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四


  他很庆幸自己在她最脆弱的时刻出现了,并不是想趁人之危,而是,他才舍不得让她独自承受那么巨大的压力,不忍让她一个人走过生命的幽谷,他只想尽所有的力量好好保护这个小女人。

  望着在寒风中轻轻挥曳的祈福卡,采瑜悠然一笑。“一直到这一刻,我才终于完全释怀,完全放不对张世钦的质怒,真正原谅他了,其实,我想会离婚不是他单方面的错,我也有错,只能说,他犯下的错比我多,至少,他不该在婚前、婚后都不忠,甚至让别的女人怀孕。“她的眼神有点迷蒙,低声继续道:“也许,我跟他之间的感情,并不是真正的爱情,我跟他文往很久了,我想,那是一种习惯,很习惯有他在身边,很习惯看到他,以为那就是爱情,但,那份情感不是爱,不是以当一生一世的爱,也不能承受任何风雨或考验,太容易破碎了……虽然经历很多痛苦,可我很高兴,我真的想通了。”

  离婚后,她很少想到张世钦,刻意叫自己不准想,可那道陰影还一直牢牢笼罩心头,她很庆幸自己终于放下了那沉重的包袱,这一刻,采瑜觉得好轻松,仿佛洁净的白雪洗涤了她的内心、她的灵魂,整个人神消气爽,恍若重生。

  而给她这股力量的,就是身边这个男人,他总是以充满爱意的眼神凝视她,他的大手,总是给她难以言喻的安全感,令她感到好满足!

  杜惟刚赞许地微笑着。“我也很高兴你终于完全抛开过去,恢复成原本天真无忧的孟采瑜,不过,以后不可以再提到那个混蛋,也不准讲到他的名字。”

  “噗!”采瑜嫣然一笑。“哈哈,你在吃醋啊?“他的话听起来就是酸气冲天,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一看起来总是自信满满、对什么事都很有把握的杜惟刚,也有吃醋的一天,可是,他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喔!

  杜惟刚理直气壮地承认:“对,我就是在吃醋,不准我的女人想别的男人!你还笑,还一直笑?”他被她的笑容惹毛了,一把抓过她,故作凶恶状。“都是我宠坏你,你真是太大胆了,都快骑到我的头上了!““放开我啦,哈哈哈!”采瑜扬声大笑,整个人好开心,跟他在一起真的好快乐,连天上的浮云都好像在微笑,啊,空气是粉红色的,她呼吸到的……是幸福!

  “坏丫头!看来我一定要给你一点教训,让你不敢太嚣张。”

  他捧起她的脸,以最快、也是他最喜欢的方式让她无法再大笑——深深吻住那娇嫩如花的唇办,吻得非常强悍。

  细雪纷飞中,一对有情人吻得难分难舍,气温很低,天气好冷好冷,但,紧紧相依的心,却是无比滚烫!

  回到台北后,虽然杜惟刚很希望采瑜搬去跟他一起住,不过,她还是坚持自己找个套房租下来。

  她觉得不管两人再如何热恋,结婚之前最好还是保持一点距离,有各自的生活空间,距离有时会带来微妙的美感,让恋情更加甜蜜。

  因为她很坚持,杜悱刚只好先让步了,不过,采瑜的租处离他住的地方很近,这一点倒是让他很满意。

  离婚的事,采瑜终于找个时间回高雄老家,对父母亲坦承一切。

  乍听这个讯息,疼爱她的双亲当然非常震惊,父亲还气愤地想立刻北上找张世钦算帐,居然敢如此亏待他的宝贝女儿?可采瑜耐心地向爸妈解释,既然张世钦已经变心,那婚姻就完全失去意义了,没有追究责任的必要,她的确很痛苦,可在朋友的支持下,也慢慢熬过来了。

  她认为,既然感情己已完全变调,婚姻也不可能继续下去,那就快刀斩乱麻吧!

  问题发生了,就是要面对它、解决它,然后,完全地放下它,不能一直困在痛苦牢笼中。

  她还告诉爸妈,去日本散心后,觉得天地之间还是很宽阔的,她会好好珍惜自己,让自己活得更好。

  女儿耐心地解释,再加上他们看到女儿的确气色红润,没有他们最担心的消沉状,孟家夫妇总算慢慢平静下来,他们只告诉女儿一句话,往后不管发生任何事,都要第一时间回家,不要一个人独自承担痛苦,爸妈永远会是她最有力的依靠。

  采瑜很感谢双亲的体谅,不过她没有提起杜惟刚的事,她觉得现在就和爸妈说这些实在太快了,老人家很难接受这么突然的讯息,还是过一阵子再慢慢透露吧。

  这天,杜惟刚跟她约好下班后要来她家吃火锅。

  打卡下班后,采瑜很兴奋地先冲去超市买了几样必备的火锅料,看到有刚到货的新鲜水果,她也挑了几样,大包小包地提回家。

  到家后,她换上轻便的家居服,洗个手、系上围裙,开始处理食材,把东西都放在料理台上,先把叶莱类拿出来仔细清洗,再把冰箱里的牛肉拿出来解冻。

  然后她开始布置餐桌,把在IKEA和杜惟刚一起挑选的整套日式和风餐具拿出来,这组碗盘做得非常古朴精致,用餐时心情也会感到愉快。

  把碗盘和筷子都摆好,采瑜又灵机一动。“对了,饮料!”

  她哼着歌斟上两杯白酒,这是她和惟刚都喜欢的一款酒。采瑜不禁觉得系上围裙一边哼歌的自己好幸福喔,原来做家事的感觉这么棒,一切只因为,她在等待心爱的男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