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“还好……”可浵双唇忍不住地颤抖。“幸好我因为好像闻到烟味,不放心地推开窗子,就发现楼上已经开始起火了,我拼命往下跑,但逃生的人太多,大家都吓坏了,还有一堆人摔倒……紧接着电灯都灭了,一堆人尖叫推挤……”逃生路线因此一度受阻,费了点时间她才沿着安全梯逃出来,但还是吸入了一些浓烟,且被消防水管喷出的水淋得一身湿。

  虽然救护车陆续抵达,但可浵眼看很多人伤得比她重,好多都昏倒了,她便自愿先让重伤者上救护车。

  敖少霆当机立断。“跟我走!”

  他拉住她的手想带她去医院,但一低头便发现她连鞋子都没穿,光着脚踩在被消防车喷湿的柏油路上,他心底一阵疼,不假思索地便一把将她横抱起。

  “啊!”可浵惊叫,反射性地揪住他的衣襟以防掉下去。“你做什么?让我下来。”

  “别乱动。”他沉声下令。“没看到地上一片混乱吗,很可能有什么玻璃碎片,你都已经这么虚弱了,不会希望连脚都受伤吧?”

  “但……”可浵还想拒绝,一接触他那凌厉如剑的视线便吓得乖乖闭嘴,唉,算了,反正这个男人是天生的独裁专制,她永远讲不赢他。

  “要去哪里?”她紧紧拉住他免得摔下去,整个人披头散发,满是浩劫余生的狼狈。

  “去医院。”

  “不用了,我只是在奔跑时摔伤了而已,只是小伤不碍事。”

  敖少霆拧眉。“有事没事不是你说了算,一定要给医生详细检查。还有,你很可能呛伤了,不上医院检查不行。”

  “但我应该没事……”她不好意思太麻烦他。

  敖少霆真的火了,怒目而视。“我说过一定要给医生检查才算数,别说刚从火场逃出来了,这么冷的天气,你全身湿答答地不处理怎么行,难道一定要冻出病来才高兴吗?现在就去医院!”

  这女人是要把他气到吐血才甘心吗?她整个人都冻到嘴唇发白了,还要逞强?!

  可浵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他铁青的脸好可怕,可,隐藏在怒气之下的浓浓关怀却让她一阵揪心,原本的仓皇无措逐渐被巨大的暖流暖暖包围着。

  眼角有水意,她这才发现自己快哭了,内心涌上无名的情绪,不明白自己逃出火场时都没哭,为何一看到这个男人,紧绷的情绪却像线般轻易断裂。

  敖少霆奋力迈开步伐往自己的车前进,虽然俊脸冰寒,但两手却牢牢地护住她,宛如保护脆弱的婴儿。

  被他紧搂在怀中,可浵眼眶发红,眼泪已经掉下来了,喔~~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这么爱哭的人,她一向是坚强的,从小到大面对任何事都可以独自处理,不需要依赖别人。

  但他一出现,她的心墙就很没用地开始崩裂……

  来到他车子前,眼见敖少霆已经打开车门,可浵赶紧道:“先让我擦一下吧,我全身都在滴水,会弄脏你的车。”

  这一回,敖少霆连回答都懒,直接把她抱到副驾驶座坐好,转头对跟在身边的藤木秘书吩咐道:“藤木,谢谢你跟来帮忙,我要直接送可浵去医院,你先回公司吧。”

  “是的,社长。”藤木秘书一脸欣慰。“太好了,幸好江小姐没事。”

  敖少霆又想到一件事。“对了,可浵的手机应该掉了,请你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帮她办理一支新手机。”

  “好的,社长,我明天就会把新手机给江小姐,请社长快带江小姐去医院吧,我就先搭电车回事务所了。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请务必告诉我,我随时都可以再赶过来。”

  “好,谢谢你。”

  藤木秘书离开之后,敖少霆上车发动引擎,顺手打开暖气,把一盒湿纸巾交给可浵。

  “医院很快就到了,你先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可浵接下湿纸巾,偷偷地看他一眼,其实,他外表专制独裁,但同时也很体贴。就像此刻,他了解身为女生的她不喜欢一身狼狈地进医院,便先给她湿纸巾稍微整理仪容。

  他应该是看到新闻而赶过来吧?看来他似乎是真的很关心她……

  可浵一边想着,一边以湿纸巾擦拭额头和脸颊,内心有些紊乱,也有点甜。

  然而她又提醒自己,他做的一切并不代表什么,这只是,只是对一个朋友的关心。她相信今天如果困在火场的是藤木秘书或是他认识的任何人,他也会冲到现场去找人。

  她不应该多想什么的……

  此时敖少霆提醒她。“对了,别忘了联络一下你的好朋友,她们应该也有看到新闻,同时也在担心你。”

  啊!沛瑄!可浵这才猛然想起,她要快点联络她,不然她会急死的。都怪自己也被这场意外吓坏了,竟一时没想到这件事。

  想打电话时,她却赫然惊呼。“啊,我的手机没带出来!”

  当时情况很匆忙,逃命第一,她什么都没带,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也忘了,唉,想必已经报销了,挺心疼的。但经过这次大劫,她更深刻地领悟到任何事物都没有性命来得重要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

  说起来,她真感谢敖少霆真知灼见地硬要她搬出来,事实证明他是对的!那么恐怖的火灾,她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,毕竟命只有一条啊。

  幸好她这两天已经先把笔电和常用的书本、衣物都搬到饭店了,旧公寓那边只剩几件衣服和羽绒外套,还有一些日常用品……

  虽然羽绒外套一件要台币两千多块,好心疼!但比起性命安全……都算了!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,人要知足惜福!

  “没关系,先用我的。我已经请藤木秘书明天新办一支手机给你使用。”敖少霆递来自己的手机,刚才可浵一直没接电话,他便猜出她的手机很可能不在身边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可浵接过来,赶紧按了沛瑄的手机号码,她一接听后可浵便道:“沛瑄,是我。”

  “天啊,可浵!真的是你!”沛瑄哭着说。“你在哪里?没事吧?有没有受伤?”她在现场一直找不到她,真的快疯了。

  “我没事,真的没事。”可浵轻声安抚她。“对不起,我才刚安置下来,忘了早点打电话给你,我是有回松平公寓拿东西,但在第一时间逃出来了,我很好。”

  “真的吗?你是不是在医院?我立刻赶去陪你!”沛瑄要亲眼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放心。

  “不用啦……”可浵尴尬地放低声音。“敖先生有来找我,我现在在他车上,他要带我去医院。”

  关于她和敖少霆假扮情侣的事,可浵经过考虑后还是告诉了沛瑄,她毕竟是她最好的朋友,两人亲如姐妹,又一起负笈异国,她要是搬家了,沛瑄怎会不起疑?

  当然,她有告诉沛瑄要严格守密,沛瑄知道可浵行事谨慎,会保护好自己的,便一口答应,也提醒她要万事小心。

  沛瑄明白了。“好吧,到医院后你一定要详细检查,就算只是一点点不舒服都要老实告诉医生,别逞强。对了,晚上你还是住饭店吗?你会不会怕,要不要我去陪你?”

  “不用了,我去医院要检查多久还不知道,敖先生会送我回饭店,别担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“那就好,幸好你没事,人平安就好,那你回饭店后洗个澡早点睡,有事要打给我喔。”

  “好,你也放心睡吧,晚安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