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这个山中小城好安静,巨大的寂静感让采瑜心底的孤寂更加强烈,唉,她为何要一个人跑来这里?如果他在身边,那么,他们可以一起欣赏这片迷蒙的雪白大地,她好想听他温柔地唤她“小瑜儿”……他的嗓音充满了感情,让她芳心悸动……“停,不可以一直想他,停止!”

  为了驱走心底的不安,她打开电视,希望借着喧哗的声音让房间热闹一点。频道切到一个综艺市目,却看到一群艺人兴奋地围在一起倒数计时。

  她这时才想到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,今年的最后一天,明天就是一月一号,是全新的一年。旅行让她忘记日期,连今天是几月几号都不太清楚。

  原来要过年了啊……往年就算身边没有男朋友,至少都会和家人或者姐妹淘齐聚在一起,大伙儿开开心心地倒数,再互相拥饱,互道新年快乐!

  但是,今年好孤单……还有三十秒就是新年了,她心里好酸一一命运真是很奇怪啊,原本这个时候,她应该和新婚丈夫手拉手在倒数。但,她却离婚了!更惨的是,她还一个人孤独地身处异国,在陌生的旅馆里看着电视倒数。

  “唉……”

  幽幽叹了一口气,这时,外头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,有人在敲她的门,她听到一个最不可能出现的声音一一“小瑜儿,是我,快开门!”

  杜惟刚?

  不!不可能!

  她无比震惊,对方又喊着:“快开门!”

  真的是他!

  大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身体却已抢先做了最诚实的回应。她几乎是从床上弹跳起来,迅速地打开房门。果然看到风尘仆仆赶来,头发和围巾、外套上都沾有细雪的杜惟刚!

  她倒抽一口气,惊讶地问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““进去再说。”杜惟刚把自己的行李拿进来,并关上房门,同一时间电视上也传来倒数声。“十、九、八、七?六?玉、四、三……”

  他松了一口气地笑着。“太好了,终于赶上了,小瑜儿,新年快乐!“他讲新年快乐时,电视上也传来众人齐声欢呼的声音。“祝你新年快乐!”

  杜惟刚把她拉进怀里,迅速捧起她的脸蛋,落下一个绵密的吻。

  这个吻好深清、好温柔,仿佛他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吻她,守护着她……被他紧紧地拥抱着,鼻息之间充满属于他的干爽气味,采瑜鼻头一酸,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唱,唱起快乐的进行曲!

  这几天,她整个人好像是无主的游魂,飘荡在异国的城市中,不管吃什么山珍海味都食不知味,不管看到什么动人美景都无心欣赏。因为,她的心是空的。

  空荡荡的……一直到现在,一直到被他紧紧抱住的这一刻,她整颗心才好像又活了过来。他的怀抱好温暖,让她完全地放松自己,很想一直躲在他怀中,可以吗?她真的可以永远依偎这个男人吗?

  听到低声的啜泣声,杜惟刚心疼地松开她。“怎么哭了?”

  他认真地看着她。“不会吧,我真的那么不受欢迎吗?如果你真的不想看到我,我可以马上离开,保证不再打扰你。”

  唉,为了找到她,他今天一整天可是拼了命,分分秒秒都在和时间赛跑!拼命赶飞机、赶列车,赶得上气不接下气,连用餐都是在新干线上随便吃个冷便当,而且外头好冷好冷……但,倘若她真的还不能接受他的感情,他会立刻退出,不再给她带来困扰。

  爱一个人并非一定要拥有,而是衷心希望她快乐。

  “不是,我没有要你走。”听到他要离开,采瑜忍不住 轻轻拉住他的衣角,珠泪盈盈地问着。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“杜惟刚低头瞥了被她拉住的衣角一眼,灿烂的笑容跃上眉睫。“这个啊,说起来好像有点难,但只要有心去做,还是做得到。我去找东羽萌,希望她告诉我你的下落,一开始她当然不理我,但我天天去她家楼下报到。后来,我也遇到了纪书庭,她们两个都叫我死心,但我还是天天去站岗,不肯撤退。”

  啊?好友竟然瞒着她让他罚站啊?采瑜听到这里,心都被拧疼了,她知道麻吉是想保扩她,可,台北这几天也很冷耶,喝咖啡时,她有上网看台湾的气象,台北市只有七到八度。

  他开心地继续道:“昨天,老天爷终于觉得我在刺骨寒风中一直打哆嗦,实在太可怜了,决定帮我一把,你的两位麻吉终于肯跟我谈,我们三人在咖啡厅整整谈了快三个小时,她们俩不断问我问题,以最严格的标准审查我,问我对你是不是真心诚意的,倘若只是一时好奇,就不要再打扰你,更不准伤害你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