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短短的一句话,却无比精准地击溃她的心,她死命地咬着下唇,却还是败给疯狂坠落的热泪。她挫败地呜咽出声,整张脸埋入颤抖的手掌内,先是一声;紧接着第二声、第三声……终于,无法忍耐地失声痛哭!

  一开始只是因为委屈,委屈所有的人都误会她想自杀,但泪水奔流后,她心底的万千痛楚都化为一串又一串的热泪,争先恐后地夺眶而出,她管不住自己,像是初生婴儿般恣意大哭。

  杜惟刚眼底溢满怜惜,不发一语,牢牢地搂住她,让她紧靠着自己的臂弯。他不会劝她别哭,相反地,他知道她累积了太多的压力和负面情绪,他要她彻彻底底地痛哭一场,把压力全部释放出来。

  “呜呜、呜呜呜……”采瑜不知道自己究竟痛哭多久,事实上,她也被自己串串崩落的热泪吓坏了。这些眼泪仿佛己经酝酿了好久好久,就等待一个缺口溃堤而出。

  唉……就算她可以欺瞒世界上所有的人,还是骗不了自己。她这几天真的过得很惨很惨、非常惨,更糟的是,她连大哭的机会都很少。

  那天她到羽萌家借住,看到好友,她委屈地说明原委,话都还没说完,羽萌就己经先一步哭了。紧接着,纪书庭紧急赶到羽萌家,两个死党一起痛骂张世饮,要不是采瑜死命拦着,义愤填膺的她们早就冲去找张世饮算帐了!

  当然,这几天张世钦是有打电话想找她碰面,他一再说那只是误会,要采瑜听他解释,她懒得再听那烂人谎话连篇,千脆把手机关了。

  唉,她这回是彻彻底底认清张世钦的真面目了,居然可以一边和她山盟海誓、筹备婚礼,另一方面又去搞大翁佳妮的肚子!这么丑陋的事实都己经摆在眼前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  张世钦喜欢和翁佳妮那种女人搅和,就继续搅和吧!她孟采瑜想过正常的人生,没兴趣再和他们两个人纠缠下去,惹得一身腥。

  这几天,纪书庭和东羽萌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陪伴她,想尽办法要带她出去玩,想让她心情好一点。不忍死党为自己烦忧,采瑜一再压抑真正的情绪,在她们面前都刻意表现得云淡风轻,很潇洒地说幸好一结婚就发现真相,没有浪费她太多青春,她会努力振作起来,希望两个好友可以放心。

  但,一个女人遭受丈夫这种背叛,岂是短时间之内可以淡忘的?她只能在深夜默默地掉泪,无声无息地掉泪,也许,她最需要的就是恣意地尽情痛哭一场。

  像现在这样,不用压低音量,也不用担心待会眼睛红肿怎么办,任何问题都不要想,什么都不要想……只要顺从身体的本能,她要痛哭、疯狂地痛哭!

  哭了好久好久,一直到她哭得太阳袕隐隐发痛,身边的整盒面纸也被她用光了,激动的情绪才缓缓平息下来。

  慢慢平静之后,采瑜才赫然发现,自己居然一直是趴在杜惟刚的胸前,害他的衬衫都湿濡成一片了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羞赧饰轻轻推开他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把你的衣服弄脏了,请让我负担洗衣的费用。”

  杜惟刚笑了,笑容里满是宠溺。“别担心这些无聊的问题,只是一件衣服而己,重要的是一一你的心情有舒坦一点吗?面纸不够的话,这边还有一整盒,千万别客气。不然,我再去外面帮你买一整串面纸回来,好不好?“说着,他己经起身从置物柜里顺利找到一盒全新的面纸,拆封后送到采瑜面前。

  采瑜被他的行为逗笑了,随即又想到自己现在一定头发凌乱,眼睛比核桃还肿,又哭又笑的活像小孩子,不禁羞红了脸。

  “抱歉,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  她不安地抽出面纸拭去脸上的残泪。“我很少这么激动的……”

  杜惟刚深深地凝视她,眸底有她还无法解读的温柔。“正常释放情绪才是健康的,一直憋着迟早会憋出病来,做任何事都要一直考虑旁人的想法,你不累吗?小瑜儿,答应我,至少在我面前不要伪装坚强,更不要掩饰真实的情绪,只要做自己,做最真实的孟采瑜就好。你可以脆弱,也可以任性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。”

  真的可以这样吗……采瑜有些迷悯地注视他,很多疑问卡在喉咙,她不知如何启齿,就像她不知道,向来很恨的自己,为何会在他面前崩溃大哭?距离上一次这么恣意的痛哭,好像己经很久很久了……在家人面前,她向来是报喜不报忧,有任何烦恼都不想让他们知道。在书庭和羽萌这两个麻吉面前,她是会提及一些烦恼,但也大多点到为止,很少这么诚实地面对自己。她知道书庭和羽萌把她当亲姐妹一样看待,但她不想让姐妹太担心她,毕竟,她们也有自己的压力要面对。

  但,今天为何会在他面前彻底卸下心防?虽然说两人以前是邻居,她知道他是可以信任的人,不过毕竟好多年没见面了,交情也没这么深厚。

  好奇怪,凝视着杜惟刚宛如黑耀石的黑眸,她感觉到一股安定的力量……方才趴在他胸前痛哭时,仿佛有阵阵暖流包围自己,他晶灿生辉的眼瞳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,像是午夜最神秘而美丽的夜空,更像是一片无垠的大海,注视其中,整个人仿佛被一股暖暖的力道卷入漩涡里……如果可以,她直的很想永远深陷其中,水远被这散发强烈安全感的男人所保护。

  不行!我在想什么啊?她的双颊听间染红了,老天啊,她是哭昏头了吗?居然想一直被他保护?不管怎么说,杜惟刚都只能算是她的朋友,而不是她的亲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