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预约一起结婚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好赌成性的父亲每晚总是喝得醉醺醺才回家,不毒打妻小就不错了,遑论拿钱养她们,所以可浵还很小时就会跟着姐姐到邻居家的果园帮忙采收,赚取微薄工资;上高中之后更是半工半读,不曾再跟家里拿半毛钱,靠奖学金来支付注册费,额外打工赚的钱全交给母亲当全家的生活补贴。

  她不曾埋怨过老天爷为何要给她这么艰苦的人生,只是经过这些历练,她觉得自己的未来并不需要男人,也没时间沾惹注定失败的爱情。

  任雨棠想帮她打气。“就是因为你的成长过程太辛苦,所以老天爷才会想好好弥补你,送你一个好男人啊。咦?你又要去跑家教啦,今天是星期三耶,你不是只有今天才没课吗?”

  “喔,这个是刚接的case。”可浵把教材和手机都收进包包内。“有个学姐说她要准备硕士班考试,分身乏术,问我有没有兴趣接下她的家教工作,我昨天和小孩的父母亲见过面了,他们满肯定我的,要我从今天开始就去上课。”

  丁沛瑄惊呼。“天啊,你的打工也排得太满了吧?每天都睡不到几个小时,下课后就一直跑家教,连周六和周日也从早忙到晚,这样身体吃得消吗?”

  “还好啦。”外头挺冷的,可浵找出外套穿上。“我习惯了,反正体力也还OK,能多赚一点当然不要错过,你们也知道,我的目标就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存钱出国念书。啊,快迟到了,不说了不说了,先出门喽。”

  可浵飞快地冲出寝室跑下楼,手机响了,一看到来电显示,她立刻接听。“王太太你好,对对……上次雅雅的月考成绩进步很多,总排名也提升了……没有啦,不全是我的功劳,雅雅自己也很努力。啊?希望我这周日再抽出时间帮她多补一个钟头吗?嗯……好好,没问题我一定排出时间为她加强……”

  四年后,东京。

  夜里下起淅沥哗啦的雨,越到凌晨雨越大,八点多变成倾盆大雨,整个东京好像浸在雨雾中。

  尽管风强雨骤,但位于下北泽的这所财经专业进修学院却不断地涌入学生,有人撑伞也有人穿了雨衣,因为今天是新学期的新生注册日。

  交了一些证件,也陆续完成选课等所有程序后,丁沛瑄紧紧抱住江可浵,开心地大喊:“万岁!万岁!我们终于来到日本念书了!我存了好久好久的钱呢,连上一次姐妹们相约去香港,我都死命忍住没跟,遇到百货公司周年庆我也不敢去,深怕失心疯大血拼,花掉了自己的积蓄,但只要能一圆留学梦,一切都值得了啦!”

  可浵笑道:“我存钱的过程比你更辛苦啊,每分钱都是我念大学时千辛万苦跑家教,再加上这四年辛勤工作才得以存下来,出国留学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梦想,也是我送给自己最大的礼物!”

  大学毕业后到日本继续深造是这两个女孩多年来的美梦,为了筹措留学费用,她们可是道地道地的小资女孩,学生时代拼命打工拼命省,出社会后工作这四年,更是乖乖地省下所有的年终奖金和薪资,好不容易终于存够钱,顺利地申请到这间国际知名的进修学院,正式展开为期一年的留学生涯。

  至于日语完全不是问题,在大学时期,可浵和沛瑄就选定了日文为第二必修外语课程,就为了现在可以省下念语言学校的钱,大学四年两人读日语都读得很认真,若有不足处还会到补习班上课。因此,她们都有日文一级检定的资格,听说读写都驾轻就熟。

  在这里念书一年后,倘若能通过严格的毕业考,将可以领到合格证书,得到一张在国际间享有高度肯定的财经专业执照,对她们未来回到职场的工作升迁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  沛瑄关心地问:“可浵,你住的地方找到没?”

  “找到了,我在沼袋区找到出租型的小套房,虽然坪数很小,但我的要求也很简单,反正只是求个落脚处。”

  “沼袋?”沛瑄眉头微蹙。“那一区的治安好像不太好,如果晚归的话比较危险。唉,为什么你没有抽中宿舍呢?”

  她最烦恼的就是可浵没有跟她一样幸运地抽到宿舍。

  “没关系,我昨天已经跑去跟宿舍的舍监小姐打听了,她说若有人搬出宿舍会告诉我,到时候你就可以赶快替补进来。”

  “沛瑄,谢谢你。”

  “不用谢了,咱们可是大学时就同居四年的好姐妹呢,难得连进修学院都选同一所,如果可以继续当室友那多好。”回想住宿期间一群姐妹一起疯、一起玩乐的记忆,真是怀念啊!

  知道沛瑄为自己担心,可浵故作轻松地耸耸肩。“没关系啦,幸好沼袋区离学校并不远,换两班电车再走一段路就到了,通勤费用还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。对了,我还要去应征打工的机会,要先走了。”

  “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?”沛瑄好心地提议。

  “不用啦,今天雨这么大,你就不要再跟我跑来跑去。”可浵婉拒。“而且你们系上待会儿不是要留下来办新生说明会吗?我自己会小心。”

  “好,那保持联络喔,需要我作陪的话再打手机给我。咦,学姐叫我了,那我先过去。”

  “你快去忙吧。”

  看着沛瑄和一群新生撑伞进入学生会馆,可浵脸上也扬起笑容,撑起伞缓缓地离开校园。

  虽然是天公不作美的大雨天,但她的心情却超好,简直像是晴空万里!

  太开心了!暌违学校四年,她终于可以暂时放下忙碌的工作,来到异乡再度专心当一个学生继续深造。

  历经这复杂诡谲的社会洗礼后,可浵深深感觉到可以当一个单纯的学生是多么幸福的事,所以,她很珍惜这次深造的机会。

  不过,来日本念书所费不赀,学费就是一大笔开销了,除了原本就家境富裕者,几乎每个留学生都要在课余时间打工,她当然也不例外。

  当然,留学生打工不是合法的,但因物价太高,很多学生都偷偷打工,业者也很喜欢雇用学生,钟点费便宜多了。日本的管理机关并非全不知情,但只要打工生的行径低调,不惹是生非,一般来说警察并不会严格取缔。

  她前天下午才刚抵达日本,这几天除了忙着找落脚处之外就是积极地找打工机会,根据学长姐提供的经验,倘若急着要找到工作的话,餐厅和便利超商都是很好的选择。虽然钟点费不高,但最容易被录取,可以边做边留意其他工作,薪水也不无小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