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可浵浑浑噩噩地离开敖少霆的公司,她不想回住处,不想看到任何和他有关的事物。手机响了,一瞥见是他来电,她毫不迟疑地直接关机。

  他还打来做什么?他心里真正爱的人已经回来了,亲密地偎在他怀中,他现在应该很开心才对,应该正浓情密意地和对方互诉情衷才是。

  正主儿都回来了,还要替身做什么?!

  她红了眼眶,很想大笑,笑自己的笨,笑自己的愚蠢和自作多情。还自以为坠入爱河,自以为遇到真命天子,没想到这一切都是骗局!

  最残酷的骗局,骗局!

  他只是把她当成别人的替身,江可浵,你真的闹了一个好大好大的笑话!

  她宛如游魂飘荡在街上,走累了就干脆进入地铁站随便跳上一部列车,任列车带她四处晃荡。如果可以,她真的好希望列车可以带她远离一切,可以带她到天涯海角,永远消失。

  可浵还想起来,第一次去敖少霆家时,虽然他妹妹里莎对她非常亲切,可乍见她的第一眼,里莎表情微愣,彷佛想起什么,当时她不明白原因,现在,完全懂了!

  还有,一年前她逃出火场之后,敖少霆带她去医院给高桥拓岚诊治时,高桥脸上一样掠过惊讶,当时他一定也是想起了结城香树!

  那……是不是连藤木秘书还有他的其他家人也知情?他们全都见过香树,都知道香树才是他一生一世的爱,而其他女人,只不过是香树的替身,是最可悲的替代品。

  他的家人和朋友对她的好是因为怜悯,怜悯她的毫不知情?

  不——他怎能对她这么残酷?竟让她在那么多人面前一再出糗,拼命闹笑话?

  敖少霆,你好狠,真的好狠!

  绝望地把脸转向车窗,万念俱灰的她已经不在乎其他乘客是否会看见,任凭珠泪纷纷坠落……

  直到深夜,再也走不动的可浵拖着疲倦的身子返回住处。

  其实,她原本不想回来这里的,甚至想到沛瑄的宿舍去窝一晚。但因为沛瑄的宿舍是由学校管理的,舍监管得很严,她突然过去可能会带给沛瑄困扰,再加上也不想让好友为她担心,只得先回来这里。

  至少,她要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好,明天才能搭一早的飞机回台北,从此就当没见过敖少霆这个人!

  至于后天举行的毕业典礼……唉,她是没办法参加了,只能请沛瑄代领她的合格证书。

  当然,敖少霆买给她的任何物品,她绝对不会带走,不管是衣服、饰品或包包,她统统不要,她不要再想起这段荒谬又屈辱的感情。

  她要跟他彻彻底底地了断!

  才拿出芯片卡刷向自家门口的传感器,她都还没碰到门把,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  焦虑不已的敖少霆一看到她便紧紧地抱住她,瞬间松了一大口气。“谢天谢地!你终于回来了,我找你找到快疯了,为什么都不接手机?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?如果你再不回来,我差点就要报警了!”

  可浵沉默不语,用力推开他,径自往里头走。

  “浵,你怎么了?怎么都不说话,脸色也这么苍白?”看出她脸色不对劲,他疑惑地问。

 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先前他还打电话问丁沛瑄有没有跟她在一起,得到的却是否定的答案。沛瑄说她们一起搭机回东京之后就分道扬镳了,她带姐妹淘去闹区血拼,可浵没跟她们在一起。

  可浵还是不理他,转身走入厨房倒杯水一饮而尽,这是她打从上午下飞机后唯一进食的东西。她没吃任何一餐,没有胃口。

  “浵?”少霆看出她神色有异,担忧地问: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?你哭过?”

  敖少霆想握住她的手,她却迅速闪开。“不要碰我!”从今以后,他休想再碰到她一根手指头!

  看到她的反应,敖少霆便知道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。下午香树离开后,他正想前往机场去接可浵,接待小姐在分送下午茶点心时却告诉他,可浵方才来过了,但又匆匆离去。

  糟了!当下他只能祈祷可浵没有看到那一幕而产生误会,他不断打电话给她,但手机却都直接转入语音信箱。

  敖少霆不禁叹了一口气。“我知道你看到结城香树了,相信我,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,她来找我是因为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……”他打算把事情从头到尾好好解释一遍,他要她知道——他的心底只有她,没有别人,但是可浵却不听他的解释。

  “不要说,我不想听!”可浵失望地瞪着他。“敖少霆,你好残忍,真的好残忍!我这么信任你,你却一直把我当成白痴耍,从头到尾你只是把我当成替代品,是结城香树的影子,你就这么爱她吗?

  “既然你对她旧情难忘,她也回来找你了,那很好啊,恭喜你们,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,我江可浵不是一个不识相的人,我会完全退出,祝福你们两个白头偕老,永浴爱河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