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二


  “还说有吃,看你自己瘦成什么样子?风吹就倒!”任雨棠心疼地道。“可浵,不是我说你,有时候你的个性真的太倔强,明明就深爱他,为什么就是不肯听他解释?是,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,你痛恨敖少霆不该把你当成结城香树的替身,发现真相后,你觉得自己被骗了。可是,也许事情真的不是那样啊,我认为敖少霆是真的爱你,你为何一定要把自己逼入死胡同呢?”

  “就是啊。”丁沛瑄也接腔。“一开始得知原来你跟他前女友长得很像,我也很错愕,但这一年来,我看得出敖少霆是真的很爱你,绝对不可能是装出来的,再给他一次机会吧,至少跟他见个面,不要连电话都不肯接。”

  可浵请她代领证书时,她就猜到两人的感情出了大问题,敖少霆之后曾打过电话给她,简短地说明是可浵误会了他和前女友的事,他请她帮他说话,至少把可浵约出来跟他碰面,但这回可浵态度坚定,只要一听她提少霆的事,便不肯再谈下去。

  尽管沛瑄很替这对恋人急,但眼见可浵正在气头上,只能先按兵不动,打算日后有机会要再帮两人一把,至少把话说清楚。

  可浵沉默不语,心乱如麻地扯着毛毯的一角。

  得知真相的隔天一早,她就带着行李直奔机场搭机回台。没想到敖少霆也跟着追到台北,一直狂打电话给她,都被她直接挂断,拒绝听他解释。

  而且在回台北之前,她还拔下他送她的戒指,请快递送还给他,决定跟这段感情断得清楚彻底!

  “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可浵语调凄然。“反正,我只是别人的影子……”

  于紫鸢冷静地说:“可浵,你为何老爱钻牛角尖?你知道自己的盲点在哪里吗?你太爱他了!因为深爱所以害怕失去他,因为深爱才会这么患得患失。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我相信这一年来,你很明白敖少霆有多爱你、对你有多好,他是真的爱你。

  “所以,你有多像结城香树,到底跟你们的感情有什么关系?就算她是他前女友又怎么样?对敖少霆来说,她可能早就是过去式了,不构成任何意义,所以他才没特别跟你提这个人。他很清楚自己爱的人是谁,为何你看不清这一点?”

  沛瑄也附和。“连我都懂他是掏心掏肺地对你,若只因为一个结城香树就完全否定他这个人,也否定他对你的感情,那真的太冤枉了。”

  雨棠更是苦口婆心地劝着。“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!可浵,要珍惜这段缘分,不要轻易错过了。”

  紫鸢拉起可浵的手,语重心长地说:“天底下没有完美无瑕的爱情,也没有完美无瑕的人,我们不该苛求对方得毫无缺点,毕竟我们自己也有缺失,不是吗?没有人的感情是一帆风顺的,多少都有波折,最重要的是,你心里一定要清楚,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?目前你所执着的事,真的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吗?答应我,好好想一下再作最后的决定。”

  这些话直接打入可浵的心坎底,她无助地望着好友们,表情就像是迷失在无垠荒野中的孩子,显得如此彷徨无依……

  良久,她将脸埋入双掌内,默默垂泪。“你们说的我都懂,他怎么对我,我心里明白……可是我的心好乱……”

  她的心就像被猫咪扯乱的毛线团,紊乱无比,心里有好多道不同的声音交杂着,浓浓的黑雾困住她,她挣脱不开。

  她到底该怎么做?到底该不该相信他?好乱好乱……

  翌日。

  彻夜失眠让可浵疲倦不堪,今天她还不用上班,所以不必急着起床,便缩在床上不想动,空洞的大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。

  台北的气温已经很冷了,日本现在一定下起大雪了,她还记得去年冬天跟敖少霆回箱根老家时,在山中别墅看到洁白晶莹的初雪时那份喜悦,两人还约定往后每一年都要一起迎接雪季的来临。

  这个心愿是永不可能实现了,今年的冬天会很冷、很冷……

  自从她回台北后,敖少霆天天都会打电话给她,但她都不想接。

  昨天他又传简讯说他人在台北,要求见面,她也不为所动,更回传讯息给他,希望他不要再打扰她。

  唉……把脸埋入枕头内,任清泪又濡湿枕巾,她好乱好茫然好矛盾……

  她不想执迷不悟,落得跟母亲和姐姐一样的下场,终日以泪洗面,郁郁寡欢。所以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忘记敖少霆,坚强地继续往前走,从今以后再也不要为情所困。然而,胸膛深处却有一道声音在呐喊——

  她做不到!忘不了!剪不断!

  她想他,好想他,疯狂地想他……

  明明知道不应该,可这几天她脑中想的是他的脸、他说过的话、他的一切一切,他们的过去不是说忘就能忘的,午夜梦回时,她眼角落下的是一串又一串的泪……

  她爱他,就算被他伤得很深,还是绝望地爱着他,他是她以性命来深爱的男人,她忘不了!真的办不到……

  这一年来两人相爱的点点滴滴,每一个画面、每一句情话,点点滴滴都是她此生最珍贵的回忆,她割舍不下,她还深爱着他。

  她始终忘不了那一天,少霆心痛地对她说——

  “难道这一年来,我对你的感情你都看不见……我会向你求婚是因为我想建立属于我们两人的家,那是敖少霆和江可浵的爱情城堡,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,更不允许任何事物破坏我们。浵,我对你的真心,你真的感受不到吗?”

  人非草木,她懂,她明白他对她有多好。

  这几日的冷静让她慢慢想通一些事——是的,就如同紫鸢所言,在她和敖少霆的爱情中,不管她像不像结城香树,有那么重要吗?最要紧的是敖少霆所付出的真心,而不是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。

  就算她长得像香树又如何?少霆说过,不管她们是否相像,他跟结城香树早就结束了,他很清楚他爱的人是她,而不是结城香树。

  好友对她的提醒,让她认真思考起来,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?她苦苦执着的问题,真的很重要吗?她为了这件事否定这一年来两人的感情,她是不是太苛求少霆了?

  不!彷佛在迷雾中逐渐看到清晰的方向,可浵领悟出——没错!最重要的是他的真心,是两人细心经营的感情,而不是她的容貌到底像谁?

  她已不在乎容貌的相似与否,但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深深地搁在心头——他此生最爱的,究竟是香树,还是她?

  这个答案对她很重要,让她没日没夜地折磨自己,食不下咽、夜不成眠。

  唉……真的快疯了!

  头痛欲裂,去吃个止痛药吧。

  扶着发痛的额际慢慢起身,才倒了杯水吃下止痛药,手机却响了,是沛瑄打来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