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不知为何,他总认为那些来面试的女人都无法胜任这个职缺,尤其是这么“特殊”的工作。

  他是一个非常注重时间的人,与人会面他只会提早,从没迟到过,绝不允许自己耽误别人的时间。不过今天气候恶劣,他可以谅解,既然答应让江可浵进来面试,就代表他并不在意她今天迟到了。

  他只是想多问她几句话,测试这女孩的临场反应。

  没想到,她的回答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,居然有胆呛他?!

  这女孩……他不得不承认的确挺吸引人的,五官并不特别美,但就是有一股清新却倔傲的气质。

  她的长发中分,发质乌黑盈亮,像是一匹上好的黑缎,看得出来没有染过,这年头要找一个没染发的女人,可能比捡到钻石还难!而他……碰巧最喜欢女人拥有一头乌黑柔顺的发,认为长发代表妩媚风情的延伸。

  中分的过肩长发衬得她的脸只有巴掌大,也让她的肌肤看起来更加雪白柔嫩。她的眼睛很美,秋水盈盈中带有一股灵气,让人一见就难以忘怀。

  最重要的是,她敢据理力争的倨傲脾气大大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  还有,她有点像曾经占据他心头多年的一个人,尤其是眉宇之间的神韵,非常像……

  香树!

  但,他很清楚眼前的江可浵并不是她……不是!

  他的眼神也太放肆了吧?可浵被他看得有些生气,就算他是社长又如何?他不知道这样直直盯着别人很失礼吗?就算她是来找工作的,他也不该这样看着她。更何况,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很不好,认为他是个骄傲自大、一点都不懂得体谅别人的大男人!

  算了,这份工作应该是没指望了,还是快点出去吧。

  她开口。“我想我已经明白社长不能录用我的原因,总之,是我自己因迟到误事,无话可说,那我出去了。”

  她转身想走,却听到他说:“我有说过不录用你吗?”

  可浵诧异地回头,他的意思是……?

  敖少霆莫测高深地微笑。“坐下吧,我先解释这个职务要负责的工作内容。”

  可浵依言在他办公桌前的皮椅坐下,却一肚子狐疑,这位社长可真难以捉摸啊!方才不是强调他最讨厌迟到的人吗?还用冰山脸说她居然敢教训他,不是表明工作没指望了,那……现在又是什么状况?

  “这份工作……”敖少霆又停顿下来,唇边噙着笑意,可他眸底的复杂眼神却让可浵有些坐立难安。“名为助理,但事实上,工作地点并不完全在办公室内。”

  可浵更是疑惑了。“那请问是在哪里?”

  敖少霆继续微笑,他真的很好奇,等会儿听完他说的话之后,这个女孩还能维持她的冷静吗?

  呵呵,真令人期待!

  “简单地说,就是跟着我,我在哪里你就必须在哪里。下个月中旬,我的母亲会从台湾回日本,预计停留一阵子,而你的任务就是——假扮我的女朋友,骗过我的母亲。”

  什么?可浵第一个涌上心头的情绪是愤怒!他他……简直在耍她,太过分了!

  她面如冰霜。“敖先生,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  “我说的是事实,没心情跟你说笑话。”敖少霆双眸的目光更加锐利,闪过一贯的睿智。“因为确定要录用你,所以我才会详细解释工作内容,也许你很难理解,但总之,找个假女友就是我刊登求才广告的目的。家母对我逼婚多年,甚至一再安排我相亲,我早就厌烦了。唯一可以让她停止无聊安排的,就是确定我真的有交往中的女朋友,她才能安心待在台湾调养身体。”

  说到底,其实他是个很孝顺的儿子,虽然不满母亲软硬兼施的逼婚,但也可以理解母亲是担心儿子会单身一辈子。

  不过可能是代沟吧,任凭他说破嘴一再解释,老妈都不相信他不是不婚主义,只是还没遇到想认真定下来的女人,总是假借她生日或母亲节之类的理由飞回日本,再安排吃饭时“巧遇朋友的女儿”这类的无聊戏码。

  总之,他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,虽然明知欺骗并不好,可他目前真的没有女伴,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单纯的女性朋友而非女朋友,为了不让状况复杂化,他不想找女性友人假扮女友,左思右想,真的只有另找他人一途了。

  至于会特别注明——“精通中文者优先录用”,那是因为虽然他是台日混血,目前长期居住在日本,但童年时是在台湾长大,中文算是他的母语,既然要谈情说爱,当然还是使用母语轻松点。

  医生说老妈身体不好,慢性病缠身,应该在台湾那种气候温和的地方安心静养,而不是三天两头搭机来日本找他,操心他的婚事,只要成功瞒过了老妈,至少她可以安安稳稳地在台湾好好养身体,而他耳根子也清静多了。

  他严肃的表情看起来好像不是开玩笑,但可浵听得一头雾水。“你……可是以你的条件,身边应该不缺女人吧?”话一出口就懊恼地想咬掉舌头。

  江可浵,你怎么这么蠢,干么讲出这么容易引起误会的话?

  果然,敖少霆徐徐露出惬意的笑容。“这是对我的赞美吗?我收下了。”

  神经病!因为恼怒,可浵双颊微红,他可真自大啊,谁在赞美他了?

  “是,我身边的确有女性朋友,但她们并不是我的女朋友。还有,我母亲虽然有年纪了,但很精明,要骗过她没那么容易,所以这个工作也没你想象的轻松。知子莫若母,她非常清楚我大约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。”

  可浵居然感觉有些晕陶陶,意思是说,她是属于会让他心动的类型吗?喔,不!她更想打自己的头了,江可浵,你的大脑是被雨淋坏了吗?冷静一点!

  敖少霆倒是把她小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看得很清楚,呵呵~~这女人果然有意思,很单纯,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。

  这个特质好,他最讨厌心机深沉的女人。

  连敖少霆自己都没发现,在他心底已经不断为眼前的女孩加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