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那才候,采瑜的心情紊乱不堪,一方面害怕慈祥的祖母会撒手西归,另一方面又紧张,想到马上就要和熟悉的台北告别,转学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学校,她必须离开手帕交杜可琪,当然,也看不到惟刚哥,令她忐忑不安。

  当时,行李全部整理好之后,采瑜把一箱箱的衣物交给货运公司,爸妈带着两姐妹到杜家去辞行。三个小女生一见面就紧紧拥饱着,哭得一场糊涂。后来,芝榕眼看学校晚自习的时间要开始了,坚强地擦去眼泪,依依不舍地离开他们,搭公车回学校去。

  而采瑜则要跟着爸妈回高雄,就在快上车前,一直站在旁边的惟刚哥突然走到她的身边,轻轻说了一句:“不要担心,上天不会给人度不了的难关。加油!”

  那时候,他的眼神是那么真挚、那么温柔,十四岁的采瑜呆住了,怔怔地望着他,喉头紧紧的,好像想说什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连再见这两个字都忘了说……隔了这么多年,一直到这一刻,采瑜才赫然发现一一原来,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将这句话牢牢藏在心底,这句话给了她很大的力量。

  转学到高雄后,生性害羞的她很怕又要面对一个全新的开始,怕面对新老师和新同学。是这道鼓励的力量一直支撑着她,甚至,后来父亲在祖母往生后又被派到上海,她又要跟着双亲到上海,也是心底这道力量一直鼓舞她,陪伴她走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。

  只是眼前这个难关,她有能力克服吗?可以慢慢忘却伤痛吗?越想,她的眼神却更哀伤,她真的不知道……她个性传统,以前总认为既然跟张世钦决定要结婚了,就要好好爱他,全面信任他,当一个好妻子。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离婚这件事,更不懂要如何抚平饱受创伤的、心……看她始终闷闷不乐,杜惟刚找话题问:“对了,你先告诉我你现在住在哪里,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啊,这样不好吧?采瑜很犹豫。“这太麻烦你了,待会你让我在一个比较好叫到车的地方下车就可以,我自己搭计程车很方便的。““一点都不麻烦,而且现在是下雨天,很难叫车,还是由我送你回去,告诉我你家的住址吧。”

  家?这个字却又让采瑜的神色更是悲感,她还有家吗?

  原本她自己一个人在公司附近租房子,但结婚前几天,她就陆陆续续把自己的衣物全部搬入和张世钦合购的小公寓内,也退掉了原先租的住处,这会儿她要去哪里才好?

  她不想回高雄,不想年事已高的爸妈还为她躁心,离婚的事,她打算先瞒一阵子,等到自己做好心理建设,较可以坦然而对了,再考虑该如何向父母解释。

  至于姐姐芝榕那边……虽然她和姐姐的感情向来很好,但这一回,她也打算等自己心情平复后,再告诉姐姐这件事。

  唉……所以目前,她得先解决到底要暂住哪里的问题。

  小套房己经退租了,看来,她只好先去投靠两个姐妹淘一一纪书庭或是东羽萌。

  书庭住的地方离她公司太远,那么,只好先去打扰羽萌了,暂时住个一、两晚,她再想办法。

  她只好说出东羽萌的地址,杜惟刚听了,立刻吩咐司机先开到这个地方。

  “谢谢你总是为我设想。”采瑜真挚地道谢,眼神却很忧伤。“其实,这里只是我一个好朋友的住处,她姓东,是我的手帕交。现在的我可以说无家可归了,我不会回到那种人合买的新房内,就算流落街头,我也不想再看到他。”

  “你不会流落街头的,你可以依赖的人很多,除了你的好朋友、你的家人之外,还有可琪和我这个老朋友,你都忘了吗?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关心你,绝不允许你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而消沉。还是,你己经不把我当朋友了?“边说着,杜惟刚的身躯微微往前倾,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道也袭向她。

  “不是这样的,我、我当然把你当成朋友,我知道你很关心我。”他的突然逼近让采瑜呼吸一窒,双颊染上红云,心跳倏地漏跳两拍。

  方才那一瞬间,她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很魅惑又清爽好闻的气味,好像是古龙水混合香皂的味道,她也更清楚地意识到,眼前这个器宇轩昂的男人,早就不是她记忆中的惟刚哥。

  他变得更加挺拔,俊眉朗目、仪表非凡,虽然是坐着,但不难目测出他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,身材比例非常好,一身质感顶尖的深监色两装,搭配绢质领带,袖口还有设计简洁的袖扣,更彰显出他的不凡品味。

  他坐姿优雅从容,但眉宇之间的强悍气势却又透露出他是一个非常有主见,擅长发号施令的男人。

  而他深邃的双眸更是充满魅力,眼瞳深处漆黑如子夜,凝视其中,她觉得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吸进去……采瑜越来越清楚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,扑通、扑通、扑通、扑通!

  不行!惊骇地发现自己的胸臆间好像有奇异的波动,她吓得喝令自己快快收敛心思,暗骂着一一不可以!孟采瑜,你这大笨蛋,你疯了吗?快恢复理智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