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可浵惊讶地倒抽一口气,下意识地按住胸口。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忍不住连声音都发抖了!天啊~~她是知道紫鸢拥有料事如神的能力,但这也太准了吧?!

  于紫鸢口气非常笃定。“别装傻了,我的预知能力今天特别强烈,你一定遇到真命天子了!对他的长相满意吗?是不是跟我四年前说的一样,又高又帅,而且事业有成?呵呵~~这可是优质极品男呢,可浵啊,真是恭喜你。”

  可浵真庆幸这会儿是隔着手机,不然红通通的脸早就出卖她了!

  “别胡说了,我今天……只是去学校注册,没……没遇到什么特别的人。不说了,我还要去找打工的机会,过几天再跟你聊,不然晚上我们再视讯联络吧。”

  紫鸢冷不防地又问:“他不是要给你工作吗?你干么还去找别的工作?”

  可浵大惊。“你连这个都知道?”唉唉,她可真笨啊,真是不打自招!

  “呵呵~~我不是说过只要会发生的事,我一定预知得到吗?更何况你还是我的好姐妹,感应力特别强烈。好啦,我知道你会害羞,我只是要告诉你,你的正缘出现了,你要好好把握,他是个好人,也是你命中注定的丈夫,别再迟疑了,放胆接受吧!那我不多说喽,有空找我上视讯,掰!”

  结束通话后,可浵还是一脸震惊,紫鸢在胡说什么啊?什么命中注定的丈夫?别想了!淡定!淡定!再淡定!江可浵,你是来日本念书的,不是来发花痴的!

  她应该乖乖念书才对,其他的事不要乱想,也没时间乱想。

  可浵猛拍脸颊让情绪恢复平静,眼看外面的风雨好像有小一点,还是快点离开吧。

  踏出大楼前,她却忍不住回头,脑海浮现敖少霆那似笑非笑的眼神,他那神秘难测的表情好像在告诉她——我们会再见面的!

  “够了,停!”她懊恼地提醒自己,不是说过不准再乱想吗?快回家,就当作自己今天根本没有来过这个地方,也没见过那个男人吧!

  伞早就报废了,可浵深吸一口气,抱着包包独自冒着风雨往前冲……

  却没想她和敖少霆之间缘分可深得很呢……

  ***

  六本木。

  超高大楼的顶楼附有高级俱乐部,可俯瞰华丽夜景,因而吸引许多政商名流甚至演艺人员的青睐,这里采取把关严格的会员制,以保障客户的隐私。因为场地气氛时尚,宛如置身纽约曼哈顿的酒吧,就算没有任何对外宣传,深夜时分依旧是生意兴隆。

  敖少霆和高桥拓岚窝在角落的落地窗前品尝陈年威士忌,这是他们这群好哥儿们常来的聚会场所,有时敖少霆也会在下班后一个人来此静静喝一杯,享受宁静且不被打扰的时刻。

  望着脚下繁华迷离的夜景,高桥拓岚懒洋洋问着:“如果我没记错,令尊和令堂过几天就要来日本了吧?那,请问阁下的‘女朋友’找到了吗?”

  高桥拓岚之所以会清楚这件事,是因为一个月前敖少霆才约他出来,把事情全告诉他,还问他身边有没有人可以“代打应急”?

  高桥当时两手一摊,很无奈地道:“老兄,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爱莫能助吧,如果有美人我不会自己留着用啊,干么到现在都还孤家寡人一个?”

  他都这么说了,敖少霆只好自己想办法。

  “还没。”敖少霆面无表情地喝着威士忌,凝视那轮彷佛近在眼前,却又不可触及的明月。

  “没有?”高桥挺讶异的。“嘿,你不是开出了高薪和豪宅等条件吗?治装费还没上限呢!福利好到连我都想戴假发穿丝袜假扮女人了,还当什么苦命医生啊?是不是你太挑了?老兄,你都挑一个月了居然还没下文,时间来得及吗?这只是假女友,又不是在后宫选妃,你还以为自己是皇帝啊?”

  “不是我太挑,是别人太挑,不肯屈就当我的假女友。”

  嘿嘿,身为他的换帖兄弟,高桥拓岚当然嗅出这句话大有玄机!

  事实上,敖少霆的女人缘好到夸张,只要他想,他身边不可能缺女人!

  他很清楚,打从大学时,对敖少霆主动示好的女生就没断过,什么帮他买早餐、亲手做午餐或是在教室门口等他下课都只是小case,甚至还有两间大学的校花为了他争风吃醋,大打出手!

  可是——他老兄压根儿对那两朵花没啥兴趣,看都懒得多看一眼,可惜那校花的花容月貌,差点就为了这个没心肝的男人毁容了!

  就是因为不想再沾惹这些风花雪月,所以这么多年来敖少霆在事务所的工作伙伴大多是男人,很少有女人。藤木秘书倒是例外,因为藤木不但大他十岁,而且早就结婚了,是拥有恩爱老公和两个小孩的幸福女人。

  不过,这倒不是说敖少霆有断袖之癖,只对男人有兴趣。他当然交过女朋友,但他个性正直,并不滥情,更不屑玩什么劈腿等烂把戏,和历任女友分手时都是好聚好散。

  高桥拓岚兴奋地问着:“你是说——你被女人拒绝了?是谁是谁?是哪位这么有格调的巾帼英雄,快点介绍给小的认识,想必一定是位倾城倾国、风采迷人的绝代佳人!”

  敖少霆冷冷扫了他一眼。“我好像听到幸灾乐祸的声音?”

  高桥拓岚大笑着否认。“哈哈哈,岂敢岂敢?你可真是误会我这个兄弟了,我是替你担心啊!这样吧,为了表示我两肋插刀的义气,万一你真的找不到人,我就忍痛把亲妹妹推入火坑,要她陪你演场戏好了。”

  呵呵呵,他的宝贝妹子可是出名的古灵精怪,就算遇到敖少霆这等“女人杀手”,鹿死谁手尚未可知!

  敖少霆兴趣缺缺。“多谢,你家妹子那种金枝玉叶的千金小姐,我无福消受。”他们这对兄妹都是怪咖中的怪咖,打死他也不会去招惹难缠的高桥小妹!

  高桥拓岚是堂堂东京大学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,精湛的医术被医界推崇为最年轻的“外科圣手”,目前已经继承家传的综合医院,不过从他散漫随兴的外表,绝对看不出他居然是个院长。他的人生观向来随兴不羁,想看诊时就看诊,累了就把医院丢给也是医生的弟弟,出国云游四海,去年他就在印度玩了快半年,下半年则计划跟无国界医疗组织到非洲义诊行医。

  高桥拓岚提醒他。“那逼婚之事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敖少霆轻轻摇晃杯中的琥珀色液体,听着冰块撞击的清脆声,淡漠地道:“还有十几天,我总会找到人选的。”

  是啊,还有十几天,他总会找到人……毕竟,只是演场戏,没那么难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