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她替采瑜戴上,退后两步欣赏着,频频点头赞许。

  “果然漂亮!呵呵,看来我并没有老花眼,还是很会选东西喔,这串项链不管搭配牛仔裤还是正式小礼服都很漂亮,而且你皮肤白,戴起来更好看了。”

  眼看杜妈妈真的要刷卡了,采瑜赶紧阻止她。“杜妈妈,请等一下,我……我们先不要买这个好吗,我有事想告诉你。”

  唉,终于到了这一刻……明明知道要说,偏偏话到了嘴边还是……还是好困难!

  但孟采瑜知道自己必须赶快说出来,她很情楚一把这个任务丢给惟刚是不公平的,他夹在家庭和她之间会很为难,如今眼看杜妈妈一心将她当成媳妇,为免之后才知道实情会影响长辈对她的看法,可能误会她有意欺骗,她决定先把一切说情楚。

  不需要杜惟刚在身旁当靠山,既然这是她的私事,就由她来说明吧!

  方静梅还是兴致勃勃地挑选着首饰,不以为意地说:“没关系,有什么事可以待会再说嘛,现在先选礼物。你看!我觉得这只手环也很适合你,刚好和项链配成一套呢。”

  “对不起,杜妈妈,我想,这件事情应该要先讲比较好。”

  方静梅转头看到她一脸严肃,也跟着紧张起来,连险放下项链。“是很重要的事吗?”

  “很重要,前面有个咖啡厅,我先请你过去喝杯咖啡好吗?““这……”方静梅看得出采瑜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说,于是点头同意。“那好吧,我们先过去喝个饮料,歇歇脚也好。”

  进入咖啡厅后,两人点好饮料,方静梅关心地问:“采瑜,到底是什么事啊?”

  采瑜看着慈祥的杜妈妈,只能在心底叹息,低声道:“对不起,杜妈妈,我一定要先向你道歉,其实,早在你们抵达台北之后,我就应该向你和杜伯伯说明这件事,可是,我……我很儒弱,好几次很想说,却没有勇气说出来。“咖啡送来了,方静梅不安地轻啜一口。“没关系,你慢慢说。”

  采瑜的双手在桌子下互绞,再度深呼吸后,清晰地、一个字一个字地道:“杜妈妈,我离过婚。”

  “什么?“惊吓过大,方静梅差点打翻咖啡杯,有好几秒的时间仅是呆滞地看着她,似乎无法消化自己所听到的。

  “你、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采瑜更情楚地道:“我离过婚。”

  方静梅目瞪口呆,她没听惜!这是怎么一回事?

  “你说你离过婚?天啊,是什么时候的事?“她叹了一口气。“就在惟刚刚被派来台北任职的时候,当时我原本要和新婚丈夫出国度蜜月,却在机场发现丈夫劈腿的事实……”她很无奈地把事情交代过一遍。

  听完后,方静梅更是说不出话来,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“可是,惟刚都没有说啊!”

  “杜妈妈,请你不要责怪他,他是想保护我,其实,他有好几次想跟你们说明,只是不知该如何启齿,不过既然这是我个人的私事,我想应该由我来说情楚比较好。”

  方静梅无言地望着采瑜好久,颓然地放下杯子。

  “你是说,你和你的前夫在结婚第二天就离婚了,原因是发现他不忠,那女人已经怀孕了,还闹到机场?”

  采瑜点头,有种伤口被撕裂的难堪,但,她知道这一切都要勇敢面对。

  方静梅更加沉默了,天啊!她一直很喜欢采瑜,喜欢她的乖巧且有教养,面对长辈时,她眼底的善良不是可以装出来的,倘若儿子要娶她为妻,她和丈夫都是乐观其成,可她万万没想到……虽然说他们杜家移民纽西兰多年,很多事情都已经洋化,但骨子里,她还是非常传统保守的中国人,尤其对婚姻大事更是保守,突然听到这消息,真是……真是太难消化了,她不知该如何面对。

  方静梅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唉,我有点累了,大概是这几天每天出门累坏了,待会儿就先不逛街了,我想早点回去休息。”脑子里太乱了,她真的厘不出半点头绪。

  “杜妈妈,我送你回去。”采瑜很愧疚,无论如何,她都不想造成长辈的不悦,可这件事情,早晚都得面对的。

  方静梅回家后,把事情告诉母亲和丈夫,果然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当天深夜,杜惟刚打电话给采瑜。“小瑜儿,我现在过去找你。”

  采瑜听得出他语气里的疲倦,柔声劝着。“很晚了,我想你今天一定跟你家人谈了很多,每个人都累了,你还是早点休息吧。“没错,杜惟刚今天的确和双亲还有外婆谈了很多,长辈的态度当然比较难接受,毕竟,杜家是一个观念很保守的家族,家族内还没有任何人离过婚,外婆更是难以接受最疼爱的孙子惟刚,竟要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为妻。

  虽然不是说离婚的人一定不好,可老人家思想总是比较传统,杜惟刚因此费了一番功夫想说服外婆支持他,但目前还是没有进展。

  采瑜微笑着说:“别担心我,我又不是小女孩,会好好照顾自己的。对了,这两天你先不要来找我,下班后多陪陪家人吧,多和他们出去用餐,长辈难得回来一趟,一定想跟你多亲近亲近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