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“很顺利!”可浵笑得灿烂,为了准备这次大考,她可是战战兢兢呢,除了晚上跟他见面吃饭,其余的时间她统统专心K书,猛找数据,总算以高分通过。

  所以,她现在心情好轻松,如释重负,在学校的第一次大考就这么顺利,真是太好了。

  但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让她很紧张。“嗯……伯父伯母是明天就到东京吧?那……我要去接机吗?”

  “不用,你先忙你的事就好。”敖少霆好笑地看着她。“别紧张,我爸妈不会吃人,更何况你看起来瘦巴巴的,他们对你没兴趣。我父母抵达日本后会直接先回箱根老家,所以洗尘宴是订在明晚,一家人——包括我大哥、大嫂,还有专程从国外赶回来的妹妹都会在家中团聚。明天早上我还要进公司处理合约,所以我们搭中午的新干线回箱根就好,在那边住两个晚上。”

  他已经计划好了,明天是周六,可浵不必上课,周一她则是下午一点才有课,时间上来得及。

  箱根……可浵听说过那边是日本知名的温泉区,也是东京人短期旅行的首选之一,保有许多古色古香的建筑,美食也很出名。

  当初要来日本念书之前她还想过,如果有能力的话,她想在完成学业之后挑几个漂亮的景点好好玩一玩,当作纪念,箱根也在她的“梦幻名单”之中。

 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有机会前往箱根,不过,却是因为一个“特殊任务”。

  唉……她的心头又是一阵迷惘。

  敖少霆提醒她。“记得多带一些保暖的衣服,箱根的湿气很重,比东京还冷。我大哥来电说这几天凌晨都有下冰霰,应该是快下雪了。”

  “喔,我知道。”可浵点头,想起一个问题。“对了,你不是说令尊令堂结婚后就一直定居在日本,怎么这几年会搬到台湾去?”

  “那是为了我母亲的健康着想。”敖少霆望着在月色下闪着波光的湖泊,缓缓地道:“我爸妈感情很好,结婚这么多年几乎没有大吵过,我爸更是不管去哪里出差,都想尽办法要带着我妈去,两个人像是有讲不完的话。不过我妈的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好,近几年上了年纪后一些毛病都陆续跑出来,日本的雪季以及忽冷忽热的初春时期,对虚弱的她来说都是考验。

  “为了让我妈好好调养身子,我爸几年前就把家族事业完全移交给我大哥,毅然带着母亲到她的家乡——台湾的花莲长住,那边气候比较稳定。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妈很思念家乡,他跟我们说,我妈为了爱情远嫁异乡,在日本当了四十几年蓝泽家的好媳妇,剩下的岁月,他要陪伴她留在她日夜思念的家乡,两人携手走到最后。”

  他们的爱情……好令人感动!

  可浵深深动容,比起现代社会年轻人追求的快餐爱情,这种真正把对方的感受放在第一考虑,而且可以携手走过漫长岁月与人生考验,在平凡中细水长流的感情益发珍贵。

  但是,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见他所有的家人,她就万分紧张。她真的应付得来吗,应该可以吧?少霆说过,她只要一直保持微笑、微笑,大部分的问题都由他回答就可以了。

  她告诉自己不要太紧张,无论如何,敖少霆都会帮她的,她相信他,只要在他身边,她都会觉得很安心。

  敖少霆偏过头看着她在月色下更显清灵的脸庞。“换你聊聊你的家庭吧。”

  这几天两人谈了不少,对彼此的喜好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,当然最重要的恋爱过程都“套好招”了。不过,可浵很少谈起自己的家庭,除了说自己的家人住在台南之外,她没多说什么。

  看着可浵脸上一闪而过的犹豫,他体贴地补了一句。“不想谈也没关系。”

  可浵淡淡一笑。“没什么不想谈的,只是……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几乎没有什么开心的事。我很少看到我爸,倘若有,也是不断目睹他喝醉酒或赌输钱后回家大吼大叫发酒疯,就算是凌晨两、三点,也要把我妈吵醒,然后再强迫我和两个姐姐睡眼惺忪地起床听他训话!运气不好的话还会被他打,第二天我们带着满身的伤痕去上学也是常有的事。”

  敖少霆静静地听着,自从认识她之后,他感觉得出这个倔强女孩的成长背景应该很辛苦,但听她亲口说出来,他整颗心还是被紧拧着,很痛!

  “到现在他还会打你吗?”他双拳紧握,怒气勃发,他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,更何况他可是可浵的亲生父亲啊,不保护家人也就算了,居然还经常殴打妻小?

  可浵拾起石椅上的落叶无意识地把玩,脸色黯然。“我上大学之前他们总算离婚了,我妈带着我和姐姐离开,终于逃出这个地狱……”只不过,饱受欺凌的母亲对丈夫的怨恨,是永远不能化解了,这一切只能怪父亲自作自受。

  唯一令她欣慰的是打从她上大学后,便有能力赚到更多打工的钱,可以好好奉养母亲,让她不再老是为金钱所苦,得以在晚年时展露笑容。

  其实她很少跟别人提起自己的家庭,就连姐妹淘也是在相处多年后她才轻描淡写地略说一二。但不知为何,在这个认识不久的男人面前,她居然很坦然地述说着自己的过去,他总能给她一种巨大的安全感,只要在他身边,她可以很自然地放松下来。

  为了转变沉闷的气氛,可浵故作轻松道:“很像社会版上常看到的新闻吧?其实我的家庭状况三言两语就讲完了,乏善可陈。”

  敖少霆定定地望着她,眼底满是心疼。“所以,你很不相信男人?”

  可浵身子微微一震,讶异他的观察力之敏锐。

  他更靠近她,将一双大手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,语气坚定且有力。“相信我,不是每个男人都那么糟糕,只会伤害女人。”

  被他阳刚的气息满满包围着,可浵水瞳迷惘,有些无助地轻咬朱唇。她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,充满侵略性,她最好和他保持距离,可为什么?为什么她竟一点都不讨厌他放在她肩上的大掌?

  他满是炽热感情的黑眸迷惑了她,他指尖所传递而来源源不绝的热力更是让她无法拒绝,彷佛在冰雪中快冻僵的旅人般渴求热源。

  敖少霆瞬也不瞬地望着她,锁住她水灵如菟丝花的容颜。“别咬伤自己,我会心疼。”

 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碰触那宛如花瓣的双唇,拇指温柔地摩挲那完美的唇线,不再让她咬着自己。

  他一连串的动作让可浵脸蛋飞来霞红,这这这……这太OVER了!如果其他男人敢这样,她一定狠狠地赏他两大巴掌,而且还会告他性骚扰告到底!可为什么,为何她竟被他眼底的奇异魔力震慑了,动都不能动……

  他的黑眸如海般深幽,那是不同层次的黑,带着不可思议的蛊惑力,凝视其中,她几乎要被那神秘又诱人的黑色漩涡吸进去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