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为了见她,他竟如此大费周章,换了好几种交通工具,不大雪的夜晚还冒着生命危险搭小黄行驶山路,稍一不慎……不,她真的不敢想下去。

  她的眼眶越来越红,他明明是如此英挺出众的男人,而且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,要找个漂亮女友是轻而易举的事。他为何要对她这么好?她孟采瑜真的有这么出色吗?

  心底的堤防崩落了,就像古老的墙壁一样,一整片、一整片地瓦解,她无法再拒绝这个男人,更无力抵挡他比火还要炽热的真心。

  无法抗拒!她整颗心已经飞到他的身上!

  她低头假装喝水,不敢让他看到她眼底滚动的泪珠。“那……你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间房?”

  杜惟刚已经看到她眼底的盈盈泪水了,啊!一整天的挨饿受冻真是值得!可是,让她哭他当然还是很心疼。“我跟老板说我是你未婚夫,特地从台湾赶过来,想要给你一个惊喜。老板看我相貌堂堂,是标准的正人君子,就把房间号码告诉我。不过他们很尽职喔,还提醒我一一倘若我的出现打扰到客人,他们会立刻报警,他们还说待会儿会来你房间外头留意一下,如果听到尖叫求救声,一定破门而入。”

  泪水一颗一颗掉,她抬起脸蛋问着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要费这么大的功夫找到我?“杜惟刚轻轻按住她的肩头,黑眸一眨也不眨地直视她。“因为,我想跟最喜欢的女人一起跨年。马上就民国一百年了,大家都说百年好合,我不想让你孤孤单单地迎接新年,我也不愿意那么寂寞地展开新的一年。”

  一百年,是啊,现在是新的一年了!原本她以为自己要孤孤单单地在异国的旅馆迎接新年,任孤寂感狠狠啃噬自己……但,他出现了,飞越千山万水,排除万难,在跨年前一刻赶到她的面前。

  只因为,他想和她在一起,一起迎接每一个时刻,每一个分分秒秒……泪水一直掉,采瑜终于忍不住了,抡起粉拳轻捶着他。“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天底下比我更美、更漂亮迷人的女生到处都是……”

  杜惟刚扬起宠溺的笑容,紧紧拥她入怀,掏出面纸为她拭泪。“我身边的女生可能很多,可是那些人都不是你。她们不叫孟采瑜,没有你这么可爱的脸蛋,没有你闪闪发亮的眼睛,也没有你浅浅一笑就可以把我迷到神魂颠倒的惊人魔力。”

  采瑜哭得更像泪人儿。“可是……我才刚离婚……”她连自己的心情都还没整理好,真的有能力好好回应他的感情吗?

  杜惟刚正色地道:“小瑜儿,我要你听好,不要再用你刚离婚这个理由拒绝我。离婚不是犯罪,更不是做惜事,如果要拒绝我,可以嫌我老、嫌我丑,甚至嫌我牙齿不整齐,长得脸歪嘴斜讨人厌,就是不准再提自己离婚,你没有矮任何人一截,在我眼底,你永远都是漂亮迷人的孟采瑜,懂吗?“脸歪嘴斜?这几个字让泪涟涟的采瑜终于破涕为笑,他在说什么啊,他不知道自己长得有多帅吗?英挺的五官不输给任何一个当红男星,而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,简直可以去拍广告了。

  唉,这个男人总是可以让她哭、让她笑。只要在他身边,她整个人就无比快乐,打从心底逸出笑容,这份好浓好浓的安定与满足感,是张世钦不曾带给她的。

  可,她心底还是有一份疑虑。

  她泪眼迷蒙地望着他,小心地问着:“你真的确定自己很喜欢我,真的不是因为同情?“杜惟刚的答覆是直接给她一个火热的吻,把她吻到几乎喘不过气来,只能无助地攀着他。

  当他终于舍得放开她的时候,怀里的小女人娇喘连连,他的黑眸熠熠发亮。

  “傻丫头,现在你懂了吧?倘若不是很爱一个人,我不会这样狂吻她。这种吻,可能是同情吗?“他爱怜地轻抚她雪白的小脸,被吻到双唇红肿的她看起来更加荏弱,盈盈水眸眨啊眨地,说不出的水媚诱人!

  他故意问着:“而且,天底下有好多好多失恋的女人,你希望我杜惟刚也用这种吻去安慰她们吗?”

  采瑜旋即脱口而出。“当然不行!”说出这句话,她又羞又恼,喔好丢脸!她干么喊得这么大声啊,活像个超爱吃醋的女人。

  杜惟刚满意地笑着,笑容使他更加神采飞扬,活像中了大乐透。“我就想听这句话,小瑜儿,你的回答让我很满意喔。”

  他以拇指暖昧地轻抚她红肿的唇办,轻轻滑过那优美的弧度,更凑近她,男性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,低沉的嗓音说着诱惑的话语:“这份权利,水远专属于你。

  你拥有管束我的权利、吃醋的权利、对我查勤的权利、没收我所有薪水的权利,还有很多很多的权利,只属于你孟采瑜一个人!”

  采瑜被他锁在怀里,整个人像巧克力一样快融化了,她呆呆地看着他,晶瞳慢慢凝聚着更多的水意。然后,她做了一件自己都非常震惊的事一一路起脚尖,在他唇上亲了一下!

  一亲完,她整个人也吓坏了,红着脸直往后退,双手拼命乱摇。“对不起、对不起!我、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可能是发疯了,还是神经短路,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,呃……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妈呀!救命呀!她到底在胡说什么?还说什么“补偿”,活像是霏王硬上弓之后再谈“遮羞费”要付多少,超丢脸的!

  相较于她的慌乱,杜惟刚却显得无比惊喜,眼看她一直往后退,好心地提醒:“小、心点你后面……”

  来不及了!采瑜脚跟卡到榻榻米上铺好的棉被,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后倒。

  “哇——”尖叫中,她连滚带摔地陷入棉被团里,幸好被褥很柔软,不然,她可有得痛了。

  “小瑜,你没事吧?”杜惟刚赶紧蹲下身子想扶起她。

  “没事”采瑜狠狈地把缠住自己的被子和枕头扯出来,自暴自弃地想着一一当然没事啊!反正笨手笨脚的她一遇到杜惟刚,就只有丢脸丢脸丢脸,拼命丢脸的分,就算摔断骨头她也不会太惊讶,只是好想拿枕头闷死自己!

  呜呜呜,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去亲他,真是失心疯啊!可那一瞬间,她就是好想吻他,好想好想!

  看到她无措的害羞模样,杜惟刚忍不住笑了,笑意翩然俊朗,她好可爱喔,慌得像是第一次行窃,却当场被活逮的小偷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