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其实当初要实行这个计划时,他也曾怀疑过这是好主意吗?会不会很容易就被母亲拆穿而弄巧成拙?但,不知为何,与江可浵交谈过后,他竟有个很强烈的直觉——如果是由她来假扮,倒是值得一试!

  他又补充道:“当然,这只是演戏,你不用害怕我会乘机吃你豆腐,我敖少霆向来光明磊落,绝对不会占女人便宜。演戏归演戏,我们只需要在我母亲面前假装恩爱,当然,搂腰牵手一定有,必要时,可能也会亲你的脸颊,但最大尺度就是脸颊。”

  可浵脸上不争气的一直发红,就算是假的,但想到要和这男人搂抱甚至亲脸,她脑袋就一阵晕,理不出半点头绪……

  敖少霆条理分明地道:“你放心,你会拥有自己独立的生活空间,不用和我同处一个屋檐下,但是考虑到我父母很可能会想到儿子女友的住处看看,我有必要帮你找个合适的住处。当然,租屋所有程序和费用我的秘书都会打理好,你无须担忧。每个月付给你的酬劳折合台币是十五万,可以吗?这个数字包含你的治装费和工资,既然要见我的家人,可能要请你去选购一些正式点的衣物,我想十五万是很合理的,倘若你觉得太低,我们还可以再商量。”

  十五万?十五万?江可浵真是听傻了,这……如果以她去餐厅端盘子来算,可要打工好几个月才能赚到这些钱,更何况还不包括租屋费?这……这条件也好得太夸张了?!只能说,有钱人真是花钱毫不手软啊!

  敖少霆继续说道:“如果你决定要接这个工作,日后就将你的存簿账号告诉藤木秘书,她将按月汇入酬劳,你生活上若需要任何帮助,也可以告诉她,她会打理好一切。”

  藤木秘书在他身边工作多年了,他很信任她的办事能力以及效率。

  当然,他最信任的是藤木超紧的口风。不该说的事,就算面对他的父母,藤木都不会泄漏半个字。

  至于母亲回台湾之后若还是持续关心他的恋情进行得是否顺利,那也很简单,恋爱当然会有波折,并不保证每对情侣都可以顺顺利利地步上红毯,他只要跟母亲说明,两人交往后逐渐发现彼此对很多事的想法南辕北辙,观念差异颇大,终究还是体认到感情无法勉强,只好忍痛分手,相信母亲也找不出破绽,之后就算母亲要再为他安排相亲,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至少给他一年的“疗伤期”。

  这样,他起码可以得到整整一年的耳根清净,至于一年之后……那就到时再打算,见招拆招,总会有办法的。

  可浵的内心波涛汹涌,明明超高的酬劳就摆在眼前,她却感受不到一丝喜悦,除了震撼还是震撼!

  太乱了,她要马上停止这诡异的局面。

  她霍地起身。“很抱歉,我无法胜任这种工作,请你还是另找他人吧。”

  尽管条件优渥,但她总觉得一旦答应他,自己就会被扯进意想不到的混乱中,她可不想招惹上跟男人有关的麻烦。

  敖少霆一点都不惊讶,他看得出这女孩挺有个性的,而他很欣赏这一点!

  他依旧不疾不徐地浅笑。“坐下吧,稍安勿躁,我话还没说完。”

  可浵很想直接转身走人,但他平静的语调里竟有一股威严的力量,让她又乖乖坐下。

  “我知道留学生到日本大部分还是要打工,你应该也有经济压力吧?请相信我,接受这份工作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如果你不相信我的为人,可以用各种方式调查我,我敖少霆在建筑业还有些知名度,不会要你做什么走私贩毒的不法勾当,更不是人蛇集团,不会把你卖掉的。”他这间事务所的营运状况年年成长,获利很稳定,才没兴趣搞那无聊勾当。

  他接着又说:“如果你是担心自己的权利受到任何损害,我可以直接请律师进来,当场跟你签下法律认证的合约。合约内容由你决定,可以好好地保护你自己,你觉得如何?”

  他的公司规模并不小,旗下有几名优秀的建筑师和助理,经常负责很多大型建案,当然有专属律师来替他审核合约。

  可浵还是用力摇头。“不用了,多谢你的好意,但我想……真的不适合,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。”

  说完,她再度起身,深怕再不离开,自己会在下一秒讲出什么奇怪的话,真的答应接下工作。

  “哦,真的要拒绝吗?”敖少霆依旧云淡风轻地笑着,深深地瞅着她,害她的心更乱了。“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,三天之内你要是反悔了,随时可以打电话来告诉藤木秘书,这个工作暂时还是属于你的。”

  其实可以胜任这个工作的人当然不只有她,但她坚持拒绝,反而让他执着起来,破天荒地想说服她。

  天知道,向来都是女人追着他跑,他敖少霆这辈子还没这么费尽心思要把一个女人留在身边过。

  不是因为她神似香树,所以他另眼相待,他跟香树早已经结束了。分手时,双方都很平和理性,知道分开对双方都好,也是唯一的路,他们更祝福对方未来能遇到真正适合的人。

  他对江可浵的异样感受与香树无关,也许,他是真的被她那灵动水灿的晶眸、眉宇之间的轻愁,以及特殊的气质吸引了!

  他居然还给她三天的时间好好考虑?可浵这下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,只知道自己还是……快走吧!匆匆丢下一句。“谢谢,那我该走了。”

  她起身闷头往外冲,一路狂冲出办公室。

  她没看到——办公室内的敖少霆好整以暇地露出笑容,薄唇缓缓逸出。“江、可、浵……呵,真有意思。”

  可浵一路冲出电梯,直到站在公司一楼门口后,她的心跳终于不再那么躁乱,重重地松了一口气,手机却响了。

  是大学同学于紫鸢的来电,奇怪,她知道她人在日本啊,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?平时为了省钱,她们大多是以fb或视讯来传送讯息。

  她接起电话。“紫鸢,怎么了?”

  于紫鸢劈头就说:“怎么样?见到了吧,你命定的男人出现了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