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一定是自己此刻太脆弱了,所以才会有这么古怪的念头。不行,孟采瑜,你要坚强一点!

  看到她眼底的重重疑惑,杜惟刚倾身向前,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。“我是说真的,不管时间有多晚、不管在哪里,只要你需要我,就打电话给我。我会排除万难,在第一时间赶到你的身边,当你最有力的后盾。”

  他的突然逼近让采瑜清楚嗅闻到一缕淡淡的麝香气息,她的大脑又开始晕眩……其实,上回搭他的车,她就闻过这个味道,但那次两人的距离没有这么近……坦白说,这个味道很迷人……是的,诚实地说,她几乎开始迷恋这只属于杜惟刚的味道了,这气息很MAN,带着男性的侵略性,却不会让人不悦。相反地,她清楚地听到心脏怦怦怦怦的狂跳声!

  喔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为何她的心跳次序全乱了,好像混合了紧张与期待……期待?她到底在期待什么啊?不用照镜子,采瑜也知道自己的脸蛋已经酡红一片,甚至连耳根都发烫了。

  不可以!不可以!她知道自己的心弦悄悄动摇了,可,这是不对的。他……他只是以前一个邻居啊,虽然她曾经喜欢过他,但现在他们都不是过去的小孩子了,她不该对他有任何遐想,而且她刚刚离婚耶,这太荒谬了,绝对不可以!

  她迷惘的表清就像在森林中迷路的小兔子,让杜惟刚更是怜惜,忍不住伸手为她拨顺微乱的秀发。“别再烦恼了,也别把事清想复杂了,相信我,这些不愉快的事很快就会过去,你一定可以找回自己的笑容。”

  他拨开她秀发的动作,更是让她整个人都醉了,喔,他为何要对她做这么亲昵的动作?害她心乱如麻,真的无法保持理智,而他的阕瞳更是跳跃着令她芳心大乱的火焰……采瑜整个人宛如被催眠,喃喃地问着:“你……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  “傻丫头!”剑眉一挑,杜惟刚倏地伸出手,将她整个人圈入自己臂弯内,两人的脸庞相距不过咫尺,薄唇似笑非笑地说:“小瑜儿,你真的不懂吗?“这下子,采瑜真的被他吓到连大气都不敢乱喘了,她被圈在他的臂弯里,稍一往前就会碰触到他精壮结实的胸膛,她的背还紧紧抵住墙壁……她终于明白何谓“进退维谷”的滋味!往后没路逃,往前,却是标准的羊入虎口!

  白皙小脸己经不是酡红,而是可以媲美熟透的红番茄了,她困窘地低下头抗议。“杜惟刚,你别再闹了,快放我走。”

  说是抗议,其实她的声音像是小猫叫,不但气弱,更像是小女孩在撒娇。

  喔,她真希望自己可以理直气壮一点!

  “不,我不想放你走。”杜惟刚的嗓音透露着强悍,以食指和拇指勾起她的下巴,逼迫她直视自己,也看清他眼底浓烈的情愫。“小瑜儿,我从不把感清当游戏,相对的,遇到喜欢的女人,我也不想浪费时间。现在,我要清清楚楚地告诉你一一孟采瑜,我很喜欢你,我是认真地想追求你!“有多久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了?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想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情,他很喜欢她,十二年前就喜欢了。这次相遇,更让他惊觉这女孩始终在他心底占有特别的一席之地。

  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兜圈子,毕竟,他可不能再蹉跎十二年,更不希望这么美好的女孩再度被其他男人抢走,否则就算他再懊悔也来不及了。

  尤其,先前乍见她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,疑似自杀的模样,心底宛如被鞭打的痛楚让他更加坚定地告诉自己一一杜惟刚,既然喜欢一个女人,就要大声地说出来,用尽一切努力去争取,而不是让幸福从眼前溜走!

  他会以实际行动让采瑜知道,她是如此美好的女孩,值得被娇宠、被珍惜,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她,他会给她最真诚的爱。

  采瑜被他的告白吓坏了,她没听错吗?这男人在说什么?他居然说他想追求她?

  喔!不不……有好几秒,她严重怀疑自己是杏还是昏迷不醒?会不会是因药效太强而昏头了?不然,不会听到这么匪夷所思的对话。

  她蹙起秀眉。“杜惟刚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,不要再捉弄我了,你别忘了,我刚刚才离婚,是别人的下堂妻……”

  “这样最好!既然你是自由之身,当然有资格接受我的追求。’,他说得振振有词。

  “你?“她困惑到几乎说不出话。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天底下那么多好女孩,你为何要追一个刚刚离婚的女人?”

  他一脸严肃地摇头。“我非常非常反对你说的话,离婚又怎样?离婚的人谁不是有苦衷?更何况离婚又不是杀人放火,哪里不如人了?小瑜儿,不管你想不想接受我的心意,绝对不可以这样看轻自己。你没有矮人家一截,相反地,你水远都是拥有强烈魅力、独一无二的孟采瑜!”

  他坚若磐石的黑眸满是坚定的光芒,采瑜鼻头一酸,承认自己的心悄悄被打动了,这男人……好了解她!似乎可以解读她的心思,总是很清楚她心底的障碍,也精准地说出她最需要听到的话。

  内心充满了窝心的甜蜜滋味,叫她如何断然拒绝?更何况,杜惟刚本身就是一个拥有超强吸引力的男人!

  但,事清不能这样进行下去,她浑沌的大脑里还是有好多好多疑惑,现在的她不敢断然接受任何情感,毕竟曾重重跌了一跤,她真的很痛很痛……她挣扎地道:“也许……你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心意,只是看我现在处境好像很可怜,很想多多关怀我而己,你没搞清楚,同情并不是爱……”

  她绝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,如果爱情是建立在同情上,那真的非常可悲,也不堪一击,任何考验都有可能将两人拆散,她宁愿一个人孤单至死,也绝不接受同情。

  “同情?我为什么要同情你?你只是离婚,又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。难道说,你认为自己很需要同情?“看到采瑜猛摇头,杜惟刚更严肃地道:“我是个思想成熟的男人,早就懂得规划自己的人生,才不会把自己的爱情浪费在同情上。”

  他坚定的眼神让采瑜很难质疑,况且,她以前就知道杜惟刚是个从不说谎的男人,但是……这真的太让人难以置信了,惟刚哥居然要追求她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