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呃……采瑜有些尴尬地按过他的名片,哇,好精致的名片!单是这么顶级的纸质和印刷设计,就可以知道他所待的公司绝对是一流的跨国企业。等等……杜惟刚?她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?

  “杜惟刚……”她喃喃地念着,眼神迷惘而认真地盯着眼前的男人,好多尘封的画面慢慢地涌入脑中,那画面有点模糊,好像……好像就快捕捉到了。

  “你……等一下,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”她的脸又红了。“对不起,我绝对不是要乱搭讪……”噢,她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有够混乱的!

  杜惟刚微笑不语,意味深长地盯着她。呵呵,小瑜儿好像想起他了。同时他也以手势示意司机先开车,以免挡到后方的车子。

  采瑜努力回想,下一秒,杜可琪的脸蛋突然闪入她脑海里,瞬间,属于国中时期的好多画面就像跑马灯般快速闪过,那些青涩的快乐回忆一页页运转……她想起来了,惊呼着:“杜惟刚!你是杜可琪的哥哥!”

  他儒雅地笑着,解答她的疑惑:“很高兴你终于想起来了。”不然,他会以为自己很平凡,轻易就被忘记了!

  他笑得开心,采瑜的表清却僵住了,脸色忽青忽白。喔喔,她的运气怎么这么背啊?倘若是遇到陌生人倒还好,道个歉就可以下车了,但……为什么在她最衰的这一天竟遇上好久不见的他,唉唉,这下她不只很丢脸,应该连骨头都丢光光了!

  她苦着脸说:“所以说,你一定也看到了吧?方才在机场内发生的那出闹剧,我跟那个……那个男人……”

  唉,她真的讲不出前夫这两个字,翁佳妮那女人的尖锐叫声几乎可以掀掉屋顶,方才围观的群众非常多,有耳朵的人铁定都瞬到了。

  杜惟刚神色一正,严肃地回答她:“我是听到了,但我觉得你不需要为那样的人而觉得丢脸,做错事的是他们,绝对不是你,你就当不小心摔了一跤吧,拍拍身上的灰尘,一切就没事了。”

  其实,方才他看得非常非常气愤,差点就冲出去狠狠挥拳教训那个让男人也觉不齿的混帐家伙,想不到这种人居然会是采瑜的丈夫,他压根儿配不上她!而且,他还敢这样对待采瑜,不可原谅!

  可,杜惟刚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,自己冲出去不但无济于事,只会把状况搞得更复杂,还会让采瑜更难堪。因此,他命令自己不能轻举妄动。反正既然己经知道采瑜现在人在台湾,他就有把握联络上她,倘若事后他真的要教训那个混帐,也有的是机会。

  看到他的义质填膺以及眼底的心疼,采瑜突然觉得心底酸酸的,有一股暖流俏俏滑入心窝……在这个最痛苦的时刻,他的话的确比她感觉到了一些温暖,感动得几乎要落泪。然而除此之外,内心还是有些矛盾。

  她真不恼,今天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?应该是她结婚的第二天,却也很可笑的是她离婚的第一天!不管法律上还有哪些手续没办,基本上,她认定自己跟那个烂人已经一刀两断,这辈子都绝对绝对不会再有瓜葛了。

  还有,她为何会在这一天遇到杜惟刚?如果可以,她真的不希望自己是在这种状况下和他重逢。

  好奇怪,都失联十几年了,可是一看到他、坐在他的身边,她却有一股很熟悉也很温暖的感觉,仿佛两人并没有分开那么多年,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好像慢慢把她拉回国中时期……当时,她还是无忧无虑的十四岁,她清楚地记得,那时候她最喜欢跑到可琪家,表面上是和可琪一起做功课,其实最期待的就是等惟刚哥补习回来,她可以乘机多看他几眼。大伙儿一起吃水果时,她可以多跟他说两句话。

  至于,为何她那时喜欢看惟刚哥,喜欢假借功课有问题到可小家一起讨论,就是属于隐密又羞涩的少女心事了……而现在,她也不明白为何不想让杜惟刚看到她最悲惨的模样,她更不明白自己何必在意他的想法,唉……算了算了,她今天受的打击己经够多了,头也够痛了,实在无力多想。

  孟采瑜静静地看着车窗外,幽幽叹息。好漫长的一天啊!明明还是早上,她却觉得犹如历经一场无比混乱的世界大战,浑身力气都快被抽光了。

  她的叹息声令杜惟刚很不忍,几乎冲动地想伸出手轻搂住她那细瘦的肩头,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的,她并不孤早,他会陪伴着她。然而,他知道此刻自己不能这么做,会吓坏她的。

  他只能沉稳地开口。“把不愉快的事都忘光吧,人必须向前看,相信我,上天不会给人……”

  他都还没讲完,采瑜就轻轻接口:“度不了的难关。”

  瞬到这一句,杜惟刚非常惊喜。“你居然还记得?”

  采瑜自己也很惊讶,瞬间又呆住了,茫然地自问,对啊,好奇怪!为什么自己还牢牢记得这句话?

  上天不会给人度不了的难关!一一这是她十四岁那一年,杜惟刚对她说过的话。

  那一年暑假,父母亲得知南部祖母病重的消息,火速地把她们姐妹俩带同高雄,双亲并决定请调工作,除了姐姐留在台北念书,其他人都搬到高雄陪伴病如风中残烛的祖母。并选了一天,带两姐妹回台北收拾家里的东西。

  姐姐芝榕从小就个性沉稳,面对突来的变故,她虽然伤神,但很快调适好自己的心情,坚强地告诉爸妈她在学校会好好照顾自己,也会定时间回高雄,请爸妈不用担心。

  相形之下,采瑜觉得自己真的比不上姐姐。姐只比她大两岁,但从小姐姐任何事情都比她出色,功课顶尖,样貌也漂亮。每一个客人来到她家,总是对芝榕称赞有加,频频赞许她真是个样样顶尖的好女孩。

  唉……采瑜常常觉得好沮丧,不明白同样是一个家庭教养出来的,为何姐姐那么杰出优秀,自己却乏善可陈?功课不怎么样,也没什么个人才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