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她一接听,沛瑄便急匆匆道:“可浵,我在出租车上,快抵达你住的大楼了。我帮你买好午餐了,是你喜欢的西西里海鲜炖饭喔,连饮料都一起外带了,我还要赶回去上班,你下来拿吧。”

  啊?可浵一愣。“沛瑄,谢谢你,你不用老是帮我买啦,我真的会出去吃……”

  她很感谢这些姐妹,知道她心情低落,根本不想外出觅食,老是替她带过来。她心里很过意不去,这样太麻烦她们了。

  “唉呀,别说这个了,快下楼吧。”

  “好,我马上下去。”

  可浵抓起梳子随便梳两下头发,看看身上,确认自己穿的是轻便家居服而不是睡衣,便拿起钥匙要出门。

  然而才走出屋外、关上门,一转身要去坐电梯,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人却令她整个人宛如被点了穴般僵在原地,无法动弹!

  敖少霆?!他怎么会来这里?

  泪雾瞬间蔓延她的眼,已经分不清是震惊还是狂喜,看到他变得如此憔悴,高大的身躯依旧挺拔,但阒黑双眸苍凉而疲惫,说明这几天来他有多痛苦,她心里好难过。

  “先别赶我走。”敖少霆深深地凝视她,沙哑低沉地道:“至少,先听完她想说的话。”

  另一个人由他背后走出来,是结城香树!

  在可浵惊愕的同时,香树已微笑地开口。“江小姐,对不起,敝姓结城,我知道突然来访很冒昧,但是我一再请求他带我来的,所以,如果你要怪的话请怪我吧!”

  可浵真的呆了,只听到香树缓缓地往下说:“因为我的关系造成你和少霆之间的误会,让我非常愧疚,无论如何都想亲自跟你解释——请你相信我,我和少霆的感情早在多年前就完全结束了,现在我跟他单纯只是互相关心的朋友、兄妹,这一次我回日本会找他,是因为遇到了很大的难关。”

  香树面容平静地继续说着:“前些日子,我结婚三年的丈夫得知他很可能罹患了家族性的遗传疾病,因为不想拖累我而决定离婚,我很爱他,不能失去他,努力跟他沟通好久,他却因为爱我而坚持要离开,所以我几乎快精神崩溃了……”

  去找少霆的那天,她因承受不了巨大压力而失态了,偎在他怀中哭泣,但那真的是因为习惯了、把他当成信任的家人,就像面对大哥一样,只是一个单纯温情的拥抱,没想到却害他的准新娘误会跑走了,她知情之后十分自责,想尽全力弥补。

  什么?可浵呼吸一窒,喃喃地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结城小姐,你不用跟我说这些的……”她很不安,不希望结城香树因诉说私事而再伤心难过一次。

  “没关系。”香树嫣然一笑。“幸好上天眷顾,我先生身体的检查报告终于出炉了,确定他很健康。三天前他从德国飞来日本告诉我这个消息,我们抱在一起大哭大笑,一同撕毁了他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,约定这辈子无论发生任何事,都不准再提分离,谁都不许,就算是真的生病也要扶持到老。”

  说到这里,香树露出甜蜜的笑容。“一切总算雨过天晴,我们夫妻陪着少霆一起来台北跟你解释这件事的原委,如果不是怕吓到你,我先生今天也很想跟来见你呢。”

  终于亲自帮这对欢喜冤家解释清楚误会,香树笑得很开心,呵呵~~真是功德圆满了!

  “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,那么你们慢慢聊,我先走一步,还要陪我老公去北投泡温泉呢。我们夫妻会在台湾多玩几天,可以的话,希望后天咱们可以一起吃个午餐,再见。”香树扬起温柔的笑容,祝福地看着两人,话说完便转身离开,把空间留给两人。

  “请等一下!”在香树要进入电梯之前,可浵赶紧奔过去,紧紧握住她的手,由衷地道:“结城小姐,谢谢你……”

  她还有很多话想说,一时却激动地说不出来。

  香树盈盈笑着。“叫我香树就好,我也要叫你可浵,别忘了我们的午餐之约。”

  当电梯门关上后,可浵转过身,却看到一脸怒容的敖少霆。

  他俊脸沉郁地命令。“把钥匙给我。”

  不等可浵的反应,他已主动去拿她手上的大门钥匙,转身喀擦一声打开门,进屋之后也一并把可浵抓进去。

  “啊!”在她的惊呼中,敖少霆已关上门,将她压在门板上疯狂地吻着,狂野的力道几乎要吞噬她!

  接触到他炙热唇瓣的同时,可浵的泪水也悄悄坠落。这是他的味道,是她数日来魂萦梦牵,在夜里偷偷想过千遍、万遍的粗犷气味……

  沉溺在他的怀抱中,她快枯萎的灵魂终于得到灌溉,一点一滴地苏醒,狂喜如泉水源源涌出,她怎么会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离开他?她根本做不到啊!

  失去他,她就像行尸走肉。只有在他的身边,她才能找回灿烂的笑容,才是最甜蜜幸福的江可浵!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可浵紧紧抱住他。“我知道自己是个好差劲的女朋友,我不该怀疑你,更不该不听你的解释……”

  他瘦了好多,都怪她将他害得如此憔悴,这几天他一定跟她一样没睡好,也没有按时吃饭。

  敖少霆的俊脸仍有怒意。“没错,你真的对我很残忍!”

  哼,当然不能这么快原谅她,一定要给这坏丫头一点惩罚,让她知道她这辈子是甩不掉他的,不然,搞不好结婚那天她还会上演“新娘落跑记”呢!

  他果然很生气,可浵怯怯地问:“那……你真的还要我吗?我知道自己有好多好多的缺点,不够成熟,想法也很幼稚,而且很胆小……”唉,越说她越心虚,怎么办?听起来她真是一无可取,他会不会反悔了,觉得像她这么幼稚的女孩配不上他?

  “你说的一点也没错,那些都是你的缺点!”他的唇边有抹令人费解的笑意。“既然知道自己做错事,就要付出代价来弥补。”

  “啊?什么代价?”可浵听得心跳如擂鼓,她好紧张,整颗心被高高悬起。

  “代价就是这个!”

  他由口袋拿出一样物品,正是她退还给他的戒指!

  敖少霆不由分说地将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上。

  “以后再也不准把戒指拔下来,就算天塌下来都不准你拔!我要让它时时刻刻提醒你,你这辈子都是敖少霆的老婆,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神通广大地把你抓回来。你最好乖乖认命,答应跟我进教堂结婚,还要为我生下两个胖宝宝,至少要两个,知道吗?不准跟我讨价还价!”

  “你……”无法置信的狂喜令她的晶眸瞬间被泪雾占据。

  这是真的吗?她真的可以这么幸运?

  啊~~胸膛涨满快乐的暖流,清楚地听到灵魂在欢声歌唱着,她会永远记住这一刻的奇迹,她要用更多更多的爱来好好回报他、爱着他!

  敖少霆捧起她的脸蛋,不舍地为她拭去泪珠。

  “别哭了,你喔,真是个小爱哭鬼!”

  还说什么要好好惩罚她,这小女人只要一滴眼泪就可以瞬间收服他,让他无条件投降,只想以更多更浓的爱来宠她、怜她!

  “听着,以后不管遇到任何问题,一定要乖乖地听我解释,不准不接我的电话,更不准不告而别,听到没?”这次可真够折磨的了,幸好香树和丈夫知情后,主动表示要来台北帮他澄清。

  还有,当他来到台北、联络上沛瑄之后,她也很够义气地说会打电话帮他骗可浵出来,不然他恐怕还要继续上演苦命的“千里追妻记”!

  “我知道!”可浵又哭又笑地用力点头。

  啊,她的心在云端飞扬,心窝甜到像是浸泡在蜂蜜桶中。感谢上苍赐给她这么深情的好男人,更感谢那些点醒她要珍惜幸福的好姐妹,她真的好幸运,拥有好多人的爱!

  突然间,可浵想起紫鸢的预言,紫鸢的预言真的好准,她跟他果然是注定相知相守一辈子的伴侣,彷佛早有月老为他们系上无形的红线,让两人紧紧相依。

  她甜甜笑着。“紫鸢真的好厉害。”

  “什么?”敖少霆没听清楚。“你说谁很厉害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有关紫鸢预言的事,以后再跟他说吧,现在她只想紧紧拥抱他,深深地吻着他!

  可浵俏脸泛着娇羞,踮起脚尖主动拉下他的脸,献上一连串的香吻,他的反应很热烈,舌尖火辣辣地与她纠缠,冬阳暖暖地照入室内,守护着这一对打算要吻到地老天荒的有情人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