公室当自己家,爱来就来,若非看在老总裁的面子上,他真会叫保全上来把他们全部请出去!

  “吕总,是不是真的?我爸真的把公司交给我们那个空有外表却没有脑袋的小妹吗?”谬明媛一脸张牙舞爪,说起妹妹更是尖酸刻薄,让外人忍不住都要猜想,她和谬颜根本不是同父同母的姊妹。

  “谬颜现在的确是公司的总裁。”

  “这太荒谬了!她凭什么当总裁?以她的头脑,怎么能够担当那么高的职务为什么这种事情事先都没有人告诉我们?”

  “这是老总裁决定的。”

  “就没有人提出质疑或反对吗?!”谬明香把自己的丈夫往前用力一拉,一脸不平,“宇森的能力才足以担当重任吧?!我爸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女婿的才干,一定是有人在他耳边乱出点子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