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可,她的坚信与付出,究竟换来什么?

  张世钦紧张地大叫。“采瑜,不要理她,这女人精神状况有问题,全部是她胡扯的,你要相信我啊,我可以解释的……”不理会他的狂叫,孟采瑜唇边淡淡地扬起一抹飘忽的笑,笑容无比哀伤。她接过翁佳妮伺机递过来的笔,毫不犹豫地在女方那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采瑜——”看到她真的签字,张世钦发出绝望的大吼。“不,不要这样!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!我、我知道我错了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采瑜把笔和纸还给脸上漾满笑容的翁佳妮,从自己的包包中抽出属于张世钦的机票和护照,甩到他的面前,苍白的脸庞就像结了霜的冰花。

  “行李里面有关你的衣物,我明天会马上请快递送到你公司去,戒指也会一并还你,我会搬出我们一起买的房子,至于离婚相关的手续,还有房子该怎么处理,过两天我会再请人跟你联络,处理清楚。”她表情很冷淡、口气很平静,意思就是——她再也不想看到他了!

  在这心痛的时刻,采瑜脑袋反而异常冷静,突然想到现在结婚不是只有公开的仪式和两个以上的证人见证就好,依法律规定必须再到户政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,才算整个程序都完成。

  她和张世钦原本是计划等蜜月回来后再去办理结婚登记,现在看起来这道手续可以免了,要离婚也省了很多麻烦……她在心底自嘲,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吗?呵,真可笑,只可惜,她一点都笑不出来……张世钦想追上去。“不要这样,采瑜,你听我说,我只是一时糊涂……”可翁佳妮宛如八爪章鱼,狠狠地缠住他。“她都签字答应离婚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?你马上跟我走,不然我就直接闹到你爸妈面前,要他们替我肚子里的孩子作主!哼,凭我翁佳妮的条件,早就该嫁入你家了,这辈子你休想甩掉我!”“采瑜,别走——”翁佳妮更剽悍地大喝,气势宛如河东狮吼。“你给我闭嘴,不准再叫她,更不准去找她,否则我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!”不理会后面的鬼哭神号,孟采瑜没有再多看那两个混蛋家伙一眼,坚决地拉着行李转身离去,踏出的步伐无比坚定,笔直地往机场门口走去。

  她表面上神色如常,但没有人知道她的心在狂泣,痛得有如在滴血,但即使如此,她也发誓不会再被那个烂男人骗一次,她不想再听他说的任何烂藉口!

  此刻她只想迅速离开这里,找个地方躲起来狠狠大哭一场,狠狠痛骂自己为何如此愚蠢?

  为何蠢到去相信这种烂人,居然让自己结婚第二天就变成了下堂妻!

  下堂妻!她从来没有料到这三个字会与自己有关,但今天她却尝尽了从天堂坠入地狱的痛苦滋味……雨越下越大,豆大的雨珠宛如千军万马从天际倾盆而下。

  采瑜拖着行李快步走到门口的计种车招呼站,在心底叹息,为什么这个叫做偏偏下起滂沱大雨?排队等计程车的人这么多,她只想赶快跳上一辆车,任压抑己久的泪水尽情奔流。

  她拦得到车吗?难道连躲起来流泪都是一种奢求吗?呵,看来,连老天爷都不站在她这边,老大也觉得她孟采瑜笨到无可救药,需要好好的惩罚……“喂,利宏,你快点去招那台车,先把行李拿上车!阿华阿秀啊,快过来啊!”一群婆婆妈妈组成的旅行团手脚俐落地抢计程车,压根儿不管已经排好的排队人群,硬是要插队。采瑜被挤到后面去,只能眼睁睁看着好几台小黄从她面前缓缓离去。

  好冷,一下雨台北就变得好冷,她马上只穿了地件雪纺纱七分袖上衣,在有空调的机场大厅内还好,可一到外面就觉得寒气逼人,再加上雨水不时淋到她,她冷得直打哆嗦。虽然行李箱内有外套,但这边的地板全湿了,不方便她此时开箱找衣服……“哈啾、哈啾!”她低头打了几个喷嚏,一抬头,居然发现有一台空车,赶紧拉着行李上前开门坐入后座,幸好她的行李箱体积很小,携带方便,不需要请司机另开后车厢。

  她坐定后,抬头正想请司机快点开车,才赫然发现司机居然不在车内。

  咦?司机呢?正疑惑着,旁边的门居然被打开了,一个男人看着她,眼底闪过讶异,但还是动作优雅地上车,同一时间,司机也关上后车厢的车门,回到驾驶座上。

  采瑜赶紧道:“对不起,先生,是我先上车的,我想你必须找其他的计程车。”

  “正确来说,并不是。”杜惟刚微笑地开口,黑眸漾着深邃的光芒。“很抱歉,这是我的公司约好要来接我的出租车,方才,我只是在后面指示司机帮我放行李。”

  采瑜顿时愣住,猛然一看,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辆由休旅车改装的计程车,后面已经放了男人的大皮箱,因为中间乘客座的空间够大,才能让她把自己的行李箱安置在脚边。

  天一一采瑜不禁在心底惨叫,老天爷,她知道自己又笨又蠢,才会看上一个超级大烂咖,但,可不可以不要再惩罚她了?今天她所丢的脸还不够吗?她怎么会糊涂到没看清楚就贸然上车?

  原本苍白的脸迅速染上潮红,她羞得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。“非常抱歉,我真的……真的没看到,我马上下车。”

  她想打开车门,杜惟刚却迅速道:“现在后面一堆人在抢计程车,倘若你不介意,可以跟我共乘,这样比较省时间,而且也符合节能减碳的环保精神,不是吗?”

  采瑜闻言非常惊讶。“你说我可以跟你共乘?”但,这样好吗?安全吗?她脑中迅速闪过一些可怕的社会新闻……“我先自我介绍,杜惟刚。”男人风度翩翩地微笑,并且同时进出自己的名片。“别担心,我不是坏人。而且我的司机马上要送我回公司报到,行程都己经排定了,不会做出什么杀人毁尸的恐怖事件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