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“看样子她是把所有药都吃进去了,这几种药分开吃没什么大碍,不过如果一起服用就要非常小心。因为这类药品会增强彼此的效力,一不小心就会导致严衙昏睡。像助眠的药物,更是只能在入睡前按照医生处方服用。”他专业地说明。“总之,我们现在先帮她洗胃,再来决定下一步如何治疗。待会请你们帮她办理住院手续,她必须住院观察几天。”

  杜惟刚不安地追问:“她会有生命危忙吗?““安啦。“李启焕笑着拍拍好友。“我懂你现在的心情,相信我,你同学我可是专业医生,她绝对没有生命危险,洗胃后我们再观察状况,这两天要特别注意有没有发烧,我会请负责的医生定时巡房,也会吩咐护士特别留意。“听他这么一说,杜惟刚原本高悬在半空的心总算得以暂时安定下来,幸好她没事,幸好!

  不过,等到这笨丫头清醒后,他一定要痛骂她为何如此轻贱生命,为了那种混蛋自杀,值得吗?值得吗?

  杜惟刚帮采瑜办好住院,并安排她住进头等病房,还请来专业的三班制看护照顾她。

  采瑜洗完胃之后,又做了一些必要的检查,等推入病房,都己经晚上十点了。

  杜惟刚对着一直紧陪在采瑜身边,神色忧感的东羽萌道:“忙了好久,你一定饿坏了,我和看护会在这里守着,你先回去休息吧,记得先去吃晚餐。”

  “不。”羽萌摇头,“我晚上要留在这里陪采瑜,方才我已以打电话请假了,明天可以中午以后再去上班。”

  要不是这里有专业看护,她一定会连请三天假,就算会被辞退了,姐妹最重要。

  她也以手机联络了在大陆的书庭,书庭急到都快哭了,恨不得马上赶回台湾,偏偏她是和上司去洽谈一个很重要的合约,必须待个五天左右,整个案子一直都是她负责,不能说走就走,那太不负责任了。

  杜惟刚道:“你明天一早再来好了,我知道你很想陪采瑜,不过我们三个人同时在这里粗是浪费人力。我今晚会留下来照顾她,你回去好好睡个觉,养足精神明天再来。”

  羽萌仔细想想,他说的也有道理,三个人同时耗在这里实在没有必要,更何况,还有专业看护呢!

  她点头同意。“好,那我先回去,请问……你要怎么称呼?”

  “喔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杜惟刚取出名片递给她。“我是采瑜很久以前的朋友,后来她搬家我也搬家了,才会疏于联络。不过,我这趟回台北会待很长一阵子。你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她的。“羽萌定定望着眼前的男人,他相貌英挺、眼神清澈,看起来为人很正派,由他对采瑜所流露的关切,她相信他绝对不会伤害采瑜。

  她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他,郑重地道:“这是我的联络方式,如果采瑜需要我,不管多晚都可以打电话给我,我会立刻赶来陪伴她。请你好好照顾她,谢谢。“杜惟刚慎重地允诺。“你放心。“久禾书苑料?juh改xtcon久禾书苑-, j-1.1. -头很重、很昏沉……孟采瑜好像坠入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森林,这是哪里?为何看不见任何东西?不管她如何拼命地想拨开重重迷雾,还是看不到一丝丝光亮,她好害怕……昏睡间,她好像断断续续地听到旁边有人交谈。

  “根据她的抽血报告结果,医生指示说孟小姐对退烧药物过敏,不能使用退烧药。”

  有个男人很忧虑地问着:“可是她现在在发高烧啊,不吃退烧药,难道要一直让她发烧吗?”

  “医生说怕继续吃药会导致不良的并发症,只能用最传统,但也最安全的方式一一用冰枕让她的温度降下来。““好。”男人说。“那我和你一起照顾,我们轮流守夜,不断地帮她换冰枕,一定要让她温度下降。”

  “不用了,杜先生,这是我分内的工作,我来就好。”

  “不。”男人的声音很坚持。“我想亲自照顾她。”

  谁?这是谁的声音?采瑜很想睁开眼睛,但眼皮仿佛有千斤重,她无力控制,可是,她又觉得男人的嗓音非常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过?最重要的是,听到这个声音,她好像不再那么害怕,纵然走不出这可怕的迷雾森林,可这道力显像是可靠的防护网一样,稳稳地支撑着她,她安心了。

  她好累,她要睡,先让她睡一会儿吧……孟采瑜就此再度沉沉入睡,等到她终了恢复意识,己经是清晨七点了。

  刺鼻的药水叶窜入鼻间,她茫然地睁开眼睛,只看到一室的白,白色天花板、白色墙壁,她转头一看,赫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。

  这是病房吗?我怎么了?为何会在医院里?采瑜吃力地撑起身子坐起来,转身却看到一个非常震惊的画面。

  杜惟刚?!伽音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身上只披着一件西装外套,头靠着墙,好像非常疲惫地睡着了。

  她愣住,根本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以为自己在作梦。“太诡异了,我怎么会在医院?而他又为何在这里?“这时,看护俏俏推门而入,看到她醒了,很开心地上前询问:“孟小姐,你终于醒了,真是太好了。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我去请医生进来看看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