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“如果你还是不相信,那么,我想送你一个礼物。”杜惟刚掏出自己的黑色皮夹,很珍惜地从内层掏出一样东西。

  他露出深奥难测的笑容,神秘地道:“礼物很小,不过你绝对猜不到是什么。”

  他将东而递给采瑜,她被动地接过手,看清楚之后,整个人瞬间像是被点袕了,完全无法动弹!

  这……这……她真的作梦也没想到,他居然有……十年前的杜惟刚和孟采瑜!

  这是一张宛如名片大小、护贝过的相片。采瑜一眼就认出拍照的背景,是十年前她在台北的家。因为她们家和杜家的感情非常好,两家人常常一起出游聚餐,家里哪个小孩过生日,也一定会邀请对方来自己家,一群人开开心心地唱生目快乐歌、分享蛋糕。

  照片中,采瑜笑着切生日蛋糕,紧邻她身边的是她姐姐芝榕,最旁边坐的正是杜惟刚。

  那时候,可琪和其他亲友应该是坐在采瑜的对面,由拍摄者的角度,可以清楚看到三个人脸上的表情。采瑜和姐姐都笑得很开心,杜惟刚也是一脸笑意,而他的目光焦点温柔地落在采瑜脸上。

  孟采瑜拿着相片的手微微颤抖着,她真的没有想到一一早在十几年前,他就以这么温柔的目光暖暖地注视她,像是在凝视一个美好的梦好多画面农脑海里闪过,感动的暖流由房深处涌出,迅速传递到全身。

  她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一一这辈子,不会有第二个人送她这么别具意义的礼物!

  杜惟刚沉稳地道:“这是十年前的我们。其实我那时候就想要偷偷拍你的相片了,但我不敢,深泊被别人发现。后来,终于等到一次机会,那天你邀请我们全家到你家去吃生日蛋糕,我爸拿着相机一直拍照,晚上,我趁全家都熟睡后悄悄溜到一楼拿相机,再迅速躲回自己房里,用电脑把相片传到自己的随身碟,再把相片洗出来。”

  当时他还不敢把相片放在自己皮夹里,深泊被别人发现而大惊小怪。他只能暂时把相片放到最珍惜的那本相簿中,而且还刻意藏在自己的一张独照后面,以防被家人翻阅时看到。直到长大后,不管搬几次家,不管到任何一个国度,他水远不会忘了这本相簿。

  采瑜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,只能轻轻眨动睫毛,感动地说:“你……你那时都没告诉我。“话一出口,她就在心里暗骂自己,干么讲这句话啊?听起来好像是女生在向男朋友抱怨,抱怨他为何不早一点表白,可惟刚哥明明就不是她的男友!

  杜惟刚满怀无奈。“你那时才十四岁,才念国二,我要怎么跟你说?我怕我讲了会把你吓昏,甚至骂我是大变态,以后看到我就躲。”那时他可是血气方刚的十七岁少年,虽然还没交女朋友,却也懂得怜香惜玉。

  采瑜想想也对,十四岁……那时自己满脑子都是漫画和喜欢的偶像,对爱情懵懵懂懂。身边的麻吉虽然己经有人在偷偷交男朋友了,但她一直觉得爱情还离白己很遥远,毕竟当时单纯又不懂打扮的她就像丑小鸭,根本没人会多看她一眼。

  尤其是亲姐姐又那么漂亮,她对自己根本没自信,也不曾幻想过有谁再欢她。

  可她真的没料到,惟刚哥居然那时就己经喜欢她了?喔,心底好像有好多烟火同时绽放,砰砰砰砰!心窝开出一朵又一朵的灿烂烟花,她觉得脸颊发烫,眼睛也发亮,整个人好像突然被注入满满的活力,又“活”了起来!

  NO!她摇摇头,命令自己冷静下来,离婚的陰影又慢慢笼罩上原本洋溢着羞涩的小脸。

  “请你不要对我好,这辈子,我都不会再谈恋爱了。”

  杜惟刚的剑眉染上薄怒。“话别说得太早,你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吗?孟采瑜,你真的要因为那个混蛋而用一生来惩罚自己?这样值得吗?“采瑜表清黯淡地摇头,许久,才低声道:“我并不是因为他而惩罚自己,我只是认为自己没有……没有信任别人的能力了,我不相信有人会真心真意地爱我一辈子……”

  “笨丫头!”她的话让杜惟刚又气又心痛,狂嚣地以手指支起她的下巴,目光灼灼地逼视她。“不要再钻牛角尖,更不准自怨自艾,你最该做的事就是好好看着我。“他更加逼近她,嗅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,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在她脸颊上摩挲着,由她小小的耳垂一直抚摸到粉颈,满意地看着她的脸蛋越来越嫣红,她真的好美,五官娟秀、眉目如画。最重要的是,这么多年了,她始终保有那股纯净的、不染尘埃的气质。

  独一无二,只属于孟采瑜的气质。

  他知道自己会很爱很爱她,因为她是个璀璨耀眼、值得被珍惜的好女孩!

  他的指尖好像带着魔法,在如脸上来回摩挲,孟采瑜只觉浑身越来越烫,他他……他真是越来越大胆了!火热的视线吹皱她一池心湖,害她方寸大乱,更让她越来越管束不了自己。

  明明知道应该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,可,她的手却酥软如绵,无法使力推开他……撞击胸膛的,早己分不清是害怕还是期待?

  他捧起地的脸蛋,把更炙烫的情愫完全传递给她,幽瞳跳跃着不容错辨的真心。“看到了吗?你眼前有个很爱你的男人,告诉我,你真的感受不到吗?“采瑜己被他一连串大胆的行径弄得晕头转向,他强悍的气息萦绕她全身,只要她一吸气,浑身毛孔就更填满属于他的粗犷气味……唔,她的头好昏好昏……杜惟刚优雅地绽开性感的笑痕,将她的无措全看在眼底,啊,她真的好可爱,天真无邪的性感,最令男人无法抗拒!

  他索性紧紧地抱住她,让她动弹不得,俊逸的脸庞越来越靠近,他邪外地笑着说:“你看起来很紧张,可是,你知道吗,你脸红的样子,真的好可爱,我的小瑜儿,怕我吗?“她想否认。“我、我才没有脸红……”该死!干么结巴啊?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她气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