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高桥拓岚揶揄笑着说:“放心吧,知道这位是你放在心坎上的大美人,小的岂敢怠慢?”

  看看四下无人,他又兴味盎然地追问:“就是她吧,你要带给令尊令堂看的人?认识你这么久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一个女人这么紧张,这位可人儿果然魅力非凡。”

  他知道敖少霆和结城香树的过去,他们打从求学时代就认识,因话题投机,很自然而然就变成情侣,两人会交往,旁边的朋友都不惊讶。

  只不过最后两人会分手的详细原因,敖少霆没说什么,高桥自然也不会不识趣地追问,这是朋友之间的体贴,现在看好友身边又有了新对象,他满心祝福。

  敖少霆懒懒地推开他的手。“无聊,你少八卦。”

  “嘿,你这小子还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!我替你医好美人,你就翻脸不认人了?不管,是兄弟的话,明天就出来喝几杯,不醉不归!”

  敖少霆很豪爽地一口允诺。“喝就喝,我怕你啊?到时不知会是谁被我灌倒!”

  两个大男人抬杠得更起劲了,前头却传来救护车的声音,高桥拓岚一改玩笑神态,正色地说:“有急诊病患来了,我得去支持,喝酒的事我再找你啊。”

  “你真啰嗦,快去忙吧!”

  目送高桥拓岚急奔而去,敖少霆才又步入诊间,寸步不离地陪着可浵。

  可浵就这样住进敖少霆租下的公寓,接下来数日,只要她不需要留在学校赶报告,他都会亲自来接她下课,与她共进晚餐培养默契。

  敖少霆的计划是——告诉母亲,他们是在去年他回台北度假时认识并相恋的,但因为他长期留在日本工作,所以两人一直在谈辛苦的远距离恋爱,直到最近可浵顺利申请到东京的进修学院,两人总算暂时可免相思之苦。

  这样的说法不但符合可浵真实的学生身分,而且万一日后相处时流露什么默契不足的小马脚,也可圆得过去,不会让母亲起疑。

  当年他父母一开始也是历经远距离恋爱才结婚,若听到自己过去的恋爱模式,现在居然也发生在儿子身上,肯定会更感亲切,相信两人是认真的,暂时不会再逼婚。

  敖少霆的母亲敖薏君是台湾女孩,在国外念大学时认识来自日本的蓝泽修平。两人当了三年的学长学妹后日久生情,变成恋人。

  毕业之后,蓝泽修平先返回日本接掌家族事业。不过深深相爱的两人还是克服一切困难,维持远距离恋爱,等到敖薏君也拿到学位后,蓝泽修平马上到台湾提亲,风风光光地将敖薏君迎娶回日本。

  因为敖家一脉单传,只有薏君这个独生女,因此结婚之前两家的家长就协议好——薏君婚后当然就是蓝泽家的人,要随夫婿定居日本。但薏君生的第二个儿子要从母姓,算是敖家的人,要在台湾成长并受教育。

  这一点,蓝泽家族同意了。

  所以,敖少霆从小便与外公、外婆定居在台湾的花莲,备受亲戚们的疼爱,寒暑假或是其他连续假期则返回日本度假,一家人齐聚共享天伦之乐。

  即使他姓敖,但蓝泽家族长辈们并未因此减少对他的关爱,三兄妹之间更是无话不谈,感情非常好。

  蓝泽家三兄妹长大成人之后,大哥留在箱根继承父亲的事业;妹妹蓝泽里莎则出国留学;敖少霆因为在日本创业机会较多,取得敖家长辈同意后,便留在东京打拼事业,有空时才回台探亲。

  至于蓝泽夫妇,当然是过着闲云野鹤的退休生活,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。蓝泽修平非常喜欢台湾的好山好水及温和气候,这几年因为常陪老婆回花莲探亲,他也跟着爱上那里,便买了房子long stay,顺便让薏君跟老家的亲人多多相聚。

  这一天,可浵下午四点就放学了,敖少霆开着跑车带她来到东京近郊的一个山中小镇,造访位于青翠山谷间的餐厅,一方面吃晚餐,一方面也算是在培养两人之间的默契。

  吃完丰盛的晚餐后,两人沿着湖泊缓缓地漫步,惬意地呼吸新鲜空气。

  这几日的气温像是溜滑梯似地一直往下降,北海道和日本的东北部如青森、秋田、山形、宫城等地都陆续飘起细雪,气象厅预测这一周东京地区也会降雪,要正式进入雪季了。

  可浵身上穿的是新买的羽绒外套,很轻暖实用。敖少霆前几日就催促她去添购冬衣,原本可浵一直拒绝,说自己可以请家人从台湾再寄衣服过来,不想多花他的钱。

  但这个专制的男人见她不肯行动,竟索性请藤木秘书去为她采购冬衣,像是高档的羽绒衣、克什米尔毛衣、雪靴、可防水的防寒袜、围巾和帽子、手套等等,一应俱全。

  当藤木秘书送来这一大堆衣物时,她真的看得目瞪口呆,拼命向藤木道歉说不该增添她的麻烦。从此以后可浵也得到了一个教训:以后凡是那男人决定的事,她还是乖乖去做吧,省得还要麻烦别人。

  不过,随着这几日一直创新最低温纪录,可浵也感受到日本的冬天果然不容小觑。都还没下雪,早上起床时已经冷到全身发抖,现在来到山区更是寒意逼人,要是没有这件新购的羽绒外套,她可能要冻僵了。

  嘴里抱怨某人很霸道,其实她心窝好甜,他真的好细心,总是在她还没想到之前就帮她把事情都处理好。

  因为山中湿气重,弯月形的湖泊像是披上一层朦胧的轻纱,烟波微荡,老桥上历史悠久的煤气灯一盏盏地亮起,晕黄的光芒倒映在水波荡漾的湖水间,美得如诗如画。

  不想错过这仙境般的美景,可浵拿出包包中的单眼相机,对着湖面以不同的角度拍了好几张。

  敖少霆惬意地坐在石椅上等她。

  “你好像很喜欢摄影?”这几天跟她见面,总见她不时拿出相机拍下四周美丽的景色,像是下过雨后的晴空、行道树刚冒出来的绿芽,或是躲在墙角的小猫咪……

  可浵嫣然一笑,也跟着坐下来。“拍照是我多年来的兴趣,也是减轻课业压力的良方。眼前的美景怎可不拍?太可惜了。”

  “你前几天不是说要交一份很重要的报告,教授还要口试,一切顺利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