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允许自己犯下这么可怕的惜误,居然在离婚的第一天,又对另一个男人偷偷产生奇怪的心动,真是太乱七八糟了,她绝不能做出这么荒谬的怪事,这太离谱了,她的人生不可以这么混乱,绝对不行!

  她深呼吸,试图改变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“惟刚哥,我都忘了问候杜伯伯和杜妈妈的近况,还有可琪呢,她现在也在台北吗?““喔,我父亲前几年退休后,就带着我母亲移民到纽西兰,打算在那里养老,他们喜欢那里的气候。至于可琪啊,那丫头就像一匹野马,到处跑来跑去,她现在在欧洲,好像在布拉格吧,不过前阵子又好像说要跟朋友去西班牙玩,她还说等英国的威廉王子结婚的时候,要跑去英国凑热闹呢!反正啊,她就是喜欢到处流浪,真是毫无定性。

  我这趟回来是因为总公司非常重视台湾的市场,要我在这里待几个月研究市场。你呢,住在台北吧?伯父、伯母和芝榕的近况还好吧?“采瑜勉强挤出微笑。“我爸前年也退休了,从上海搬回台湾,现在跟我妈一起住在高雄,老人家好像都很喜欢温暖的地区,他们住得很习惯。至于我姐,她现在在香港工作。”

  杜惟刚微笑着,嗓音沉厚,带有成熟男人的磁性。“那很好,我也好久没见到伯父、伯母了,你方便给我他们的联络电话吗?我改天到高雄出差时,想去拜访他们两老,跟他们叙叙旧。”

  “当然可以,我爸妈一定很高兴看到你,我给你我爸的联络方式……”采瑜知道爸妈一直十分欣赏杜惟刚,从以前就一直称赞他杰出优秀、懂得规划未来,还直说他日后成就非凡呢!

  但提到父母,她的脸上也蒙上淡淡陰影。“惟刚哥,关于我离婚的事,请你不要对我的家人提起。”

  “我懂。”他立刻保证。“我明白你的心情,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,当然也包括可琪。”他明白这是她的私事,她想怎么做,外人一定要尊重她。

  不过,他还是忍不住关心。“不过你也不要一直把心事闷着,你的个性就是遇到烦恼不想麻烦别人,或对人倾诉,习惯憋在心里自己慢慢消化,但那真的很伤身,人生难免会遇到挫折,不如意事十常八九,没有人的际遇是一帆风顺的,记得心情低落时,一定要找人倾诉。”

  惟刚哥居然这么了解她的个性,都分开十几年了……他的话又让采瑜心底的波动益加扩大,她感激地露出笑容。

  “我知道,我不会傻傻憋着,我会找姐妹淘诉苦。”

  杜惟刚没说错,采瑜从小就是这样,有烦恼时,不要说好友了,她连对自己的家人都习惯只报喜不报忧。并非她觉得离婚这件事很丢脸,而是她不习惯向别人倾诉自己的烦忧,就怕自己的坏心情影响到别人,让旁人替她担心。

  但,眼前这个打周真的很大,刚结婚隔天就离婚,而且还是在这么难堪的状况下……唉,她若不找书庭和羽萌诉苦,真的会疯掉!

  “说到就要做到呢,别忘了,朋友就是要互相打气!”她略带凄凉的笑容让他更是心疼,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秀发,唉,多令人心疼的小瑜儿!

  这个动作他做得好自然,眼底的浓浓关怀就像一潭深深的湖水,采瑜更精准地听到心弦被拨动的声音……噢,拜托他不要在这时对她这么好,她此刻真的很脆弱、很没用,真想靠着温暖的肩膀好好大哭一场……可是,不行不行!孟采瑜,深呼吸,深呼吸!把眼眶的泪水逼回去,你做得到的,不能那么脆弱,眼前这个大难关你一定要靠自己,一步一步走出去。

  此刻,车子己经抵达采瑜所说的住址,也就是东羽萌住处的楼下,门口的骑楼可以暂时停车,也不会淋到雨。

  司机帮采瑜拿行李下车,杜惟刚关怀备至地送采瑜下车,她真挚地向他道谢。

  “惟刚哥,今天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
  “别说这些傻话。”他深深地注视她,突然略带命令地道:“把你的手机给我。”

  啊?采瑜一愣,还是乖乖地交出自己的手机,这男人外表温文儒雅,可是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强悍的力量,就像是天生的领导者,让她不由自主地听着他的命令……他以她的手机拨了自己的电话,再交还给她。“现在,你有我的号码了,不管任何时刻、半夜几点,你想找人倾诉时都可以找我。答应我,一定要坚强!”

  他很清楚,今天的打击不管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致命的一击,所以他特别放不下心。

  采瑜感激地点头。“我知道,我答应你一定会坚强,不会被那些坏家伙打倒,我会证明离开他之后,我会活得比他好,日子过得比他精彩!”

  “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小瑜儿,加油!”他赞许地微笑。“过几天打电话给我,我们吃个饭吧,既然我回到了台北,你总要抽点时间给我这个老朋友。”

  他真的很想多接近她,这小瑜儿比他印象中更加清秀可人,弱不禁风的模样更是令他很想好好保护她。但,他告诉自己脚步不可太快,一定要慢慢来,不能急躁。

  “好。”他的邀约让采瑜有些羞赧,那深邃又狂狷的黑眸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,她真的快管不住蚤动的心了。

  不行不行!此刻的她最需要好好地沉淀,让自己完全沉静下来。

  惟刚哥只是把她当成妹妹般关怀,对,就像他关心可琪一样,她不该多想。

  怕自己的眼神会泄漏太多心事,采瑜赶紧道:“我先去看看我的朋友在不在家。”

  她转身按了东羽萌的电铃,内心不断祈祷着:羽萌,你一定要在家啊,快把我救出这一团混乱中!

  幸好对方很快就回应了。“请问找哪位?

  “羽萌,我是采瑜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